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人物
奥普拉传

奥普拉传

卢维尼亚身为非裔美籍人,能够理解肤色对黑人产生的强烈影响:“奥普拉肤色很黑,因而在我们社区内感觉很受歧视……这就是为什么她总是对那些黄种男人很感兴趣。她需要有一位肤色较浅的男士陪在自己身边才感觉安全。在纳什维尔时,她选择了殡仪业者比尔·泰勒。等她离开那里之后,她将目光投向了埃德·布拉德利。埃德是《60分钟》的一名记者,肤色较浅。接下来是斯特德曼,奥巴马,甚至盖尔。这些人都属于肤色很浅的类型。”
奥普拉对肤色较浅人种的迷恋得到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实验的支持。布朗教育董事会引用了这个实验。它提到,假如给黑人小孩子展示多种肤色的布娃娃,那么他们会义无反顾地选择和白色娃娃玩耍。当问到他们哪个娃娃最“漂亮”,这些孩子会选择白色的;让他们选择最“坏”的娃娃,他们都指向黑色的那个。肯尼斯·克拉克是负责这一实验的其中一位心理学家,他谈到,“我们将这种现象解读为,黑人小孩子早在6岁、7岁或者8岁时,就已经接受了自己种族人的负面形象。”
奥普拉也承认,肤色歧视主导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的生活,甚至限制了她所选择的大学。她说自己上的是田纳西州立大学,这是纳什维尔一所历史性黑人学校,而没有选择更著名的私立学校费斯科大学,原因就是她不想和那些肤色较浅的女孩子竞争。在那些日子里,费斯科大学以“纸袋测试”闻名。也就是说,应聘者需要将照片附到自己的应聘表上,只要哪个学生的肤色比棕色的纸袋暗就不准入学。
奥普拉的高中演讲老师安德烈·海恩斯说,“奥普拉并不是真心想上大学。她在黑人广播站有一份付薪水的工作,并开始上电视。但是,弗农坚持让她接受大学教育。所以她并没有辞掉广播站的工作,上了田纳西州立大学。这个大学在我看来是纳什维尔教育水平不怎么高的机构。”
第四章 Chapter 4 生存的代价在于遗忘(3)
作者:[美]姬蒂·凯莉 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
但是田纳西州立大学一年的学费只有318美元,相比费斯科大学的1750美元而言,弗农只能担负得起前者。从那时起,有记录表明奥普拉已经开始获得奖学金,从而有钱去支付演讲和话剧课程,但是学校却没有该项奖学金的相关记录。弗农也不承认这一说法,他站在理发店,自豪地说,“正是这个地方支撑奥普拉完成了大学学业。”
1971年的时候,费斯科还被看做是黑人的哈佛,是专门为有色人种中的精英学生开设的大学。田纳西州立大学则是主要面向黑人工人阶级的子女的。奥普拉一直都记着这个区别。她告诉《采访》杂志,“我上的是田纳西州立大学,但是镇上还有另外一所黑人学校,那是棕色肤色的学生才去上的大学。我认为那个学校更好一些,但是我还是不愿意去那里,因为我不想和那些棕色皮肤的女孩子竞争。她们总能吸引所有的男生。”
《奥普拉传》由姬蒂·凯莉(美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观众大部分都是白人女性,大家鸦雀无声。他就说想让我舒服一点。劳里说。你母亲在哪儿?她去旅行了--不在城里。她离开了三个礼拜,那三个礼拜我就一直和父亲在一起。所以他走进你的房间……然后开始爱抚你。你只有九岁,而且父亲还和你发生了关系,你肯定...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