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科普
第十二个天体

第十二个天体

因为从一个星宫到另一个星宫的切换需要超过两千年,学者们想知道希帕恰斯是怎样或从何处学来这些知识的,而那时还是公元前二世纪。现在已经清楚了,他的知识源头是苏美尔。朗盾教授的发现显示出,尼普尔历是在大约公元前4400年建立的,那时是金牛座时代,这反映出,岁差以及黄道带星宫切换要花上2160年时间的知识早已掌握了。将美索不达米亚天文文献与赫梯天文文献进行对比的耶利米亚教授,同样告诉我们,更古老的天文文献记录了从金牛宫到白羊宫的转换;并且他还指出,美索不达米亚的天文学家预测到了从白羊宫到双鱼宫的转换。
在看过这些结论后,威利·哈尔特勒教授( )在《近东,最早的星座史》( )中提出,苏美尔人留下了大量的图画证明这些现象。当春分点还在金牛宫的时候,苏美尔的至点还在狮子宫。哈尔特勒注意到,在苏美尔描绘中,从最早的时候开始就有着周期性的“牛狮之争”,并认为这种斗争表现了公元前4000年的观测者从北纬30度(比如乌尔)所看到的金牛座和狮子座的关系。
大多数学者认为,苏美尔人将金牛座视为其第一个星座,不仅仅是因为黄道带的古老证据──可以回溯至公元前4000年──同时还可以证明的是,苏美尔文明的建立是多么突然。耶利米亚教授在《古老东方之光下的<旧约>》( )一书中,说他发现了一些证据,显示苏美尔的“零点”刚好是在金牛宫和双子宫之间;通过这一点和其他一些档案,他指出黄道带这个概念是在双子宫时代设计出来的,然而那时苏美尔文明压根没有开始。存放于柏林博物馆的一个苏美尔的碑刻(.7847),是从狮子座开始交代黄道十二宫的──它带我们回到了公元前11000年,那时的人类刚刚开始耕地。
··希尔普雷奇特(..)走得更远。通过研究几千个带有数表的文献,他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巴比伦探险考察》( )中指出:“所有来自尼普尔和西普尔()图书馆的乘除法文献,以及所有亚述巴尼波图书馆(在尼尼微)的文献都是基于(数字)12960000的。”在分析这个数字及它所代表的意义之后,他再次指出它只可能与岁差现象有关,并且苏美尔人知道25920年,一个周期的大年。
这绝对算是一种幻想,一种在不可能的时代的天文幻想。
正如有证据显示,苏美尔天文学家掌握了他们不可能通过自身而掌握的知识一样,这里有证据证明,他们拥有的大量知识,事实上都对他们没有实际作用。
这不仅仅与被使用的那套相当成熟的天文方法有关──在古代苏美尔哪个人又真正需要去建立一个天体赤道,谁能举个例子出来?──还与各种测量各星体之间距离的复杂文献有关。
《第十二个天体》由撒迦利亚·西琴(美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对一个读者——至少是我本人——来说,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伟大、最具说服力而且也最陌生的关于太阳系与人类历史的知识体系。它是如此恢宏、奇诡、壮丽,使我首次意识到,当我们终于有机会和能力追寻人类起源的真相时,才发现事实竟然比想象或幻想更加不可思议。而此前,人类也许并不知道,其实我们一直就置身于创造的奇迹之中,或者,我们本身就是一个被创造的奇迹。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