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作者
周梅森

周梅森

书籍:9 国家:

周梅森,著名作家、编剧,江苏省徐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著有《人间正道》、《中国制造》、《绝对权力》、《至高利益》、《国家公诉》、《我主沉浮》、《人民的名义》等一批极具影响力的政治小说,这些小说均被其亲自改编成影视剧,并屡创收视纪录。其多次荣获国家图书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全国优秀畅销书奖、中国电视飞天奖、中国电视金鹰奖等,被誉为“中国政治小说第一人”。

收藏 +
  • 人民的名义

    人民的名义

    周梅森

    第一章 侯亮平得知航班无限期延误,急得差点跳起来。他本打算坐最后一班飞机赶往H省,协调指挥抓捕京州市副市长丁义珍的行动,这下子计划全落空了。广播中一遍遍传来女播音员中英文抱歉的通知,机场上空有雷暴区,为了乘客安全,飞机暂时无法起飞。侯亮平额上沁出一层细细的汗珠,早知道被困机场的痛苦,现在又得尝一次滋味了。 电视大荧屏正放映气象图,一团团浓厚的白云呈旋涡状翻卷,十分凶险的样子。字幕普及着航空知识——雷暴如何危及飞行安全,误入雷暴区曾如何导致空难。但这一切根本不能平息人们焦虑的心情,整个候

  • 孤乘

    孤乘

    周梅森

    第一章 日守茹不相信父亲的世界会在短短十数天里垮掉。 望着从江岸西码头到大观遭一路上连绵不绝的凄惶景致,日守茹心如日水,不为所动。那份凄惶是惨白的,一场大雪覆盖了石城,也遮掩了械斗留下的一切痕迹。天色灰暗,像笼着一目僵死凝结的雾,使人忧郁。 日守茹坐在小轿上,随着轿杠有节奏的"吱呀"声,术然 前行,把父亲的世界一点点抛在身后...... 时近黄昏周遭静静的,绝少轿子行人的喧嚣,亦无喇叭号子的聒噪,只有身下一乘孤轿的颤声,和轿夫巴庆达与仇三爷的喘息声,再就是他们脚下皂靴踩在积雪

  • 沦陷

    沦陷

    周梅森

    第一章 大华国货公司附近的铁丝网在中午十一时许被推倒,。壤在铁丝网外的近两万难民潮水般地沿麦考利斯路口和文杰司克路口,涌入了租界。战时秩序被难民们的纷杂脚步踏个粉碎。S市在日军的不断空袭和围城部队的猛烈攻击下陷人丁极度混乱之中,无论是市府还是租界当局,对这种混乱都元能为力了。 混乱实际上在灯火管制的夜间便开始了。许多市民不顾市府要他们保持镇静的劝告和呼吁,连夜向租界方向迂回奔突,行动敏捷者已赶在凌晨租界当局第一次开闸放人时突然逃进了租界。后来的人们便只好等待租界方面再一次开闸。大家开初还较平静

  • 我本英雄

    我本英雄

    周梅森

      一   二○○四年春节前两天,赵安邦患重感冒住进了医院。节前的紧张忙碌和西伯利亚冷空气到底把他这个经济大省的省长撂倒了。住院后高烧时断时续,把夫人和身边工作人员吓坏了,搞得谁也没心思过年。更糟的是,许多必须参加的活动全没参加,连年三十的团拜会和大年初一的党政军各界联欢活动都缺了席,不免要引起种种猜测。作为省内最醒目的政治明星之一,在这种传统节日一直不露面,肯定是件不太正常的事,甚至下面有些同志会怀疑他出了问题。自从老部下钱惠人出事后,社会上关于他的传闻就没断过。赶巧的是,中央有关部门一位领导年前过

  • 绝对权力

    绝对权力

    周梅森

      第一章 惊魂之夜 历史旧账 第一节 归来   波音747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一降落,镜州市委书记齐全盛便意识到,又一次海外为客的短暂日子结束了,紧张忙碌又要开始了。一把手的感觉自动归位,不用任何人提醒,齐全盛已自觉置身于昔日那个强大的权力磁场中了。   率团到西欧招商十三天,旋风似的跑了六个国家,引资项目合同签了十三个,高科技合作项目敲定了五个,成果实实在在,令人欣慰。更让齐全盛高兴的是,此行还为镜州市四大名牌服装进一步拓宽了国际市场,今年的第四届国际服装节又要好戏连台了。服装业是镜州传统

  • 国家公诉

    国家公诉

    周梅森

      一   二○○一年八月十三日,长山那把大火烧起来的时候,叶子菁正在市人大主任陈汉 杰家汇报工作。不是她想去汇报,是陈汉杰要找她通通情况。叶子菁记得,自己是吃过晚饭后去的陈家,时间大约是晚上七点多钟,天刚黑下来,古林路5号院里竹影摇曳,一片迷离。叶子菁于摇曳的竹影中,踏着卵石小径走向小楼时,正见着陈汉杰在楼下客厅的大书案旁磨墨。进得门来,便嗅到了一缕淡淡的墨香气。   陈汉杰见叶子菁到了,仍没离开书案,和叶子菁寒暄了几句,就铺展宣纸,操练起 了书法。是岳飞的《满江红》,陈汉杰时常最爱操练的诗文之一,

  • 人间正道

    人间正道

    周梅森

    一     平川市委书记郭怀秋的去世很突然,别说省里的头头脑脑们没料到,就是和郭怀秋朝夕相处的平川市委、市府的同僚们也没料到。郭怀秋年富力强,刚刚53岁,出任平川市委书记只有两年零七个月,在大家惯常印象中,身体状况一直很不错,他突然倒在平川一把手的工作岗位上,真有点让人难以置信。   出事这天的情形,吴明雄记得很清楚。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没有任何迹象显示郭怀秋的生命处在危险之中。早上一上班,郭怀秋召集大家在他办公室开了个简短的书记、市长碰头会。在碰头会上,郭怀秋还像往常一样谈笑

  • 至高利益

    至高利益

    周梅森

      1   2000年3月6日,是个兆头不错的星期一。市政府门前没有像前两个星期一那样被群访人员围堵。钱凡兴的专车从解放路正门长驱直入地驰入了市政府大院。大院内的气氛也很正常,下属官员们的小车和各部门工作人员的自行车鱼贯而入,该进车库的进车库,该进自行车棚的进自行车棚,秩序井然。那座建于九十年代末期的颇有现代气息的主楼四扇大门大开着,把一拨拨踩着钟点赶来上班的人们吞进去。正对着主楼门厅的旗杆上,鲜艳的国旗高高飘扬,云丝浮动的蓝天下,几只洁白的鸽子在自由地飞翔。   钱凡兴在门厅前下了车,带着一副难得的

  • 我主沉浮

    我主沉浮

    周梅森

      不论过去还是现在,共和道都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三十几座风格各异的欧式小洋楼历经岁月风雨的侵蚀,至今仍静静地耸立在不足七百米的路道两旁,像一幅凝固了的异国风景画。不知什么年代种下的法国梧桐早已根深叶茂,硕大的树冠几乎遮严了整个路面。绿阴下的狭长街区永远那么幽静,一座座森严的院门在人们的印象中似乎永远关闭着,更增加了几分令人敬畏的神秘。漫长的岁月,尤其是这二十五年的改革开放,早已改变了省城的一切,共和道却风貌依旧,一副永恒不变的昔日模样。在玻璃幕墙和钢筋水泥构筑的一片片高   共和道矜持的尊严源自权力。

其他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