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作者
  • 青春是一场刻骨的伤

    青春是一场刻骨的伤

    梅吉

    离开的前一夜,楚成浩又来到她的公寓,打开门的时候她似乎能猜到他会来。灯亮的时候,看到他醉醺醺倒在沙发上,领带扯开歪歪扭扭挂在脖子上,衣服沾了烟灰狼狈不堪的样子。她走过去,推了推他:楚成浩,你回家去。他勉强睁开眼睛,看到她,嘴角扬起来微笑...

  • 守望夏至的距离

    守望夏至的距离

    梅吉

    夜里,我和秦悯哲竟然看到了一颗流星。去年暑假,我和闵琳在海边度假时,天天晚上都去沙滩等流星,我们想要对着它许愿,虽然这有点傻气,但却觉得那会是很美好的一件事。可是直到我们离开,也没有看见流星。可是,我和秦悯哲看见了,那颗流星在墨蓝色的天...

  • 请允许我一个人仰望

    请允许我一个人仰望

    梅吉

    八月的天空清澈得像一匹孔雀蓝,微风掠过,街上的树阴枝叶婆娑,在光和影之间,被拖得很长,有青苔的气息,就像小小的蜉蝣生物,在四处开着。  穿着方格子衬衣的梅小清站在一家小店的落地玻璃前,目光里有疏浚疏浚的心情,她保持那个姿势已经有片刻了,

  • 谁是谁一生的刺

    谁是谁一生的刺

    梅吉

    午休的时间,写字间里满是昏昏欲睡的感觉。< p>叶小纨把脸搁在一沓文件上,望着窗口一隅阳光里如蜉蝣一样的尘粒,有些独自戚戚。< p>昨天怎么甜蜜的

  • 天边一朵云

    天边一朵云

    梅吉

    梁燕妮?她也喜欢邱家明,我却让邱家明当着全班的面来拒绝她。难道是左左?还是方文老师?我也不知道我得罪过多少人。是十六岁,青春飞扬的年纪,以为可以胡作非为,可以肆意任性。十六岁的农安妮,是顶着一头红发、染着十个绿指甲也敢上学的倔犟女孩,是

  • 青藤之凉

    青藤之凉

    梅吉

    夏小淼的初恋来得很突然,像一场夏季里的暴雨,夹着命运席卷而来。是个有些闷热的夜晚,我和夏小淼去街边的烧烤店吃烧烤,土豆、藕、排骨……几瓶啤酒。夏小淼拿起酒瓶仰起头来往嘴里咕噜咕噜地灌,有带着泡沫的液体顺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我没拦她,她发

其他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