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历史
五百年来谁著史

五百年来谁著史

今日为民蠹者,吏也。民之穷困甚矣,而吏日以横。议论主民者必将检吏奸而宽民力;或不得已而阙于财赋,不为其上所谅,则宁身受其罪。若其议论之主身者,则首以办财赋为大务,必假阙乏之说以削民;科条方略必受成于吏,以吏为师,以吏为伍,甚者服役于吏。
“科条方略必受成于吏,以吏为师,以吏为伍,甚者服役于吏”--陆子的这些话确实说到了中国政治之根本。那么,究竟怎么改变这种“官无封建,而吏有封建”的状况呢?这也正是历代改革家们最为痛心疾首的事业--在他们看来,由于“自下而上”是万不可行的,更是“不为其上所谅的”,那么其实也只有“自上而下”一条路可走,这就需要士大夫和官员改变文风和学风,所谓改官制、改儒学,即需要士大夫们抛弃道学这种“伪儒学”,而专注和留心于吏事、财政、经济这种“真儒学”。陆子指出,秦汉以降,后世的儒学其实早已经违背了儒家的真传统:
世儒耻及簿书,独不思伯禹作贡成赋,周公制国用,孔子会计当,《洪范?八政》首食货,孟子言王政,亦先制民产,正经界:果皆可耻乎?
象山对于中国的知识制度和官僚制度的批判是极其到位的。诚如斯言,既然科举考试本无经济财政司法军事内容,只不过是三纲五常章句词赋而已,那么以此考取录用的官员,又怎么能担当建设一个财政国家、富强国家的任务呢?这些所谓的国家栋梁,只不过是些擅长以骈三四六的文体说假话、大话和空话的鹦鹉罢了。
明清两个大帝国有一点是完全相同的,--就是这两个大帝国都以白银为国家税收和国家储备货币,也就是说,清的货币政策基本上是承袭了明制。而500年来,中国这种完全依赖于世界市场供给的货币政策,对于世界经济的“变异”来说,既是决定性的、更是根本性的,一方面,对于明清两朝来说,中国对外贸易的主要目的,其实主要就是为了进口白银--而另一方面,从长远看,由于银根主要依赖国外,所以白银的短缺和白银的外流,又势必造成周期性的、剧烈的通货紧缩,威胁宏观经济,而这使得白银问题反过来成为明清两朝经济最为致命的软肋,这甚至就是解释明清两个帝国突然间迅速瓦解的一个最为根本的原因。
回顾此番重大历史转变,对于今天的启示意义起码有二:一,中国要不要改革开放,这其实早已经是不需要争论的问题,理由很简单:因为我们自明代开始就是改革开放的;500年来,最为彻底地依靠市场来组织一切的,总起来说就是中国而不是别的国家,我们真正需要争论的问题仅仅是:中国为什么没有形成独立自主的财政和金融体制,为什么长期没有建成一个国家财政,从而没有完成向现代国家体制的转化。而这里的核心就是:中国500年来都没有解决“官无封建,而吏有封建”的问题,从而也就没有完成彻底的反封建的使命,这就使得中国的财政、税收和司法操在地方利益集团的手中,士大夫阶级徒慕虚文事务,作为政治精英又是极不合格的。因此,要国家富强,就要实行彻底的反封建,要彻底反封建,就只有发动人民组织起来自治、起来革命,从组织基层入手推翻土豪劣绅和地方吏治,否则是没有办法的。这就是近代中国国家建设必从革命始的原因。
《五百年来谁著史》由韩毓海(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