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历史
汉匈战争三百年

汉匈战争三百年

就在李陵整军待发之时,武帝又下诏命强弩将军路博德率军接应李陵。路博德是一员沙场老将,早在元鼎五年(前112年)就拜为伏波将军,独自统率大军征伐南越;而如今却要为一个后生小辈殿后,心中也是愤愤不平,于是上书说:“如今已近初秋时节,匈奴兵强马壮,不易攻打。臣愿意与李陵等到明年春天再出击匈奴,可以大获全胜。”武帝阅书后大怒,怀疑李陵反悔,不敢率五千步兵击匈奴,所以指使路博德上书借故拖延。于是武帝颁诏,命令路博德出西河(治今内蒙准格尔旗西南),与因杼将军公孙敖会师于涿邪山(又名涿涂山,今蒙古满达勒戈壁一带);李陵则于九月发兵,出遮虏障(今内蒙额济纳旗东南),至东浚稽山南龙勒水上察看匈奴敌情,然后沿太初元年浞野侯赵破奴进军匈奴原路回受降城休整士卒。并命李陵将受命以来与路博德所说的话都如实上报。显然,武帝对李陵已有猜疑之心,所以才对一支仅五千人的部队下达如此细密的命令。李陵尚未出兵,就在朝廷掀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似乎预示着将有更大的风暴发生。
李陵出兵之后进展顺利,很快抵达东浚稽山下扎营,将沿途所过山川地形绘成地图,命令麾下骑士陈步乐飞报朝廷。武帝极为重视李陵一军的活动,立即亲自召见。陈步乐虽是一名普通士卒,却生就一张巧嘴,将李陵出师以来的行动表述得清清楚楚。武帝听后大悦,陈步乐立即被任为郎官。群臣见武帝龙颜大开,也都举杯庆贺。然而就在此时,厄运已经降临到李陵的身上。
陈步乐回朝之后,李陵大军突然被且鞮侯单于的三万大军包围,形势无比严峻。李陵此时正驻扎在两山之间,以大车环绕为营。李陵得知消息后,立即引兵出营,布阵迎敌。前列士卒紧握盾牌长戟,防止敌骑突袭;后排士卒手持弓弩,严密注视敌骑的动静。李陵命令全军闻鼓声奋进杀敌,鸣金立即停止追击。大战迫在眉睫,似乎连空气都紧张得凝固起来。且疑侯单于见汉军不过数千人,丝毫也没有放在心上,下令全军冲击汉阵。顷刻间,战马奔腾,胡笳刺耳,匈奴铁骑像狂风一般直向汉军阵地扑来。但是,匈奴的战马冲不破汉军用长戟组成的坚固防线,如蝗的箭矢又都被汉军的盾牌挡住,毫无遮掩的匈奴骑兵反而暴露在汉军弓箭手的面前。李陵一声令下,千弩俱发,前排匈奴骑兵纷纷落马,后面的骑兵赶紧调转马头,落荒而逃。汉军乘胜追击,又射杀数千人。
然而汉军毕竟只有五千余人,在挫败匈奴的首次进攻后立刻南撤。单于望见被汉军步兵杀得七零八落的骑兵队伍,不仅又惊又怒,下令召集匈奴左右地兵八万多骑一同追击李陵。汉军且战且退,南行数日后,进入山谷之中;经过数日苦战,汉军死伤严重。李陵下令:受三处伤者可以乘车而行,二处伤者扶车而行,一处伤者继续作战。退出山谷后,汉军又消灭匈奴三千多追兵。这时汉军沿着龙城故道向东南方向退却,四五日后退入大泽(约位于东浚稽山正南)的芦苇丛中。匈奴追兵从上风处纵火焚烧,汉军则预先烧毁周围的芦苇以切断火路。等到汉军冲出大泽后,已经逐渐接近汉边塞附近的山区,又利用树木作掩护,射杀数千追兵。且鞮侯单于见李陵日夜兼程南撤,竟怀疑汉军在边塞伏有重兵,企图引诱匈奴近塞聚而歼之,于是与群臣商议,想停止追击。群臣都认为单于亲率十多万骑兵,竟然不能消灭数千汉军,以后岂不令汉军愈加轻视匈奴。如果在山区不能消灭汉军,再过四五十里就是平川,那时再停止追击不迟。
《汉匈战争三百年》由宋超(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