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历史
大国无兵

大国无兵

  园毁了,条约还要续签。条件更苛,赔款更多,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本书的关注焦点,虽为“尚武精神”的消长,但在追索这一目标时,作者总是惊异于每每在“尚武精神”垮塌之前,“国家智慧”早已解体。这也提醒世人,中国的强国梦不但要以焕发百姓的雄杰之气为前提,也应以培育治国者的上乘才智为根本——愚弱的首领,担负不了大国崛起的重任。
  [注释]
  ① 吴相湘《明清宫廷实纪》。
  ② 《清史稿·叶名琛传》。
  ③⑧ 《清史稿·徐广缙传》。
  ④ 王铁崖《中外旧约章汇编》,三联版,第一册P31。
  ⑤ 总税务司编《中外条约协定汇编》第一卷P160。
  ⑥·輦·輵·訛 《清史稿·耆英传》。
  ⑦ 《清朝野史大观》之“粤人严禁洋人入城”条。
  ⑨⑩ 王铁崖《中外旧约章汇编》,三联版,第一册P56、P36。
第四篇:不能承受之“胜”
  不能承受之“胜”
  兵凶战危,胜负难料。既然面对战争,便要有胜负两手准备。雅话雅说,此之谓“胜不骄,败不馁”;俗话俗说,即是“赢得起,输得起”。
  相反的心态是,只准备胜,不预防败;或只言胜谋,不言败状;或干脆连失败也当成胜利加以吹嘘。中国历史上,并不乏这样颠倒胜负的旧闻。由此引发的江湖慨叹是:一个虚弱的民族或政权无力承受失败,尽管失败是它必然的宿命。
  光绪十年(1884)、十一年(1885)爆发的“中法战争”,意外地披露出另一种精神现象:即不相信胜局,进而拒绝胜利,胜利者竟至以失败者的姿态签订了屈辱的丧权条约。
  怪事无奇不有,但这种怪法、奇法让人匪夷所思。“败”惯了,久“败”成自然,这让中国人“胜”不起。自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中国历史就注录了失败的一页,四十年屡战屡败,以致战场之外,中国人完全消融了求胜的灵魂。
  “中法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尽,可能连这次中外较量造成的东南亚政治格局,也久已在重新洗牌中阵势大变,但是“历史教训”的老账,一直未曾被认真理清。这就潜伏着一种重犯历史错误的可能。
  试问,还有比“不败求败”更愚蠢的吗?
  还有比“可胜不胜”更孱弱的吗?
  本篇意旨,并不固恋于镇南关、谅山的胜利。作者的关注点,似乎仍然脱离不了一个民族、一代生民所潜具的自强自救、求胜致胜的人性元素是否还存在着。
  一、张佩纶与“不抵抗主义”
  “中法战争”中的“马尾之战”乃中方大败局。众口一词,咸曰张佩纶为战败责任人,故张氏已负百年之谴。
《大国无兵》由田秉锷(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