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作者
  • 羊的门

    羊的门

    李佩甫

      平原的气息是叫人慢慢醉的。  春日里,在雨后新湿的乡间土路上,那隐隐的酒气里会泛出一股女性的肉味,是一种有点熏人的、肉质的甜香;夏日里,在烈日灿灿的正午,那酒气里会泛着一股浓浓的腐酸,腐酸里会散出一股男人下体的臭味;秋日里,当小风儿...

  • 城市白皮书

    城市白皮书

    李佩甫

    三月二十八日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新妈妈就变成了一根针,一根桃花针。每当新妈妈从我身边走过时,我就有了针的感觉。这根桃花针艳艳地在我眼前晃着,晃得我头晕。我得躲着这根针,不定什么时候,稍不留意,它就扎到身上了。新妈妈说,倒垃圾。我就赶快倒垃...

  • 生命册

    生命册

    李佩甫

      一间房子,住三个人,有我一个床位。  每个城市都有它的气味和特点。  你闻到这个城市的气味了么?风里、空气里是不是有点沙?有沙吧。  这是一座毗邻黄河的城市,关于黄河的历史记忆就含在那有沙的气味里。在时间里,沙已被磨成了面儿,颗粒很...

  • 李佩甫文集

    李佩甫文集

    李佩甫

    牛屎饼花教书先生窗前有一架牛屎饼花,那花儿不是他种的,是他女人种的。女人是从前宋嫁过来的。前宋的萝卜,后宋的辣椒,不出好女儿。女人自然不很好,黄瘦,病殃殃的,教书先生将就了。女人叫先儿,咋就叫先儿呢?教书先生没问过。学校离村二里地。教书...

  • 败节草

    败节草

    李佩甫

     败节草              第一节   儿时,他的记忆是从一株草开始的。   那时候,他没有正经名字。   只知道:爷叫捆,爹叫绳,他叫辫儿,都是喉咙喊出来的。   记得,娘上地时常把他捆在一根绳子上,一头拴在娘身上,一头拴在他身的,娘在前边割豆子,他在后边的豆地里爬,活活一个土孩子。娘割得太远时也会把绳子解开,让他带着一根绳子爬,绳长,也落不太远,不会出事的,他就这么爬着爬着站起来了。他走路并不是人教的,而是在田埂上摔出来的。他在田野里爬来爬去,爬着爬着就走起来,尔后他栽倒在高粱地里,就

其他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