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历史 > 我与中共和柬共
背景颜色:
字号:
宽度: 1000 780 560

我与中共和柬共

(7)
拒绝去柬埔寨
到了一九七九年夏季,柬埔寨大局已经底定,柬共只能在柬泰边境游击,金边的生活也逐步正常化。中国驻泰国大使参加曼谷的外交使团,也到边境去做样子探望难民,以为是配合了世界上的一片反对越南入侵柬埔寨声音,但在难民营遭到难民的羞辱,中共也就明白柬埔寨人民和华侨痛恨柬共和中共,远远甚于痛恨越南,柬共回金边只是做梦。
秋季的一天,中共在香港的高级负责人,“粤海公司”总经理许耀兴约我见面。
他问我:“你敢不敢返回柬埔寨?
我反问他:“没有什么敢与不敢,只是去柬埔寨做什么?”
许说:“有任务交给你去完成。”
我又问他:“以什么身份回去?是以目前这样的落魄的身份回去吗?”
许反问我:“你自己的想法呢?”
我说:“既然是有任务,我就应该是以商人的身份去。后台老板当然是中国。让我代理一些柬埔寨人民需要的商品,卖出以后再还款。”
许耀兴最后说:“好吧,等我们研究一下再说。”
其实我非常明白,柬埔寨是中共的一块心病,而它的信息已经完全断绝,因此中共急于让我这样的“勇敢分子”进入金边,重新为它开辟情报来源。然而,中共在国际上扼杀金边政权的努力,正在不遗余力地进行;金边当局仇视中共的情绪也正在兴头上,我在金边知人太多,知我者更不少,只怕是有去无还了。
当然,我也想起王涛处长在北京训斥我的言语,“周德高,你太没有组织纪律性了,叫你回来汇报,汇报完就完了。为什么老提那些问题,你目中还有没有中央?就算将来有撤什么人,也不是照你周德高的意见办事,那是中央的决定。”
他们凡事都要“请示中央”,万一我在金边有个三长两短,怕更是有去无还了。
再想到这个可与“中央情报局”或“克格勃”媲誉的“中调部”,上面虽有副部长知我任我,下面却有无知无识的勤杂人员欺我辱我。对于这样一个全无章法的团体,我为之卖命还有什么价值?我已经不是两年前的我,更不是二十年前的我,叫我去“赴汤蹈火”,我是不得不要问一个“为什么”的了。
只数日后,许耀兴又来约见我。他告诉我说:“你的方案是可行的,我们让香港某皮草公司的陈某老板持名,你协助他的工作。”我听后很明白,他们是不信任我的,他们真还不如“康老”任用人时,先就给了我几十万元柬币。俗话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在派我去赴汤蹈火的时候,却还在怀疑我,于是我就一口回绝了他。
————————————————————————————————————
111
我既拒绝他们的要求,他们就要对我下毒手。有一天我从罗湖过深圳,排队过海关,那条龙很长,但过得很快,一般人交上回乡证,盖章就放行。轮到我的时候,女关员看清回乡证上的名字,就把它交给一旁的男关员。那人就将我带进一间黑房,命我脱光衣服,接受检查,没有查出什么东西,他们下不了手。但这一招使我清醒:有情况。到了广州,我在华侨大厅租了一个通铺过了夜。
第二天,我很快又发现了跟踪者,那是一对扮做情侣的男女。然而,我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我故意急步趋前,他们也快步追来;我又突然急转回头,看看他们的面孔,他们就停下来交谈。待我返回到华侨大厦,他们也缓步过来。我叫了一辆“的士”到东方宾馆,要将刚发生的事情告诉老伍等朋友,后面一名公安骑摩托尾随不放,我走进东方宾馆某座二楼,他也尾随到服务台,然后盯住我进入那间房。
我把情况告诉他们朋友,他们一起轰笑了起来,说我神经过敏。当晚我已经熟睡,突然房门被打开,闯进来一个女公安,开亮了灯,说:“我是查房的,看你回来了没有。”我立刻就明白了,他们是要罗织“嫖娼”的罪名来抓人。第二天一早,我就赶紧回了香港。
