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人物
痛并快乐着

痛并快乐着

  议论,那作为当事人,钮部长更是压力巨大吧?洪水到来以后,钮茂生部长早已不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办公了,我见到他时,他正在一个巨大的会议室里和部下分析水情。由于会议室里挂着一个巨大的投影地图,因此屋里的窗帘都紧闭着,空气都为此有些凝固。
  采访中我们得知:钮部长在这一天正处在最关键的等待时分。当时中国最高层的领导正在讨论是否于八月十六号深夜或八月十七号凌晨实施分洪方案,这是决定中国98抗洪前途最关键的几个小时。
  水位已经到了危险的临界点,这个临界点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的警戒水位和原定的分洪水位。但定夺是否分洪可是非同小可。几乎可以说是摆在本届政府面前的一个艰难的课题。不分洪,继续严防死守,如果天公不作美加上人力的极限被突破,那会不会导致可怕的后果,最后落下一个不尊重科学的评价?可如果分洪,分洪区里的人员如何尽快疏散完毕?损失该有多大?后果又会怎样?分洪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吗?钮茂生和他的部下当然知道定夺的艰难,他们也知道这是中国面对洪水最艰难的几个小时。但这个时候的他们已经如同军人,就等着高层的一声军令:是分洪还是不分洪,都会马上布置相应的下一步方案。
  钮茂生的心里自然是不好受的,也因此在我采访刚开始的时候,提到解放军的严防死守,部长的眼泪就下来了。在他的眼泪中我能感受到一种强大的情感冲突:“那都是十八九岁的孩子啊!“
  其实,在洪水来的这段日子里,钮茂生的身体并不给劲,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不是时候地犯了,他是用一个厚厚的护腰在坚持工作,连江总书记都关注着他的腰,替他找医生,因为在这个时候,对钮茂生来说,腰折了,也得站在第一线。采访结束,我们离开,钮茂生和他的部下们继续分析和等待。我们有一个摄像留下跟踪拍摄,后来他告诉我们,这一间办公室里的人们都是一夜无眠。刚刚离开水利部,我就接到节目组的呼叫,由于今晚有可能分洪,让我回台里准备火速制作明早的《东方时空》节目。
  当我回到台里,已是傍晚时分,台里的气氛也并不比水利部轻松多少大家嘴里谈的都是水,而巧合的是,就在当晚CCTV要直播大型赈灾晚会《我们万众一心》。由于可能要分洪的消息传来,参加演出的人们心情与往日都有所不同,台领导和导演组也商定好,如果晚会播出的时候传来分洪的消息,大家就一起高唱临时排练的《团结就是力量》
《痛并快乐着》由白岩松(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我是比较受不了朝九晚五的工作模式的,干电视免了这种刻板,但时间依然不能由自己支配,我很少敢和别人约几天后做一件什么事情,因为计划没有变化快,早早安排就有失约的可能,这种无法计划的生活属于电视,属于我们做电视的人,这一点,是不让我喜欢的。...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