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作者
安房直子

安房直子

书籍:8 国家:日本

收藏 +
  • 狐狸的窗户

    狐狸的窗户

    安房直子

    大鱼的梦、海鸥的梦、彩虹的梦什么的,有意思的梦,不是有的是吗?   海龟伤心地说:   实话对你说,我连做梦都厌倦了。   啊,那样的话——   良太蹲到了海龟的边上。   能把呆在你梦里的女孩子还给我吗?   海龟闭着眼睛,这样回答道...

  • 手绢上的花田

    手绢上的花田

    安房直子

    一个寒冷的十一月的黄昏。  邮递员用力敲着一幢大建筑物的门。  信----信---  那家连信箱都没有。既没有门牌.也几乎没有窗户,只有锈住了的沉重的铁门.白墙壁巳熏黑,房子里一点声音也听不见。  (这种地方,会有人吗?)  想着,邮递员继续

  • 黄昏海的故事

    黄昏海的故事

    安房直子

     是的,不知为什么,  她就是觉得这料子里头确实潜藏着这样的一股魔力。    海边的小村子里,有一个针线活儿非常好的姑娘。  她名字叫小枝,但是谁也不知道姑娘姓什么。哪里出生的、几岁了,更是没有一个人知道了。  许多年前的一个夏天的黄昏

  • 花香小镇

    花香小镇

    安房直子

    少女突然一阵头晕。  啊啊,是谁在对我施魔法。  是的,是在施魔法……我必须马上回去

  • 红玫瑰旅馆的客人

    红玫瑰旅馆的客人

    安房直子

    我现在住在森林里的一座小房子里。独自一个人。已经连着下了三天的雨了,我一直没有出过门,也没有见过任何人。就像一只不会说话了的小鸟,垂头丧气,无精打采,孤独地生活着。书桌上是刚写了一个开头儿的稿纸和刚喝了一口的咖啡。饭桌上扔着一块硬面包。

  • 风与树的歌

    风与树的歌

    安房直子

    《狐狸的窗户》   桔梗花异口同声地说:   染染你的手指吧,再用它们搭成一个窗户。   我采了一大捧桔梗花,   用它们的浆汁,染了我的手指。然后,喂,你看呀——   是什么时候了呢,是我在山道上迷路时发生的事。我要回自己的山小屋①去,一个人扛着长枪,精神恍惚地走在走惯了的山道上。是的,那一刻,我是彻底的精神恍惚了。我不知怎么会胡思乱想起过去一个特别喜欢的女孩子来了。   当我在山道上转过一个弯时,突然间,天空一下子亮得刺眼,简直就好像是被擦亮的蓝玻璃一样……于

  • 风的旱冰鞋

    风的旱冰鞋

    安房直子

    秋天快要步入尾声了。   山上的输液飘飘落下。一个刮着冷飕飕寒风的早晨,茂平蓦地冒出一个念头:“今天试着做块腊肉吧。”   “腊肉?”   年轻的妻子面带惊诧。   “那种东西自己家里还能做吗?”   她想:腊肉只有在肉店里才能买到的啊。   见到妻子眼睛睁得圆圆的,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茂平得意地说:   “没什么难的。不过是肉的熏制品而已。烧落叶沤烟把猪肉块熏了,肯定能做成。至于熏制的方法,我在镇上的肉店里也大致听到过。前些日子腌的肉还有吧,今天就用它来试试。”

  • 直到花豆煮熟

    直到花豆煮熟

    安房直子

     小夜没有妈妈。   小夜生下来没有多久,妈妈就回娘家去了。所谓的娘家,就是妈妈出生的地方,那是一个要翻过许多座大山、梅花非常好看的村子。不过,没有一个人——就连小夜的爸爸,也没有去过那里。   “因为那是山姥的村子。”   小夜的奶奶说。   “你妈妈,是山姥的女儿啊。”   奶奶说,因为是山姥的女儿,所以就回到山姥的村子去了,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   所谓的山姥,就是山之精。山之精与人,完全是两码事。   可这完全是两码事的两个人,为什么会结合到

其他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