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历史
闲聊黑社会的前世今生

闲聊黑社会的前世今生

你也可以在所有的时间欺骗人,却不能欺骗所有的人。
太祖时,国人被教成了疯子,天天内斗不休。
太宗时,国人成了强盗,见钱就抢。
真宗时,国人成了畜生,没了人性。
仁宗时,国人都好像植物人,麻木。
徽宗时,天下人都醒了过来。王庆起于淮西;田虎起于河北;方腊起于江南,天下震动。
却说这晁盖一把火烧了东溪村,在郓城县刑警队长朱仝雷横的暗中配合下,冲出包围圈到达石碣村与其它兄弟会合。何观察带兵在后紧追。众人着慌起来,吴用也束手无策。只见阮小七道:“哥哥们不要着慌,我保证叫他们一个个有来无回。”去家中取出一药箱,又去柳荫下划出一条船来,让众人坐上去,沿着湖岸向前摇橹,划不数里,阮小七放下橹,船中解开绳索,竖个白杆,扯起一叶风帆来,折转向蓼儿洼右边驶去。又打开药箱,取出一些个药丸,叫每人含服一颗。再用湿手帕,将口鼻掩起来。此时天已大亮,何涛率队也追到了水边,抢来渔船,抄近路舍命追来。
何涛等人奋力向前划浆,眼见得离贼人越来越近,忽然一股腥气吹来,众军士便有昏昏欲睡的感觉。何涛大声吼道:“全体努力向前!不要放过这抓贼的大功。臭气是贼人装神弄鬼所致,不要管他。”原来何涛以为这臭气是什么妖术,他是从来不相信鬼神的。
不片时,军士们便口中吐出白泡沫来,一个接一个栽倒在船上,不少人落到水中去了。有那神智清醒点的,一连声叫着“鬼!鬼鬼!”,话没说完,也就口吐白沫仰面朝天往后便倒了。
阮氏兄弟一见官军倒了,便将船箭一般划过去,将何涛一索绑了,撮了一个药丸,塞进何涛口中。再在官军各船上放起一把火来,风助火势,连着那湖中的破芦烂苇,烈焰腾空起来。可怜百十名官军多被烧死,逃得性命的没有几个。
原来石碣村政府几年前引进资金办厂,实行优惠政策,外地不让弄的化工厂,一股脑儿涌到石碣村来,污水横流入石碣湖,鱼虾绝了种,人若入那湖中,也立马会被毒气熏倒。阮氏兄弟深知此等厉害,便早早备了药丸,将那何涛引入毒雾之中,要了众官军性命。
如今沙漠已兵临北京城下,黄河入故道后也成了小小水沟,梁山泊底干涸,要打井到阎王他房顶上才能见到一点儿水,化工厂早挪去了江南,那地方也能去人了,大伙儿不必顾虑再被水中毒气熏翻。哈哈
~~~~~~~~~~~~~~~~~~~~~~
晁盖等人上了梁山,梁山头领王伦接着。王伦久仰晁盖英名,自是喜出望外。
王伦早年毕业于国子监大学,也就是那个北京大学的前身。毕业后本想弄个公务员什么的干干,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轮到他毕业时,朝庭却不包分配了。王伦出身农民家庭,没有什么靠山,工作找了数年,却是屡屡碰壁,只有一个养殖特种动物的农场愿意接纳他。王伦在养殖场干了两年,不是养猪,就是种柠檬,弄得是不但身上臭,久而久之,那脑袋瓜子里也浸满了酸水儿。王伦的薪水,每月只三二两纹银,农场经济效益不好,这点儿工资也常常拖欠。王伦自视清高,哪儿长期受得了这个窝囊气,于是便辞职下了海。滚爬数年,王伦做过小买卖、拉过黄包车,还在那个什么坛的写过五毛钱一篇的文章。总之,他这一辈子都不走运。
《闲聊黑社会的前世今生》由一风吹去(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有道是不读书不行,一字不识之人,往往成不了大气候。书读多了也不行,变成书篓子,那是愚蠢的代名词。
这话不能说没有道理。你看那古往今来,凡是开国帝王之中,就没有一个是做学问的。近代有蒋毛等辈,虽说也算读书人出身,但是比之今天,他们就会感到所受的教育不够。毛最终出校门时,也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