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科普
差异:一位中国大使眼中的东西方思维

差异:一位中国大使眼中的东西方思维

(一)
从1973年赴中国驻荷兰大使馆工作到2002年1月1日由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卸任回国,从事外交工作已经整整38年了,其中有28年的时间是在欧洲的荷兰、卢森堡、罗马尼亚和德国常驻。作为新中国第一代“红领巾”外交家,从当时的一名二十几岁、血气方刚的青年外交官,成长为今天共和国的驻外大使,当历史的浪头一波又一波地淹过时代的长堤,有幸见证了许多重要事件,经常感到心潮澎湃。回首过去,一些往事清晰如昨地浮现在眼前,它们不一定具有普遍的代表性,但确实能从某些侧面折射出各国文化和思维上的一些差异。
万里长城始建于春秋战国时期,目的是防御外敌入侵。历代的加固、增修,使之最终发展成横跨七个省区,全长7000多公里的世界最长的防御墙。柏林墙作为西方最长的墙,全长不过170多公里,历史也仅有28年,然而,作为冷战的产物,它的构筑和拆除却都有着反映时代的意义……
我刚去罗马尼亚当大使的时候,看到使馆的围墙不但低矮,而且中间镂空,属于防君子不防小人的那种,实在不利于安全,于是便有了疑问,他们为何不筑一个高而实心的墙呢?这样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引发了我对东西方建筑差异的兴趣。
有人说,建筑是凝固的思维。作为综合性文化的代表,建筑可称得上是造型的艺术,宏大的建筑大多有或悠久或伟大的历史,是人类发展的见证,杰出的建筑又是先进科学技术的结晶,因此,
建筑的文化含义可谓深邃久远。在欧洲会看到与中国风格截然不同的建筑,事实上是反映了不同的思维方式或文化理念。
欧洲建筑艺术的精华集中体现在教堂上。欧洲的教堂基本上都建在市内,尤其是天主教堂,无一例外地在市中心,均交通便利,且全无遮拦,不收门票,可视为开放性的建筑。西方的宗教建筑还重在体现人们心中的宗教激情,风格壮丽辉煌,外形超凡脱俗,气势宏伟,对比极其强烈。相比之下,尘世的一切都显得卑下而微不足道。中国的庙宇则往往建在名山大川之中,深山藏古刹,名山多仙庙。在交通不便的古代,朝拜一次颇为不易。在此意义上可以说,中国的寺庙是封闭性的。同时,城镇以内的宗教建筑一般不能超过政府衙门的规模,表现了中国百姓敬鬼神而远之,崇拜权贵的心理。
中国的古代建筑成就辉煌,不仅品种齐全,而且成就非凡。仔细观察这些建筑,就会发现处处都有墙的影子,或厚或薄,或高或低,或长或短,对建筑来讲几乎是不可或缺。因此有人称中国的建筑文化为“墙文化”,其代表当数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西方通常翻译为“巨墙”、“大墙”)。也有人说四合院堪称中国墙文化的最好体现:对内是统一的整体,对外则是封闭的整体。具体说来,这种建筑对外界限分明,大多有高墙相隔,也有的以较高的房屋为阻。外人很难登堂入室,窥其堂奥。内部则讲究沟通,前后相连,左右逢源,邻里关系比较密切。具体到每个家庭,房间一定要相通,房与房之间经常只有一帘之隔,一家之长掌管一切,随时监管每个家庭成员的一举一动。西方的民居则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它对外是开放、透明的,对内则是隔离的,竭力维护着每一个家庭成员的个人隐私。很小的孩子就有自己的房间,家长进去的话要事先敲门,孩子同意后方可进入。西方的建筑很少有墙的概念,基本上是以建筑为中心,四通八达,界线不甚分明。
《差异:一位中国大使眼中的东西方思维》由卢秋田(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从1973年赴中国驻荷兰大使馆工作到2002年1月1日由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卸任回国,从事外交工作已经整整38年了,其中有28年的时间是在欧洲的荷兰、卢森堡、罗马尼亚和德国常驻。作为新中国第一代“红领巾”外交家,从当时的一名二十几岁、血气方刚的青年外交官,成长为今天共和国的驻外大使,当历史的浪头一波又一波地淹过时代的长堤,有幸见证了许多重要事件,经常感到心潮澎湃。回首过去,一些往事清晰如昨地浮现在眼前,它们不一定具有普遍的代表性,但确实能从某些侧面折射出各国文化和思维上的一些差异。
万里长城始建于春秋

书籍目录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