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作者
  • 最慢的是活着

    最慢的是活着

    乔叶

      后来,余真说想到老虎石海浴。在一群人的目光中,她和胡肩并肩走出了休假中心的大门。  不怕别人说我们有染吗?他问。  余真笑着摸了一下胡的脸。这可爱的人。染就染吧。有染。染。多好的字。男的染了女的,女的染了男的。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你...

  • 孤独的纸灯笼

    孤独的纸灯笼

    乔叶

    父亲爱喝茶。每天午饭后,母亲都会准时清洗他的茶杯,先倒上一杯温水,用绒布小心翼翼地把茶渍拭去,再倒进些开水冲一冲,即刻便杯洁如新。然后撮上一些新茶。一般是绿茶,多是毛尖。信阳毛尖、君山毛尖和云雾茶都是父亲寻常爱喝的。高兴时才泡杯上好的龙...

  • 结婚互助组

    结婚互助组

    乔叶

      候车室里很拥挤,她和他站在了一起,如他的妹妹。老宁夫妇和他们站在一起,如同父母。他拎着一个箱子,她拎着两个。他走开,一会儿又回来,把她带到几个相邻的空座位前,一字排开坐下。他们对了对车票,都是软卧,老宁夫妇在一个软卧间,是相对着的两...

  • 打火机

    打火机

    乔叶

    后来,余真说想到老虎石海浴。在一群人的目光中,她和胡并肩走出了休假中心的大门。不怕别人说我们有染吗?他问。余真笑着摸了一下胡的脸。这可爱的人。染就染吧。有染。染。多好的字。男的染了女的,女的染了男的,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你的身体和我的身体,你的...

  • 指甲花开

    指甲花开

    乔叶

    人虽长得丑, 但是并不妨碍我打小就喜欢臭美。可生在农家, 姊妹又多, 一向清寒的父母哪里舍得为我们挑胭脂买粉。于是就用白面抹过脸蛋儿, 用炭棍儿描过眉毛, 用红纸抿过嘴唇, 用细草编过项链。而真正稍微挨一点儿化妆的边儿的, 大约就算是用指甲花包...

  • 紫蔷薇影楼

    紫蔷薇影楼

    乔叶

      窦新成的话是有谱儿可靠的。冯玉娟不笨,可是也还赶不上他和小丫。她一定是听了别人的闲话,心里又没有什么主意,才会这么连警告带咋呼地去找小丫,要是有底儿肯定就闷不声儿地捉奸了,还会去打草惊蛇?小丫牙关咬得紧,给他留的余地太大了。  回到...

其他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