后来朋友们了解到,这不是我神经过敏,而是任务下达得非常紧,只要稍有把柄,就将我拿获。我与中调部就此绝了情,它在我身上的这些作为,像是上了它的船,就非要替它干到底。其实,它是怕我将内幕公诸于世。老伍对我恩义很重,他通过其它线路上友人,向有关方面担保我不会出卖人事和机密,因此事态才渐渐平息,我也就保了几十年的密。
幸福的晚年
回到了香港,我就决心离开中共阴影笼罩下的香港。我化了不少年,历尽风险,才偷渡到美国来,后来又获得了合法身份,成为了美国公民,终于有了真正的自由和安全。过去我曾经与美国为敌,今天我发现它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地方,我深深地热爱这个民主、自由和法治的国家。
自从我踏上这块繁荣富强的国土,除了驾车超速收到过罚单,始终保持良好的公民纪录。我七十多岁了还在南方的一间学校当清洁工,但我工作勤奋,无怨无悔,以善待报答善待我的国家。我能在这个美好的国度,以最平常的心做人,就是人生的最大的快乐。
今天,中共已经不原再回顾这些事情,而我们这一代共产革命的曾经信徒,也行将逝去。我的同志们大都受到过柬共的摧残,有的虽然逃离柬共统治,却又被越共监禁多年,今天又都是流散世界各地的中共的弃儿。我将自己经历留给后代,也是向历史表达自己的悔意。
————————————————————————————————————
112
参考书目
[1] Noredom Sihanouk, Prisonnier des Khmers Rouges, 《红色高棉的囚徒——诺罗敦?西哈努克国王的回忆录》(柬文),译者Ny Kar Yor;
[2] P. Short, Pol Pot, anatomy of a nightmare, New York, Henry Holt and Co.2004,
[3] David P. Chandler, Pol Pot, Frere Numero Un, 钱德勒:《波尔布特——“大哥大”》(柬文);译者Ny Kar Yor;
[4] Ben Kie-nan, The Pol Pot Regime, 朋吉南:《波尔布特的制度》(柬文),译者Ly Bod Tara;
[5]《谁是刽子手》(柬文),金边,经典书局,1986年;
[6]《柬埔寨的英魂》(柬文),金边,经典书局,1989年;
[7]《第三次印支战争》(中文);香港,九十年代出版社;
[8] 杨美红:《罂栗花红——我在缅共十五年》,香港,天地图书,2001年;
[9] 王爰飞:《波尔布特》,北京,国防大学出版社;
————————————————————————————————————
113
人名对照
巴春 Pach chhoeun 早期民族主义者,山玉成的助手
毕姜 Pich Chheang 民柬国家银行行长,驻北京大使
宾索万 Pen Sovann 柬共留越人员,叛乱领袖
宾努 Penn Nouth 民主派政治家,后与西哈努克合作
波尔布特 Pol Pot 留法学生,柬共第一号领袖
笃坎敦 Touch Kamdoeun 民柬驻中国大使,被处决
笃平 Touch Phoeun 民柬交通部长,被处决
杜沙穆 Tou Samouth 柬共早期领导人,失踪
范文波 Pam Van Ba 印度支那共产党驻柬埔寨代表
福财 Phouk Chhay 留法学生,柬埔寨学生总会会长
符宁 Hu Nim 留法学生,民柬新闻部部长,被处决
盖宝 Ke Pauk 中央委员,柬共军头,苏品的副手
高明 Keo Meas 中央委员,驻河内代表,被处决
高莫尼 Keo Moni 柬共高干,被处决
哥士玛(西索瓦) Sisowath Kossomak 西哈努克之母,一九七五年死于北京
耿万萨 Keng Vannsak 留法学生,诗人,民主派知识分子
宫苏潘 Kong Sophal 中央委员,出任常委一日后,被处决
贵通 Koy Thuon 中央委员,北部大区书记,被处决
