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历史
谁泄密:最新窃密泄密案纪实

谁泄密:最新窃密泄密案纪实

  警惕啊!善良的人们,在充满热情的眼神中可能包含着令人难以捉摸的用意。失踪的密件
  霍然
  2002年8月30日,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某军工集团保密办的宁静。电话那头传来集团下属951所保密办同志焦急的声音:我所某绝密级文件查无下落。
  “出走”了一年多
  没有人知道密件去了哪里,它神秘失踪了,就好像自己长了脚,出走了。
  事情还得从两年前说起。2001年8月13日,951所收到一份绝密级文件。就像其他绝密级文件一样,在所领导对文件做了批示后,8月16日,这份文件由该所科技处转给了第一研究室。
  当时谁也不会想到,一年以后,这份文件会在所里掀起轩然大波。
  十几天过去了,也许是看惯了带着密级的文件,早已经习以为常了,第一研究室里没有人特意留意这份文件,也没有人关心它的“生死”,它应该就在某个地方不是吗?就像其他文件一样。
  直到8月底,951所其他有关工作人员困工作需要来查找这份文件。柜子里没有、箱子里没有、抽屉里没有、桌子上没有、报纸堆里没有、废纸桶里也没有,此时,大家才发现,谁也不知道这“某个地方”在哪里:文件下落不明了。不过,没有人担心,也没有人想要上报,也许是刚刚找得不细;也许是谁带回家用了;也许是被隔壁处室的同志借去了。俗话说得好,要找的时候找不到。不找的时候自出来。算了,先不找了。
  转眼4个月过去了,12月,有关人员因工作需要再次来到第一研究室查找这份文件。柜子里没有、箱子里没有、抽屉里没有、桌子上没有、报纸堆里没有、柜顶上没有、桌底下也没有,还是没有找到:文件依然下落不明。不过,文件总不会自己长脚跑了吧。大家想。也别费事去找了,还是各自工作吧,反正所里也没有催交这份文件,过几天再说。
  这一晃又是4个月,见绝密级文件近8个月迟迟没有送回,所保密室的同志终于耐不住性子了:要求把文件交回,按规定早该收回了。可是,“没有文件怎么还?”第一研究室的组长易某这才意识到真的出问题了。
  2002年4月,第一研究室开始在全室范围内组织查找失踪了的绝密文件。柜子检查了几遍、箱子翻了又翻、抽屉也掏空了几次。全室所有人员都说没拿过这份文件,可文件就是找不到了。终于,6月13日,第一研究室向所保密办报告:文件查无下落。
  8月30日,951所在组织查找仍未找到的情况下,向上级军工集团公司报告了此事。9月3日,集团公司保密委员会向国家保密局和国防科工委报告:下属951所绝密级文件查无下落。至此,该文件失控已长达一年时间。
《谁泄密:最新窃密泄密案纪实》由柏杨(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第一章 泄密窃密 自毁前程

  受贿泄密原电力部副部长落网

  剪 烛

  2000年,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办理了一起收受贿赂、泄露国家秘密的案件,两个外国人将我国电力系统、机械系统的众多官员、专家拉下水,检察院为此立案11起,目前已审结6起。

  绝密行动开始

  1995年,我侦查人员发现香港飞雅电力开发顾问公司董事经理、美籍华人方复明在中国境内活动频繁,尤其是在一些国家大型招投标项目中,经常出入一些主管领导的住所,形迹可疑。

  由于其特殊身份,侦查人员决定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