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历史
沧桑九十年

沧桑九十年

这样的大会开了几次,每次总有一两个人上去坦白交待,接着就有很多人被当场揪出来进行拷打迫供,一些我认识的党内地位较高的老同志也不免被吊起来,真是丢人难过。
不久就要轮到我了。我们小组内的积极分子在大会站起来点我的名,说我是敌人派来的间谍,历史不清。我害怕了,怕在这大会上丢人,我提出我可在小组会上交待,免去了在大会出丑,但免不了在小组会上受围攻。那些积极分子们认为我是个重点,两三个小组合起来开我的会。我能坦白什么呢,只能反复交待我的历史和找党的经过,当然不能过关,于是劝说、威胁、恫吓,一切打击都来了,他们可以轮流换班,我则无日无夜的苦熬。
我开始犹豫了,认为既然自己是地主、资产阶级出身的受过外国教育的知识分子,要参加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就得脱胎换骨,自己既然要做无产阶级一份子,就要背叛原来的阶级,做无产阶级的驯服工具,党要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现在党抢救你,你就必须顺从党的要求,承认自己是间谍,坦白了,适应党的需要了,不就可以做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了吗?
于是我就编出一套刘戡派我来搞间谍活动的谎言,受到宽大的处理。那些积极分子一听我坦白交待,高兴不已,对我的态度马上改变了,热情照顾,好像我是浪子回头,又像是他们从深渊中抢救起来的失足者。我在他们追问下,编了一套刘戡如何派遣我来的故事,说在西安游黄陵时刘戡如何与我私下商量叫我在中共长期埋伏,并假装把我送到劳动营扣押起来以骗取中共的信任。但是假的真不了,积极分子们并不满足我的假坦白,追问埋伏的目的是什么,联络的任务,联络的人员等等,我一时答不上来,于是他们就要我详细写下来。真正要提笔写成文字,却叫我为难了,编的这套假坦白当时是为了在大会上挨斗丢人,现在要动真的不觉面红耳赤痛苦之极。一个受过大学教育的知识分子,怎么能昧着良心与事实胡写?一个共产党员怎么能谋求自己一时的面子与安全欺骗党呢?我内心斗争了很久,找到支部书记陈××去坦白。
陈是一位老红军,可能经历过多次党内斗争,对我的翻案坦白除了要我仔细想好,也要我把这段反复过程写下来。这样一来我的问题吊就起来了,一时作不了结论,还过组织生活,但无工作,听候审查。这年春天根据地号召开荒生产,我被派去参加开荒,安排在那太行山脉高山岭上,挖树根,割草皮开荒,我拚命卖力地干以减少我心中的苦恼,秋天又去收获,一样地卖力,心中虽苦闷但很安静,一切听组织,这时听说延安已开始平反甄别。从冀南调来的抢救干部队在队长李菁玉的指使下,用酷刑屈打成招了一大批“叛徒、特务、汉奸”,现在要甄别了,李菁玉下不了台,这些被迫害的干部一定要他讲清楚为什么要逼供信,讲不清也要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我听了这些,以为北方局也要搞甄别平反,我可能会平反,但还是没有下文。
《沧桑九十年》由杨公素(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自序
九十年了!
当我在今天,提笔写这篇开头的话时,才记起我来到这个世界已有九十个春秋!
九十年算得上是一个漫长的岁月,“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已早过“古稀”之年。从一人生活在世来说,已活够了,所见所闻及所经历的也多了,我复何求?
人生为了什么,应该怎样去生活,这是古往今来极为重要的话题。古人云,“人生如梦”,又说“人生如白驹过隙”,说的是人生过得快。中国古代文人对人生有各种看法,但较多的是“缅怀往事,伦然魂销,过眼烟云,感慨不已”,这种感怀思想不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