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历史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

  大川于1928年至1945年间的主要活动有:担任南满铁路东亚研究所所长(1926年起);参与策划“九·一八事变”;撰写《日本文明史》(1935年)及其他多种书籍和论文,并时常发表演说,一贯鼓吹侵略战争,鼓吹以暴力将白种人逐出亚洲。
  大川是种族主义、沙文主义的疯狂宣传者及煽动者,惯于在政治上兴风作浪,其行径同狂妄军人桥本欣五郎至相类似。因此,他们两人在政治上的结合亦最密切。1931年以失败告终的“三月事件”和“十月事件”是他两人策划并主持的。关于1931年“三月事件”和“十月事件”以及1932年“五·一五事件”的详情,见本章第161页脚注。是年“九·一八事变”日军侵占沈阳的阴谋,他们两人也都有份。“九·一八事变”成功之后,大川在次年(1932年)更创设另一法西斯团体(“神武会”),企图结合少壮军人,以暴力推翻内阁及议会,实行“昭和维新”。1932年5月15日刺杀犬养毅首相事件(即著名的“五·一五事件”)也是大川在幕后策划并供给军火。以罪证确凿,大川被检举入狱,并被法院判处徒刑十五年,后减为四年。1937年大川出狱后,正值中日全面战争爆发,当时日本的空气更有利于大川的大亚细亚主义及法西斯主义的宣传。此时的大川不但是一个有名的社会人物,而且是首相近卫文的入幕之宾,誉者且称其为“近卫智囊团”的中坚分子。在战争的年代里,大川仍然狂妄地鼓吹他那一套日本型的法西斯主义的思想和理论。
  大川平生写作甚多,其名著为:《日本文明史》、《复兴亚细亚问题》、《日本精神之研究》、《日本及日本人之道》、《日本二千六百年史》。这些书都是用大日本沙文主义的观点方法写的,其宣传意义甚大而学术价值却很小。
  大川在日本投降以后,特别是近卫自杀以后,由于幻想破灭,刺激至深,因而神志恍惚,举止失常,现出了初期精神病的症候。法庭公审的第一天,大川在被告席中的坐位适在东条的背后,散庭时他以手掌频击东条的秃头,并大声喊叫“我要杀死东条!我要杀死东条!”后经法庭指定医学专家验查,认为大川确患精神病,于是法庭决定并宣布对大川之审讯暂时停止。1948年11月法庭宣判时,大川仍在病中。大川既未经审讯,法庭当然无法判处他的罪刑。远东国际法庭对大川周明宣布的虽是“暂行停止审讯”并保留于他康复后由“本法庭或其他法庭予以审讯”的权利,但是在远东法庭宣判后不到两个月工夫(1948年12月24日),他便被盟军总部连同在押的最后一批甲级日本战犯一齐宣布释放出狱了。大川不但从此逍遥法外,而且后来曾当选为国会议员。说者咸谓这是对法律正义的嘲弄。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由梅汝璈(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设立

  主要战犯的国际审判:二战后的创举

  主要战犯的国际审判: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创举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以轴心国的失败而告终的。德国的正式投降是在1945年5月8日,日本的正式投降是在同年9月2日。
  纽伦堡国际法庭东京国际法庭在德日投降之后,战胜的同盟国便分别在德国纽伦堡和日本东京先后设立了两个国际军事法庭。前者的名称是“国际军事法庭”;后者的名称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后者冠以“远东”二字,以示区别于前者。一般人对这两个国际军事法庭的简称是“纽伦堡国际法庭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