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作者
石钟山

石钟山

书籍:20 国家:中国 朝代:当代

收藏 +
  • 地上,地下

    地上,地下

    石钟山

    抗美援朝的战争正如火如荼地在鸭绿江另一侧胶着着,一晃,刘留已经两岁了。两岁的刘留已经会说许多话了。他每天都要冲着王迎香的照片喊几遍妈妈。那是一张放大的照片,刘克豪把它摆在客厅里最显眼的位置上。  此刻,刘留正站在照片下,歪着头,看着照片...

  • 幸福像花样灿烂

    幸福像花样灿烂

    石钟山

    公元一千九百七十六年,那一年的深秋,军区文工团舞蹈演员杜娟发生了一件大事。那个深秋,某一天的中午,杜娟收到了两封男性来信,这两个男性她都认识,而且说还相当的熟悉。第一封是文工团白扬干事来的,他在信里这么写道:杜娟你好:不知道晚上有没有时...

  • 天下兄弟

    天下兄弟

    石钟山

      第1节:危险的孕妇   危险的孕妇王桂香的肚子已经有脸盆那么大了,从怀孕到现在,掐指算算,再有个十天半月就要生产了。王桂香对于生孩子已经不陌生了。八年前,那一年她二十二岁,生了老大刘树,现在上小学一年级。四年前,她又生了个闺女,叫刘草,此时应该在自家的院子里玩儿。   农村女人皮实,不把生孩子当回事,直到肚子疼了,才往炕上一躺,急三火四地把接生婆接到家里来;这边烧上一锅热水,呼天喊地地就等着接生了。农村女人大都在家里生孩子,去医院一是没条件,二也花不起钱。因此,农村的接生婆遍地都是,有几次生养

  • 父亲的爱情生活

    父亲的爱情生活

    石钟山

    一人当兵,全家光荣   那个多雪的冬天,王桂花的爱情降临了。   本村青年李学军在当满了两年兵之后的那个多雪的冬天,回村探亲来了。李学军已经不是两年前的李学军了,两年前的李学军,长得又黑又瘦,嘴角甚至还拖着怎么也擦不干净的鼻涕。现在的李学军,俨然一副威武的解放军战士的气派,草绿色军装穿在身上,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他长高了,也胖了。见人就打招呼,然后掏出纸烟敬给尊长老辈。他是微笑着的,微笑后面,透着见多识广。李学军的做派和说话的腔调已经不是本村人的样子了,他夹着纸烟的手指,经常在空中很潇洒地

  • 幸福生活万年长

    幸福生活万年长

    石钟山

    残局   孟董的祖爷就酷爱下象棋。乾隆皇帝私服出访时,曾与之对弈,被孟董的祖爷杀了个三比零。是否是三比零,没有人考证过,但孟氏家族曾有一块“弈林无敌”的匾,是乾隆亲笔手书的,有人曾亲眼见过,这一点确实无疑。   悠悠岁月,岁月悠悠,日子复日子地过去了,老的逝了,新的又生了。老的留下的故事被人传颂着,新的自然又有了新的故事。   公元1925年3月的一天,在槐树飘满槐树花香的那天早晨,孟董出生了。孟董在重复的日子里长大了,长大的孟董自然也离不开下棋。三岁的时候,在父亲的指点下,伏在棋盘上,已经走出很有

  • 男左女右

    男左女右

    石钟山

    男左女右   1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   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萍从生理到心理是有一系列变化的,只因文君没有感觉到,如果在平时,文君是能感觉到的,因为文君不是一个粗心的人。他感情细腻,并善于理解人,当初马萍和文君谈恋爱时,马萍就已经感受到了文君这一优点,并下决心嫁给文君,这一优点不能不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文君之所以忽略了马萍的变化,重要的原因是这段时间,他正在和韦晓晴眉来眼去。韦晓晴是新分来的大学生,人很年轻,也漂亮,重要的

  • 角儿

    角儿

    石钟山

    角儿   山里红在没成角儿前叫春芍。   春芍在十六岁那一年终于成了角儿。   如果十里香不出那件事,山里红成角儿的梦还不知要做多少年。   结果就在那天晚上,二十岁的十里香出了那件事,十六岁的山里红便成了角儿。   那天晚上,北镇二人转戏班子在谢家大院唱大戏,大戏已经唱了三天了。这是谢家大院的喜庆日子,老当家的谢明东过世了,少当家的谢伯民从奉天赶回谢家屯来为自己的爹发丧。老当家的谢明东已经七十有五了,七十五岁的人过世,在方圆几十里也算是高寿了。高寿人过世,算是白喜。老当家的谢明东晚年得子生下了

  • 锄奸

    锄奸

    石钟山

    第一章   1.县大队   这次反围剿,县大队吃了亏。反围剿前近三百人的队伍,经过这一个月来零零散散的几次战斗,县大队可以说是损兵折将,此时只剩下不足二百人了。   令鬼子难熬难忍的扫荡终于结束了,保安团和千木大佐的联队也撤回到城里,钻进了炮楼。   县大队和县委这才摇摇晃晃地走出山里,回到了阔别近一个月的根据地。   在这之前,县大队在县委的领导下,一直在和城里的鬼子周旋。你进我退,你退我打,你烦俺扰,弄得鬼子们没有半点脾气。每一次鬼子出来扫荡,可以说是县大队的节日,这里埋片地雷阵,那里挖一排

  • 遍地鬼子

    遍地鬼子

    石钟山

      当往事已成为过去,铭刻在心的只剩下记忆。我为故乡那些充满血性的男儿女儿歌哭,也为有着灵性的故乡草木而动情,我为故乡骄傲,也为故乡脸热心跳。故乡永远是我美好的想象。谨以此篇献给故乡的过去和未来。 ——作者题记 第一章   1   黎明的天空,不清不白地亮着。山野被厚厚的雪裹着,远远近近的,都成了一样的景色。   猎人郑清明的脚步声,自信曲折地在黎明时分的山野里响起。雪野扯地连天没有尽头的样子,郑清明的身影孤独地在单调的景色中游移着。从他记事起,这里的一切就是这种情景。山山岭岭,沟沟坎坎,他熟得

  • 最后一个士兵

    最后一个士兵

    石钟山

      最后一个士兵·现在   现在只有那只狗伴着他了,狗是黑的,只有四只蹄子上方有一圈白,他一直称它为“草上飞”。狗已经老了,早就飞不起来了,毛色已不再光鲜,眼神也远不如年轻那会儿活泛了。它和他一样,总想找个地方卧一会儿,卧下了就犯呆,看看这儿,望望那儿,似乎什么都看到了,又似乎什么也没看见。两眼空洞茫然,春夏秋冬,暑热严寒,四季周而复始地在身边流过。在他的记忆里,狗差不多有二十岁了,对人来说这个年纪正是大小伙子,日子可着劲儿往前奔,但对狗来说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他总是在想:它是舍不得他呐,努力着

12

其他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