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科普
陌生的阿富汗

陌生的阿富汗

  当他们的食物热好端上来时,已经改盛在大盘子里了。我探头一看,不由得暗暗称羡,那盘子里红红绿绿的,正是印度南部的素食,是我在印度时最爱吃的东西。由于印度教的关系,很多印度人是素食者,尤其是皮肤黝黑的南方人,他们的素食菜肴发展了数千年,早已成为印度菜肴中的上品。
  我对于食物本不挑剔,可是此番在阿富汗,它那一成不变的食物早已令我丧失了食欲。在这个严格遵守伊斯兰教义的国家,食物被简单视为只是填饱肚子的东西,所以数千年来,不变的大饼、烤肉和煮豆子等几种有限的食物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阿富汗人。
---------------
巴米扬镇(2)
---------------
  大约是我在一旁不仅探头探脑而且垂涎欲滴的馋相太过于显露,他们发觉后便热情地邀请我共进晚餐,这无疑正中下怀,我马上毫不客气地推开自己面前的馕,端着盘子转移到他们的桌边。我一边吃,一边听他们高谈阔论,谈的大抵就是世界局势。
  这平素清冷的小餐厅的顾客大都是这些在此地工作的外国人。小小的巴米扬不仅有一栋新盖的圈着高墙的白色大楼——据说里面是联合国驻巴米扬的办事处,有美军的驻地——美国人的军事驻地总是在一个接一个不停地扩展,还有一些外国机构的办公楼;这些办公楼远离小镇,彼此之间也相隔很远,一个个孤独地矗立在原本荒凉的小山坡上。楼里的人,平时总是在自己设施齐全、万事俱备的楼里呆着,难得到镇子上来走一趟,当他们偶尔吃腻了自己厨师做的饭菜时,也许就会到镇上来寻求一点改变。
  耳听着他们的谈话从世界大势,从美国总统布什、本拉登、卡尔扎伊、地雷、炸弹渐渐变成“愚蠢的阿富汗人”和“入乡随俗”,我对他们的谈话开始丧失了兴趣,所以过了不久就称谢告辞,准备出门去走走。
  我正要把门拉开,老板在身后叫住了我。
  “你去哪儿?”
  我说出去散步。
  “散步?”他一愣,仿佛散步这个词新鲜得很。
  但他没有解释什么,只说:“那我陪你去吧,现在已快接近宵禁时间,你一人上街危险得很。”说着,他从厨房里提出来一盏马灯,就陪我出去了。
  出得门来,没想到街上那么黑,两边的杂货铺都已关上了大门,里面的人大概早已离开这里回到村中去了,只有从临街紧闭的窗子里偶尔透出一丝微弱的灯光。
  老板提着灯慢慢地陪着我走。我们说了几句话,可是在这黑暗中,话音甫一出口就好像散漫开来,被四周无边的黑暗吸收了去,就没有多说什么。只听到他说,当地军队规定晚上上街必须提着灯照亮自己,不然会被当作恐怖分子而遭到射击。果然听见从不远处的黑暗里传出枪支碰撞的声音,叫人悚然心惊。
《陌生的阿富汗》由班卓(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这是一本关于阿富汗的书。
  对于我们当中的大部分人来说,阿富汗是那样遥远而陌生。
  当提起“阿富汗”这三个字时,大部分人只听说过那些突然之间变得耳熟能详起来的名词——塔利班、本·拉登、基地组织、恐怖袭击或者反恐怖战争,可是却对那个名字所代表的国度一无所知;另外一些人也许会联想起在那个国家纵横交错的贫瘠的山脉、隐蔽在深山里的无数山洞、在山洞里躲藏着的包着头巾的男人、那些扛着步枪或拿着匕首的男人曾进行的强悍的抗苏游击战、埋藏在黄土下的不计其数的地雷,以及战争、贫穷、死亡、饥荒、饿殍、鸦片、贩毒、走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