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历史
山河呼啸

山河呼啸

  在冀南初期以改编土匪为中心的工作中,收编段海洲和赵云祥两股力量,是陈再道的一个大手笔,很有些“ 统一三国”的味道。八路军以南宫为中心,在向东、向西的发展过程中都比较顺利。但在向北发展时,却遇到了困难。这是由于这一带盘踞着两股较大的力量。其一是赵云祥的“河北民军二路”,其二是段海洲的“青年抗日义勇军团”。赵云祥原在国民党29 军当过手枪队队长和团长,“七·七”事变后,从保定一直逃到冀县武邑一带。他打着国民党代表的旗号,利用其社会关系,收编了大量散兵游勇及一些县的保安团,组成了两个旅,竟发展到近四、五千人的队伍。段海洲是河北安平县人,出身于地主家庭,在北平上过大学。“七·七”事变后,回到老家,在武强、平安、交河一带,打起抗日旗帜,利用亲戚朋友和师生关系,吸收了一批抗日青年和青年知识分子,收编了一些散兵游勇,也将队伍扩大到3000 多人。这样,在上述地区实际上形成了“三国鼎立”的局面:八路军的东进纵队再加上赵云祥和段海洲的两支队伍。汉末时的巨鹿人张角因领导太平道组织黄巾起义而被载人《三国演义》,陈再道在三股力量的角逐中,可能又嗅到了“三国演义”的味道。东进纵队进驻南宫后,陈再道即提议由三方派代表举行会议,商谈联合起来共同抗日的问题。要联合,总得有个谁领导谁的问题。赵云祥的官方身份是国民党的代表,在他的想法中,他应该是当然的领导者,但苦于手中的力量不如八路军的东进纵队强大,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想用武力收编段海洲。赵部不停地向段部进攻并扣押了段海洲的参谋长朱家恺。而段海洲吃够了赵云祥的苦头,他绝不想再被赵云祥控制。于是,段海洲出于保存实力的愿望,愿意与八路军联合,以便在三方的联合中能够真正占有一席之地。他特派其秘书到南宫同东进纵队联络,表明愿意联合的愿望。根据这些情况,陈再道决定抓住有利时机,争取赵、段两部,结成广泛的统一战线,于是,他提出召开三方会议的建议:对八路军的建议,段海洲当然立即同意,赵云祥虽然心里不太愿意,但已无可奈何,因而也不得不表示愿意参加会议。赵云祥看来对中国古代兵法中常常体现出的“纵横”术也非常熟悉。“三方会议”一开始,他就拉拢段海洲。但受过高等教育的段海洲,岂能看不清眼前的形势。八路军的领导作用是任何人都取代不了的,这一点他相当清楚,向八路军靠拢,背靠大树就不怕赵云祥。所以,他在会上的发言,也就难免使赵云祥吃不消。就在会谈要转为争吵的时候,陈再道适时把握形势的发展,阻止住赵云祥和段海洲的争吵,将话题转到了三方成立军政委员会的问题上来,提出了各部由军政委员会统辖,不得扰乱地方、危害人民等要求。方案提得正逢其时。段海洲对陈再道的提议,表示同意,并提出要划定驻守区域,各部不得越界行动,由陈再道任军政委员会主任,他和赵云祥任副主任。虽然赵云祥有些想法,不愿失去自己的“领袖”地位,但一看段海洲和陈再道的态度和意图,知道大势已去,为不致陷入孤立,最后还是勉强同意。这时,议案得以通过,已是水到渠成。
《山河呼啸》由李文(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七·七”事变爆发后,在中国共产党的推动下,形成了全民族的抗日统一战线,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全国抗战的大好形势。为了完成抗日大业,中国共产党高举抗日大旗,将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第八路军(后改称第18 集团军),除令少数部队留守延安外,将大部派往了抗日最前线。当时,同蒲铁路沿线的老百姓看到的是两支向不同方向运动的军队,一支是由北向南溃败的国民党军,另一支则是由南向北朝着抗日最前线前进的八路军。南下的使人失望,北上的使人振奋。北上的队伍中就有八路军三大主力之一的129 师。
  1. 129 师印象
1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