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人物
石达开:天朝悲歌

石达开:天朝悲歌

达开怒目如炬,咬牙握拳,似乎要向何处挥拳猛击过去,然而又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渐渐松开了手,默默地辞出了北王府
第23章 抗淫欲,洪宣娇行刺东王
翼王府原是清初靖逆侯的私人园第,所以房屋格局不像两江总督和藩、臬两司衙门那么呆板沉闷,中门以外,千篇一律全是幕僚吏员的办事用房,中门以内才是女眷的住处。翼王府则两跨五进,后附园林,中路为正房,东路为小院幽径,用粉墙花窗隔断,楼阁亭台,玲珑雅致,欠缺的是房屋间数究不如大衙门多。此时天京初创,百废俱兴,天王府已开工扩建。东王府中正在草拟各王府设立六部尚书的官职,这是有史以来最古怪的官制。天王手下没有中书宰相,没有六部九卿衙门,京内外官员一切奏章都须通过东王府,十之八九都由东王奏明处理了。朝中决定大政方针,官制军制的变动,人事的升迁奖罚,都由东王奏明天王“取旨”,而天王非批不可,有人以为“取旨”就表示权在天王而不在东王,那是太天真了。每个王府都有六部尚书,权责含糊混乱,不过是有意架空天王成个傀儡罢了。这么一来,人员却是少不了的,按照东王府几个心腹谋士的计划,今后东王府办事人员将达三千多人,北、翼二王府也将各约二千人,因此未雨绸缪,又要选择王府新址了。东王的将军府极其宽敞,本来无需再建新府,然而东王怕妖军的炮弹打进府中来,所以也命令下属为他另觅新址建府,因此天京城又多了大兴土木一景。翼王从北王府回来,门上侍卫禀报说:“西王娘已经来了一会了,正在等殿下回府哩。”
达开不知宣娇什么事找他,平常她来都是在东跨院中赏景闲谈,便从回廊步向东跨院来,早有侍女在廊下等候,屈膝禀道:“王娘陪伴王姑在春秋阁等候殿下!”
春秋阁在最后一进的月洞门内,原名梦香阁,是翼王住进来后改名的,是一座二层楼的楠木建筑,楼上做了达开的书房,楼下则是延见至亲好友的客厅。这次攻占南京,清朝两江总督和许多司道大员死了不少,珍藏的古今书籍流落在外,有很多进入达开的书房。因为科举不中,而对儒家四书五经和孔夫子极端仇恨的天王洪秀全,又下诏宣布搜禁焚烧孔孟诸子百家妖书邪说,“凡一切妖书,如有敢念诵教习者,一概皆斩。”这一行动足可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前后相映,不过时代不同,秀全只焚书,未曾掘坑活埋哓舌的书生,还算是文明的了。一时间,天京城中人心惶惶,谁还敢公然藏书,不是冒险悄悄藏之密室,便是一担担的挑到天朝搜书衙去焚烧,当时有人私地里作诗纪实:“搜得藏书论担挑,行过厕溷随手抛,抛之不及以火烧、烧之不及以水浇。读者斩,收者斩,买者卖者一同斩,书苟满家法必犯,昔用撑肠今破胆。”又写道:“敢将孔孟横称妖,经史文章尽日烧。”这中间也有不少好书由搜书衙献到达开王府。后来实在闹得太不像话了,举国上下岂可无书,达开和昌辉向秀全和秀清进言纠正,才改焚书为删书,设立删书衙,将“诗云子曰”改为“古语云”,“孔子”改为“孔某”将古书胡乱删改,弄得不伦不类,不尴不尬,草草收了场,大失人心。
《石达开:天朝悲歌》由寒波(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第01章 石达开扬威那帮村
清朝道光二十七年(公元一八四七年),上距鸦片战争七年,下离太平天国金田起义四年。莽莽神州,风云激荡,沉沉睡狮,犹在酣眠,这是一个中华民族开始沉沦,仁人志士奋起图强的时代;一个民不聊生,天怒人怨,积薪傍火,一触即发的时代。天雷轰轰,天火熔熔,一场山崩海啸,一场地裂火喷,席卷大半个中国,改变华夏神州命运的大风暴就在眼前。
贫瘠的广西山区,星火点点,是这场大风暴的风眼。虽然有一些草莽好汉,千百成群,抗拒官府,学那梁山英雄,干些劫富济贫、打家劫舍的勾当,究竟不成气候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