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科普
中国教育的歧路

中国教育的歧路

一个人一旦陷入愤怒之中,便容易失去控制,说出平常不会说出的、令自己感到后悔的“真话”来。在上面的那段声色俱厉的分辨和反驳里,我发现吴征使用的是一种奇怪的逻辑:你们不是说我造假吗?那么,我为什么只造假说我是名不见经传的巴灵顿大学的博士,而没有造假说我是鼎鼎大名的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呢?以我的智力水平,怎么会连造假也造得如此不到位呢?电影《投名状》中主人公说,当匪,就要当最大的;自然,将其引申之:造假,也要造最大的。反之,既然我没有造出最大的假来,这就说明我是一个诚实的人。这里,吴征的意思是说,要造假就要造出弥天大谎出来,撒小谎不算是撒谎。读到这里,我不禁笑出声来:这种低级的逻辑错误,便是连小学生也不会犯——难道一个被指控犯了盗窃罪的嫌疑人,在法庭上会振振有词地辩解说:法官大人,您看那边还有一个杀人犯,他多么残忍、多么凶恶啊!跟他相比,我只是抢了一点不值钱的小东西。我的罪过简直可以忽略不计。法官大人,求您放了我吧!法官会接受他的这番申辩吗?有哪个法官会同情他呢?
吴征口口声声反问“远程教育有什么错”——诚然,远程教育没有错,远程教育是今后的一个发展方向。但是,我们有没有权利继续追问:这所“巴灵顿大学”给学生提供的,究竟是一种怎样的“远程教育”呢?首先,我们要了解美国的教育体制。在美国数不胜数的私立大学中,既有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等世界一流的名校,也有更多的“野鸡大学”。许多美国人的电子邮箱里,经常会收到这类“野鸡大学”的垃圾邮件。比如说,该大学承诺,你只要缴纳六十美元,它就可以给你邮寄来一份学位证书。这比到北大门口去找那些卖假文凭的贩子还要来得方便。巴灵顿大学是不是此类学校呢?这所“大学”隶属于一家网络教育公司,该公司是一九九一年由一名十九岁的美国少年贝廷格创办的。这个小小的公司,居然拥有十多家类似的“大学”,巴灵顿仅仅是其中之一而已。
在“巴灵顿大学”的英文网页上,公开承认:“巴灵顿大学没有被美国教育部的任何机构认可。”而这家拥有十多所学校的网络教育公司,总共只有十五个雇员。也就是说,每所学校的“工作人员”,只有一个半人左右。这就是吴征所说的优秀的“师资力量”——也许,跟他联系、并“指导”他学业的“导师”,就是一名本人未受过高等教育的毛头小伙子呢。有关人士在调查中了解到,“巴灵顿大学”所在的美国亚拉巴马州的高等教育委员会专员指出:“巴灵顿大学既没有得到美国教育部的认可,也没有得到亚拉巴马州教育局的认可。他们注册的是盈利性商业公司,他们提供的教学内容没有学术监督。”该官员还介绍说,在美国,任何人都可以注册一个商业公司,然后提供教育服务,“你可以说自己是硕士、博士,也可以颁发各种学位,但是没有人承认这些学位。”为了吸引中国留学生(说到底是赚他们的钱),巴灵顿“大学”还建立了中文网页,以“不需要托福和其他考试成绩”、“不需要入学考试”等“优惠”条件吸引中国留学生(由此可以推测,中国留学生的“市场”有多大)。
《中国教育的歧路》由余杰(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中国教育危机”的说词,挂在人们口头已多年了,然只闻雷声,不见雨点,迄今仍未见其缓解的迹象。眼前这本书——《中国教育的歧路》,正是青年作家余杰对此痛定思痛的产物。
作为一本有关中国教育问题的著作,它收入了四方面的内容:第一部分以作者的母校北大为对象,探讨北大作为中国最高学府的衰败轨迹及其象征意义;第二部分讨论中国的大学制度及其问题;第三部分讨论中国的基础教育,特别是义务教育的问题;第四部分以几位代表性人物为脉络,讨论中国知识分子问题。
作者痛切命笔,自觉地以一个北大薪火传人的身份,从各个角度剖析了当今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