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科普
调查牛群

调查牛群

肃儿告诉大家:“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前次回来也是这样。在外边他有使不完的牛劲,回到家却疲劳不堪,饭菜上桌都不吃,倒头就想睡。”
肃儿说,上次看到牛群这样她特别担心,怕他病倒了,便催着他去医院,去找他一向信任的刘大夫。
刘大夫的神奇,在牛县长日记中我们已经有所了解。他为牛群把把脉,仔细检查后,说牛群咽部红肿,舌根发乌,主要是劳累太过,伤津耗神所致。建议牛县长到北戴河或青城山等风景宜人的地方疗养半个月。
牛群连忙摇头,“不用,不用!本人自我感觉良好。”
刘大夫劝道,“那就在家休息一周,调养调养身子。不然……”
没等刘大夫说完,牛群又摇摇头:“不行,不行!”
刘大夫也摇了摇头:“那就在家静躺三天吧!”
牛群还是摇头:“不行,我一天也不能躺。”
刘大夫无奈地说:“那就吃两副草药吧,只能去去火,其实你是应该静休几日的。”
牛群笑道:“有两副草药就行了。牛哪有累死的?牛是天生的苦命,越苦越累越精神!”
刘大夫听了直摇头。
牛嫂气得直摇头。
第三部分第八章·孩子脱险(1)
2001年4月14日上午9点。
庄梦阁。副县长牛群和县教委、县直部分中、小学领导和教师十多人,围坐在一张圆桌前,每人面前一杯白开水。
牛县长没有太多的开场白,只是谦虚地说:“今天请大家来,是想听大家谈一谈对当前教育所面临的困境有何看法,如何解决?科技兴国,教育为本,在座的这方面‘本钱’都比我厚,对教育事业未来的发展有何新想法,新思路,希望你们能各抒己见。但大话、假话、空话、客套话一句也不要讲,来实的,我只听实的。”
会场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牛群到蒙城任副县长,主抓经济,不仅使这个全国第一养牛大县名气和人气都陡涨三千,而且招来不少商贾,引来许多资金。今天,他突然组织召开教育发展讨论会,也一定会对蒙城教育事业有个大的推动。尽管大家对这个会议没有一点思想准备,都还是作了积极发言,讲出自己的看法。有的提出县财政应该增加教育经费的投入;有的提出加强师资力量的再教育再培养;有的提出改革教学方式,变应试教育为素质教育;也有的提出改善学生学习环境,完善教学设备,现代教育离不开现代化……
牛县长认真听,认真记,认真抽烟。但没有评论,没有插话,没有总结。会议进行两个小时后告一段落,他只说了一句话:“非常感谢大家!”之后,便留下来三个人继续开会。
那三个同志不知牛县长葫芦里卖什么药,按照他的议题又讨论了一个小时。范围缩小了,讨论的中心也明确了,那就是如何重视特殊教育,把蒙城的普教工作推向新阶段。
《调查牛群》由高正文(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第一部分从“裸捐”说起

牛群“火”了,他这一把“火”比任何时候都“火”得厉害。大报小报都在“爆炒”牛群:不是因为相声,不是因为摄影,不是因为《名人》杂志,也不是因为他的副县长当得如何如何,而是因为他把自己“捐干净”了!
那是2002年12月初,牛群在蒙城挂职副县长两年即将期满,媒体正在关注他何去何从的时候,牛群却突然爆出“猛料”:他把自己的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都捐赠给了中国慈善总会。依据公证书,牛群的捐赠主要有三项内容:一是牛群特教学校的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中属于他个人的部分;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