韩桑林 Heng Samrin 柬共东部大区叛乱领袖,金边议长
洪森 Hun Sen 柬共东部大区叛乱领袖,柬埔寨总理
胡荣 Hou Youn 留法学生,柬共核心人物,被处决
江吉耀(密杜) Kaing Kek Ieu 华裔,S-21负责人
拉那烈(诺罗敦) Norodom Ranaridh 西哈努克之子
赖宁 Ruos Nhim 莫森巴的原名
赖沙孟 Rath Samoeun 留法学生,一九七二年死于越南
络松 Loth Suong 波尔布特的哥哥
朗农 Lon Non 朗诺之弟, 波尔布特的友人,被处决
朗诺 Lon Nol 军人, 总理,一九七○年政变领导人
黎德寿 Le Duc THo 越劳动党政治局委员,基辛格谈判对手
隆波烈 Long Boret 金边议员,副议长,总理,被处决
麦勉 Mey Mann 留法学生,后脱离但仍然同情柬共
茂金农 Mao Khem Nuon 被处决
莫尼克(诺罗敦) Norodom Monineath 西哈努克之妻
莫尼旺(西索瓦) Sisowath Monivong 国王,西哈努克的外祖父
莫森巴 Moul Sambath 中央常委,西北大区书记,被处决
尼堪 Nikan 宋成幼弟,柬共军队指挥员
倪沙良 Ney Sarann 中央委员,东北大区书记,被处决
农顺 Non Suon 中央委员,民柬农业部长,被处决
农谢 Nuon Chea 柬共第二号领袖
诺灵狄奉(诺罗敦)Norodom Narindrapong 西哈努克之子
蒲柴 Puth Chhay 磅清扬伊萨拉头目,后归顺西哈努克
钱金安 Chi Kim An 留法学生,柬共高干,于“解放区”自杀
乔奔娜丽 Khieu Ponnary 柬共要人,波尔布特之妻
————————————————————————————————————
114
乔蒂丽 Khieu Thirith 柬共要人,英萨利之妻
乔森潘 Khieu Samphan 中央委员,民柬主席
秦森瓦 Chhim Samauk 民柬总理办公室主任,被处决
阮清山 Nguyen Thanh Son 印度支那共产党驻柬埔寨支部领导人
沙良 Sa Roeung 波尔布特的姐姐
沙洛绍 Saloth Sar 波尔布特原名
山玉成 Son Ngoc Thanh 早期民族、民主主义领袖
山玉明 Son Ngoc Minh 柬共早期领导人
沈华 Sim Var 早期民族主义者,山玉成的助手
沈萨利 Sam Sary 金边政客,西哈努克谋士,驻英国大使
施里马达(西索瓦) Sisowath Sirik Matak 亲王,政治家,一九七○年政变领导

顺松 Seun Son 民柬驻朝鲜大使
宋成 Son Sen 留法学生,柬共中央常务,被处决
宋双 Son Sann 民主派政治家,抗越领袖
苏加诺 Sukarno 印度尼西亚民族主义者,总统
苏拉玛烈(诺罗敦) Norodom Suramarit 西哈努克之父,一九六○年逝世
苏品 So Phim 中央常委,民柬第一副主席,自杀
苏陀 Sok Tho 温威的原名
苏万西 Soeu Van Si 继任民柬商务部长,被处决
苏灼 华裔柬共高干,被处决
塔春 Dap Chhuon 暹粒伊萨拉头目,归顺政府后谋叛被杀
塔莫(切春) Ta Mok 中央常委,军头
文昌莫 Bunchan Mol 著名民族主义者,山玉成的助手
温威 Vorn Vet 中央常委,民柬副总理,被处决
萧兴 Sieu Heng 抗法时期柬埔寨共产党军事领袖
谢安 Sien An 留法学生,民柬驻越南大使,被处决
谢辛 Chea Sim 柬共叛乱领袖
西哈莫尼(诺罗敦) Norodom Sihamoni 西哈努克之子,现任柬埔寨国王
西哈努克(诺罗敦) Norodom Sihanouk 国王、亲王、总理
秀臣 Thiounn Thioeunn 医生,民柬卫生部部长
秀春 Thiounn Chun 民柬退出金边后任财政部长
