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历史
我的情报与外交生涯

我的情报与外交生涯

  朝铸说,一九七○年《人民日报》刊登毛主席在天安门上和斯诺在一起的大幅照片,就是给全世界、特别是美国一个信号:中国要同美国和解。当时林彪也在天安门上,但是他一见斯诺便躲开了,这一行动被解释为他反对同美国有任何和解。不过毛主席送出的信号当时并没有生效,因为美国并不重视这次会晤,认为斯诺是亲共分子。斯诺回国后写了有关中国的长篇文章给《纽约时报》,也没有被刊登。
  在这里,我无意对这段文字进行挑剔,而是借此写出我所知道的有关史料:
  (一)一九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人民日报》第一版报头右侧《毛主席语录》栏刊载“全世界人民包括美国人民都是我们的朋友。”下面在《毛泽东主席会见美国友好人士埃德加·斯诺》的通栏标题下,以将近半版的篇幅并排刊登一段文字和一张照片。照片约占版面的四分之三,照片左侧(约占版面的四分之一)横排分行刊印“新华社二十五日讯中国人民的伟大导师毛主席,最近会见了美国友好人士埃德加·斯诺先生,并同他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下面是照片的说明:“毛主席、林副主席今年十月一日同斯诺在天安门城楼上。新华社发”。照片上共四人,第一排自左至右为斯诺、毛主席、林彪;第二排在斯诺和毛主席后面中间是冀朝铸。
  有些文章说,这张十月一日的合影刊登在十月二日的《人民日报》上。这是“想当然”。而斯诺则写道:“在主席七十七岁寿辰那天,《人民日报》发表了我们在天安门城楼上的照片。”(第二页)这也不正确。毛主席的生日是十二月二十六日,而十二月二十五日则是圣诞节。
  (二)汪文说,《人民日报》刊登这幅照片,“是给全世界、特别是美国一个信号:中国要同美国和解”。乍一看,似乎如此。实际上,并非如此。因为,“中国要同美国和解”的论断不正确。按照这一论断,不是美国要同中国和解,而是“中国要同美国和解”,那就意味着,是“中国”首先向“全世界、特别是美国”发出这样的“信号”。历史事实如何呢?请看一九六九年一月二十日就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的回忆录。尼克松写道:“我认为美国和共产党中国建立关系非常重要这一想法,是我在一九六七年为《外交季刊》写的文章中第一次提出的。我在就职演说中提到了这一点,……不到两个星期以后,在二月一日,我写了一个备忘录给基辛格,主张我们竭力鼓励政府探索同中国人改善关系的可能性。”〔3〕(以下所引尼克松的话,均出自该书中册,引时不再注明,只注页数)在严格的命令下,一九六九年十二月三日,美国驻波兰大使不顾外交身分,在华沙的一次时装展览会上,紧追中国驻波使馆的译员,说奉尼克松总统指示,要和中国进行重大的会谈。这就使中断已久的第一三五次中美大使级会谈得以举行。稍后,又举行了第一三六次会谈。但尼克松对此还不满意。他说:“一九六九年这一年,中国人没有理睬我们几次在低水平上发出的重要信号。……对华主动行动的第一个认真的公开步骤是在一九七○年二月采取的,那时我向国会提出了第一个外交报告。”(第二二九页)基辛格则说:“总统的这个报告是在二月华沙会谈之前两天公开发表的:‘中国人是伟大的生气勃勃的民族,不应该继续孤立于国际社会之外,从长远来说,如果没有这个拥有七亿多人民的国家出力量,要建立稳定的持久的国际秩序是不可设想的。”,〔4〕这是尼克松第一次公开发出“美国要同中国和解”的信号。一九七○年三月十八日,美国乘西哈努克亲王出国之机,策动柬埔寨政变。不久,中国方面宣布,鉴于美帝悍然侵柬,按原定日期举行第一三七次中美大使级会谈已不适宜。接着,五月二十日毛主席发表了《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声明。美国的反应是出人意料的。尼克松写道:“十月初,我接见了《时代》杂志的记者。我说;‘如果说我在死以前有什么事情想做的话,那就是到中国去。如果我去不了,我要我的孩子们去。”,(第二三○页)这是尼克松第二次公开发出“美国要同中国和解”的信号。十月二十六日,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到达华盛顿。基辛格写道:“尼克松在国宴上致祝酒词时谈到美国和罗马尼亚的许多共同利益,其中突出地列举了罗马尼亚和美国一样都希望和苏联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有良好的关系。一位美国总统用中国的正式名称这还是第一次。”(第三五三页)尼克松更为坦率地说:“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来进行国事访问。……在欢迎他的宴会上祝酒时,我作为美国总统第一次有意地用正式名称称呼共产党中国,即称它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是一个意味深长的外交信号。”(第二三一页)这是尼克松第三次公开发出的信号。此外,尼克松私下还通过一些途径向周总理传话。据《年谱》,一九七○年十月,“尼克松分别向正在访美的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和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表示,中美和解十分重要,……并提出愿派一高级使节秘密访华。”(下卷,第四○六页)十一月十日,来京的叶海亚·汗向周总理转达了尼克松的口信;十一月二十一日,来京的罗马尼亚部长会议副主席勒杜列斯库向周总理转达了尼克松的口信。周总理请示毛主席后,分别请他们向尼克松转达口信。因此,一九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人民日报》的版面,只能说是对尼克松多次发出的美国要同中国和解的信号的首次公开回应。
《我的情报与外交生涯》由熊向晖(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地下十二年与周恩来〔1〕

 

  【注释】
  〔1〕本文系作者应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之约为纪念周恩来逝世十五周年而撰写的。一九九一年一月七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开始全文连载。一月八日,《人民日报》选登了熊文的几个片断,题为《周总理的魅力》,并加上编者按,称:“今天是周恩来总理逝世十五周年纪念日,本报发表熊向晖同志的这篇文章以志纪念。熊文原题为《地下十二年与周恩来》,是对周总理在抗战期间文韬武略、大智大勇的回忆文章。”此文发表后,在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好评如潮。此次结集出版时,作了若干改动。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