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作者
  • 时擦

    时擦

    笙离

      是什么时候开始留意到这样一个人呢,每天上学不经意的推车经过,还是每天放学之后从隔壁班有意的那一瞥,或是每天广播体操音乐响起的时候,总是站在队列最前面的时候。  似乎有很多机会可以看见他,但是看见他的机会却很少,少到只要看到一眼,就觉...

  • 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

    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

    笙离

    最近开始失眠。时间忽然变得很长,黑夜中听着自己的心跳,和时钟一个频率,急促而又缓慢;时间变得很短,睁眼天亮,长夜转瞬即逝。失眠往往让人痛苦不堪,因为在安静的夜里,面对黑夜无声的世界,人们往往比白天要冷静的多,看事物似乎也更理性。冷静与理...

  • 寂静流年遍开花

    寂静流年遍开花

    笙离

      我家楼上住的是一家子的医生。  这个繁华的大城市里,有人有钱,有人没钱,可是没有可能没有人没病,换句话说,每个人在生病面前是平等的,只是等级不同而已。  我暗自觉得上帝也就在这个上面有点脑袋。  楼上那口子,说起名字估计没有多少人知...

  • 耳洞

    耳洞

    笙离

    楔子 那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南方的春天总是潮湿多雨,即使过完年,天气渐渐变热,可是到了清明却骤然变冷,气温降得离谱,伴着细细密密的雨丝,寒气直侵发肤。 陆宣挽着江止水的胳膊,从嘈杂的小食店里挤出来,她小心跨过那些水洼,一边数落着在一旁不断打喷嚏的好友,“我们这里有一句话,清明止雨,端午收被。” 江止水笑的尴尬,“在这个破地方呆了三年,还是不能搞懂天气,话说,我当年考过来的时候,就指望南方冬天暖和点,没想到今年冻死我了。” 陆宣点点头,

其他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