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作者
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

书籍:33 国家:日本

村上春树(1949年1月12日—),日本现代小说家,生于京都伏见区。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演剧科。 村上春树29岁开始写作,第一部作品《且听风吟》即获得日本群像新人奖,1987年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上市至2010年在日本畅销一千万册,国内简体版到2004年销售总量786万,引起“村上现象”。 其作品风格深受欧美作家的影响,基调轻盈,少有日本战后阴郁沉重的文字气息,被称作第一个纯正的“二战后时期作家”,并被誉为日本80年代的文学旗手,其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具有广泛知名度。文学界的小李子、汪峰。

收藏 +
  •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村上春树

    有一句箴言说,真的绅士,不谈论别离了的女人和已然付出去的税金。此话其实是谎言,是我适才随口编造的,谨致歉意。倘若世上果真存在这么一句箴言,那么不谈论健康方法或许也将成为真的绅士的条件之一。真的绅士大约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喋喋不休地谈论自...

  • 且听风吟

    且听风吟

    村上春树

      谈一下城市——我出生、成长、并且第一次同女孩睡觉的城市。  前面临海,后面依山,侧面有座庞大的港口。其实城市很小。从港口回来,如果驱车在国道上急驰,我是概不吸烟的。因为还不等火柴擦燃车便驰过了市区。  人口7万略多一点,这个数目5年后...

  •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村上春树

    到南水潭时,雪下得又急又猛,几乎让人透不过气。看这势头,仿佛天空本身都变成一枚枚碎片朝地面狂泻不止。雪也落在水潭,被深得近乎骇人的蓝色潭面吮吸进去。在这染成一色纯白的大地上,惟独水潭圆圆地敞开俨然巨大眸子的洞穴。我和我的影子瑟瑟立在雪中...

  • 舞!舞!舞!

    舞!舞!舞!

    村上春树

      我总是梦见海豚宾馆。  而且总是栖身其中。就是说,我是作为某种持续状态栖身其中的。梦境显然提示丁这种持续性。海豚宾馆在梦中呈畸形,细细长长。由于过细过长,看起来更像是个带有顶棚的长桥。桥的这一端始于太古,另一端绵绵伸向宇宙的终极。我...

  • 海边的卡夫卡

    海边的卡夫卡

    村上春树

      离家时从父亲书房里悄悄带走的不仅是现金,还有一个旧的金制小打火机(款式和重量正合我意),一把尖头锋利的折叠刀。刀是用来剥鹿皮的,往手心里一放沉甸甸的,刀身有十二厘米长,大概是在外国旅行时买的纪念品。另外还拿了桌子抽屉里一个袖珍强光手电...

  • 挪威的森林

    挪威的森林

    村上春树

      37岁的我端坐在波音747客机上。庞大的机体穿过厚重的夹雨云层,俯身向汉堡机场降落。11月砭人肌肤的冷雨,将大地涂得一片阴沉。使得身披雨衣的地勤工、呆然垂向地面的候机楼上的旗,以及BMW广告板等的一切的一切,看上去竟同佛兰德派抑郁画幅的背景一...

  • 1973年的弹子球

    1973年的弹子球

    村上春树

      喜欢听人讲陌生的地方,近乎病态地喜欢。  有一段时间——10年前的事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逢人就问自己生身故乡和成长期间住过的地方的事。那个时代似乎极端缺乏愿意听人讲话那一类型的人,所以无论哪一个都对我讲得十分投入。甚至有素不相识的...

  •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村上春树

      我生于一九五一年一月四日,即二十世纪下半叶第一年第一个月第一个星期。说是有纪念性的日子也未尝不可。这样,我有了初这样一个名字。不过除此之外,关于我的出生几乎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父亲是一家大证券公司的职员,母亲是普通家庭主妇。父亲曾因...

  • 列克星敦的幽灵

    列克星敦的幽灵

    村上春树

    已是几年前的事了。只是名字因故做了改动,此外全部实有其事。我曾在马萨诸塞州的剑桥城住过大约两年,那期间结识了一位建筑师。他五十刚过,个头不高,花白头发,但很有风度。喜欢游泳,天天去游泳池,身体甚是结实,有时也打打网球。名字姑且叫做凯锡。...

  • 夜半蜘蛛猴

    夜半蜘蛛猴

    村上春树

    「圆号」比如,有圆号这么个乐器,有以吹圆号为专门职业的人。作为大千世界的构成因素,或许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可是,一旦就此刨根问底,我党脑袋便顿时混乱不堪,乱得如立体式迷宫。为什么乐器必须是圆号呢?为什么他吹圆号而我没吹呢?我觉得,较之一个...

1234

其他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