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历史
决战上海

决战上海

  之后,国民党军又集中了300余人,再次向21·7高地实施猛烈地进攻,在1连和3连防御阵地中间突破,深入到营防御纵深。战情紧急,296团领导立即命令第1营副营长王荣照、步兵第2连连长曲春元,带领1个加强排,协同步兵1连和3连对突入之国民党军实施反冲击。在子弹打完、手榴弹掷尽的困难条件下,发扬英勇顽强、死打硬拼的战斗精神,用刺刀、枪托、铁锹、木棍与敌搏斗格杀,经过半小时激战,消灭敌人100余名,击毁坦克1辆,全部夺回了被敌人一度占领的阵地。在这次争夺战中,步兵1连副连长戈振东,坚守防御前沿阵地,与突入之敌单个拼杀,用刺刀连续刺死4个敌人,戈振东在牺牲后仍紧紧地握着步枪,面向着敌方。2连连长曲春元指挥一名战士用仅有的一枚美制火箭筒,将敌最先突入阵地内的一辆坦克履带打断,迫使其余坦克掉头逃走。2连战士赵福来,在火力掩护下,抱着20多斤重的炸药包爬上了敌坦克,为防止炸药包从坦克上滚下来,他用自己的身体紧紧捂住,炸毁了敌坦克,自己光荣牺牲。
  浦西方面解放军在继续向月浦、杨行、刘行攻击,展开了一场场攻坚战。
  月浦守军依托坚固的工事,在舰炮、要塞炮火的支援下,组成密集交叉火网,拚命阻拦解放军的进攻。13日清晨,29军攻击部队在弹雨火海中奋勇冲锋,攻占了月浦镇部分前沿阵地。14日黄昏,又以3个团的兵力,分别自西、北、东三个方向猛攻,至15日拂晓,占领月浦街区。此时已激战了近40小时。退守月浦镇外东南小高地的国民党军队,在坦克的掩护下,一天之内发起了5次冲击。同时,国民党海、空军狂轰滥炸,月浦镇成为一片废墟,解放军不顾伤亡,仍然牢牢守住既得阵地。
  五月十三日夜,我军继攻下罗店后,立即向月浦镇外围发起攻击。顿时,炮声打破了沉寂,炸药包的火光腾空而起。战斗刚打响五分钟,我某部突击连就迅猛地解决了敌军的一个母堡。
  敌人见我来势不凡,立即加强火力。在一阵阵疯狂的扫射声中,有一种尖利而急疾的枪声,听起来特别刺耳。难道敌人有这么多的重机枪吗?进攻香花桥的五连指战员不免起了疑问。
  爆破能手一班长指着右前方一座火力最猛的敌碉堡对连长请求:
  “连长,干掉它吧!”
  连长点点头,一班长带着两个战士跃出掩体。当他们穿过百多米宽的开阔地快接近碉堡时,狡猾的敌人打起了照明弹。顿时,黑的田野被照得如同白昼。伏在土坎边的战士被发觉了,侧堡的敌人便集中火力向他们扫射,密密的弹雨压得他们抬不起头。瞅着敌人射击间隙,正要向前跃进,一个战士中弹倒下。一班长见了,怒火中烧。他盯住敌人的射击孔,一跃而起,猛地几个箭步就冲到敌堡跟前。“炸药!”他习惯地大喊一声。可是回头一看,抱炸药包的小孙被阻在十多米外上不来!
《决战上海》由林可行(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残酷镇压学生运动,疯狂屠杀革命群众

  闸北宋公园、浦东戚家庙,以及江湾等处,都是洒满革命志土鲜血的地方。被枪杀者都要在市警察局大楼天井里验身,此时照例要在警察局大门口遮上一幅黑幕。附近行人一看见警察局门口遮起黑幕,就知道马上要枪毙人。5月24日晚上7时左右,上海市警察局长兼淞沪警备司令部执法处处长毛森临逃走前,还下令枪杀了关押在总局拘留所内的共产党员沈鼎发和国民党准备起义投诚人员聂闻远等9人。上海解放前夕,是一座白色恐怖笼罩的城市。

  李白,1937年起就在上海从事革命工作,设立电台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