秀木 Thiounn Mumm 留法学生,柬共创始人之一
秀蒲拉西 Thiounn Prasith 留法学生,民柬驻联合国代表
薛切 Siet Chhe 柬共高干,柬共军队后勤部长,被处决
薛森益 Sek Sam Eat 将军,马德望省省长
杨世祖 Ea Sichau 潮州裔华人,著名自由知识分子
英娘 In Naem 朱杰的妻子,柬共老干部
英萨利 Ieng Sary 留法学生,柬共第三号要人
育他旺(西索瓦) Yot Tha Wong 亲王,伊萨拉军事头目
云娅 Yun Yat 宋成之妻,柬共要人
曾达拉西(诺罗敦) CHantarainsey 亲王,伊萨拉军事头目
张东海 华裔柬共高干,被处决
朱杰 Chou Chet 柬共核心人物,西部大区书记,被处决。
————————————————————————————————————
115
地名对照
安当密 Anduong Meas
安隆汶 Anlong Veng
奥多棉吉 Oddar Meanchey
巴域 Bavet
拜林(珠山) Palin
柏威夏 Preah Vihear
薄波 Bos Pok
波礼初 Prey Chhor
波萝勉 Prey Veng
茶胶 Takeo
柴桢 Svay Rieng
城东 Stung Trang
川龙 Chhlong
当答 Dangkda
东咬双(镇) Krasang
洞里萨(湖) Tonle Sap
豆蔻(山) Kardamon
丰查 Phum Chat
干丹 Kandal
戈公 Koh Kong
哥士玛 Kroch Chhmar
唝吥 Kampot
禾密(磅略白) Kompong Trabek
交趾支那 Cochinchina
桔井 Kratie
见檖 Kean Svay
金边 Phnom Penh
近老宗 Kandaol Chrum
考依兰 Khok-i-long
克腊宝 Krabau
腊塔那基里 Rattanakiri
禄宁 Loc Ninh
马德望 Battambang
湄公(河) Mekong
棉末 Memot
蒙多基里 Mondulkiri
乃良(河良) Neak Luong
屋杜 Os Tuk
磅清扬 Kompong Chhnang
磅噶桑(柴桢省) Kompong Krasang
磅乍叻(唝吥省) Kompong Trach
————————————————————————————————————
116
磅士卑(实居) Kompong Speu
磅逊 Kompong Som
磅通 Kompong Thom
磅占 Kompong Cham
坡礼沙亩 Prek Sbaov
菩萨 Pursat
三局 Kraek
三洛 Samlaut
森波 Sambour
山突 Santuk
上丁 Stung Treng
社马 Xa Mat
仕伦(斯努) Snuol
诗梳风 Sisophon
水净华 Chruoy Chang War
思维即 Svaay Cheat
宋仁只 Stung Men Chhey
塔墨 Ta Mot
甜马 Dambé
乌东 Oudong
巫赖山 Aoral
吾哥比里 Mongkol Borei
吴哥窟 Angkor Wat
只根 Chong Khneas
足社 Chop
下柬埔寨 Kampuchea Krom
暹粒 Siem Reap
亚兰 Atanyaprathet
朱笃 Chau Doc
————————————————————————————————————
117
图三十六 柬埔寨分省地图 图三
图三十七 柬埔寨地名地图
————————————————————————————————————
我与中共和柬共——赤色华人解秘:柬共如何兴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点击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