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作者
茨威格

茨威格

书籍:9 国家:奥地利

收藏 +
  • 异端的权利

    异端的权利

    茨威格

    苍蝇撼大象。这是塞巴斯蒂安·卡斯特利奥在瑞士巴塞尔城驳斥加尔文原稿抄本上亲笔加添的字句。在刚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们不免有些反感,倾向于把它当作过甚其词,那是人道主义者易犯的一种毛病。然而卡斯特利奥的话既非夸张,也非讽刺。这位勇猛的战士只...

  • 象棋的故事

    象棋的故事

    茨威格

    一艘定于午夜时分从纽约开往布宜诺斯艾利斯去的远洋客轮上,正呈现着解缆起航前惯有的繁忙景象。岸上来送客的人挤来挤去给远航的朋友送行;电报局的投递员歪戴制帽,在各个休息室里大声呼喊着旅客的姓名;有人拿着行李和鲜花匆匆而过;孩子们好奇地沿着梯

  • 茨威格作品选

    茨威格作品选

    茨威格

    月光小巷茨威格 [奥地利]---------------------------------------------------  我们的船因为遇到风暴耽搁了,直到深夜才在一个小小的法国海滨城市靠岸。去德国的夜班火车是赶不上了,于是只好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呆上意想不到的一天。这个晚上除了听到那

  • 茨威格短篇小说集

    茨威格短篇小说集

    茨威格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斯-茨威格(1881~1942),奥地利著名小说家、传记作家,出身于富裕的犹太家庭。(眼快看书 www yankuai com)青年时代在维也纳和柏林攻读哲学和文学。后去世界各地游历,结识罗曼-曼兰和罗丹等人,并受到他们的影响。第一次世

  • 无形的压力

    无形的压力

    茨威格

         妻还酣睡着,呼吸均匀有力。她的嘴半张着,似乎想绽出一丝微笑或者说句什么话,在使人平静的被子下面,她年轻丰满的胸脯柔和地隆起。窗口露出最初的晨曦,但是冬日的黎明晨光熹微。日夜交错时半明半暗的光芒游移不定地在酣睡的万物之上涌动,掩盖着它们的形体。      费迪南轻手轻脚地起了床,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往往工作做了一半,会突然抓起帽子快步走出屋子,到田野里去,越走越快,越跑越快,直到精疲力竭,突然在陌生地区的不知什么地方站住,双膝索索发抖,太阳穴的脉搏突突直跳。或者他在热烈的谈话中间,突然

  • 情感的迷惘

    情感的迷惘

    茨威格

    我的学生和系里的同事们真是一番好意:这些语文学家们为祝贺我六十岁生日和在大学执教二十年献给了我这本装帧精美的纪念文集,这第一本是他们隆重地转交给我的。它简直就是一部传记;哪怕一篇小文章,一篇祝辞,甚至一篇微不足道的、发表一在不知哪本学术年鉴上的评论文章都不缺,这些东西恐怕连勤奋的传记作家都不会从故纸堆里捡出来-一我全部的经历,清清爽爽,一级一级的,就像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楼梯,一直延伸到现在这一刻——一真的,如果我对这么动人的彻底性还不感到高兴的话,那我就真是不知好歹了。一些连我自己都认为已经散失的东西,又整

  • 马来狂人

    马来狂人

    茨威格

    一九一二年三月在那不勒斯的码头上,正当一艘巨型远洋客轮卸货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不幸事件,各家报纸对此进行了大量的报道,可是都添枝加叶,渲染得神乎其神。我虽然也是“海洋号”上的乘客,可是和其他乘客一样,未能亲眼目睹这一离奇的事件,因为事件发生在深夜轮船装煤卸货的时候,我们为了避开嘈杂的声响,都下船登岸,到咖啡馆或者剧院消磨这段时光去了。尽管如此,我总认为,当时我未曾公开宣布的某些推测正好可以澄清那桩耸人听闻的事件,而且如今年代相隔久远,也使我可以利用当时一次推心置腹的谈话的材料,这次谈话是直接在那个离奇

  • 贵妇失宠

    贵妇失宠

    茨威格

    国王褫夺了德·普里夫人的情人波旁公爵执掌国政的权柄。就在这天早上,夫人乘车兜风回来,发现两个门卫一面谦卑地鞠躬,一面强忍着窃笑,使她暗暗生气。她起先不动声色,从容不追地从他们身旁走过。登上楼梯,刚走过第一层台阶,她猛不丁地转过头去,看到这两人咧开饶舌的嘴唇,满脸是笑。他们当然又大吃一惊,随即迅速弯腰鞠躬。 现在她知道的事已经足够。在楼上她的客厅里,国王卫队的一位身穿锦衣的军官手里拿着一封书信正在等她,她装出无忧无虑,甚至有些过分欢快的样子,仿佛她只是在一位朋友家里进行一次常规性的访问而已。尽管夫人看到

  • 火烧火燎的秘密

    火烧火燎的秘密

    茨威格

    火车头沙哑地吼了一声:色默林到了。黑色的车厢在山上银色的光辉中停了一分钟,吐出几个穿着不同的旅客,又吞进另外一些旅客,恼怒的人声传来传去。接着前面那辆哑嗓子的机车又叫了起来,拽着这根黑色的链条轧轧直响地往下进入隧道的洞口。四外的景色又舒展开去,宁静平和,在明媚的山峦之间被潮湿的山风吹得干干净净。 新来的旅客当中有一个人年纪轻轻,服装讲究,步履富有天然的弹性,非常引人注目,给人好感。他迅速地赶在其他旅客前面,跳上一辆马车,直奔饭店。马儿沿着渐渐升高的马路不慌不忙地一路小跑。空气里弥漫着春天的气息,天上飘

其他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