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人物
生命就是做自己

生命就是做自己

秦楚材
秦楚材梓政和间、自建康贡入京师.宿汴河上客邸.既寝.闻外人喧呼甚厉.尽锁诸房.起穴壁窥之.壮夫十数辈.皆锦衣花帽.拜跪于神像前.称秦姓名.投杯珓以请.前设大镬.煎膏油正沸.秦悸栗不知所为.屡告其仆李福、欲为自尽计.夜将四鼓.壮夫者连祷不获.遂覆油于地而去.明旦、主人启门.谢秦曰、秀才前程未可量.不然.吾辈当悉坐狱.乃为言京畿恶少子.数十成群.或三年.或五年.辄捕人渍诸油中.烹以祭鬼.其鬼曰狞瞪神.每祭、须取男子貌美者.君垂死而脱.吁其危哉.顾邸中众客.各率钱为献.秦始忆自过宿州.即遇此十余寇.或先或后迹之矣.遂行至上庠.颇自喜.约同舍出卜.逢黥面道人携小篮.揖秦曰、积金峰之别.三百年矣.相寻不可得.误行了路.却在此耶.无以赠君.探篮中白金一块授之.曰、他日却相见.同舍欢曰、此无望之物.不宜独享.挽诣肆将货之.以供酒食费.肆中人视金.反覆咨玩不释手.问需几何钱.曰、随市价见偿可也.人曰、吾家累世作银铺.未尝见此品.转而之他.所言皆然.秦亦悟神仙之异.不肯鬻.以制酒杯、茶汤匕、药器.凡五物.日受用之.自此三十年无病苦.绍兴十六年.在宣城.忽卧疾.五物者同时失去.知必不起.果越月而亡.积金峰在茅山元符宫云.
建康头陀
政和初、建康学校方盛.有头陀道人之学.至养望斋前.再三瞻视不去.斋中钱范二秀才.诣之曰、道人何为者.对曰、异事异事.八坐贵人.都著一屋关了.两府直如许多.便没兴不唧溜底也.是从官有秦秀才者、众目为秦长脚.范素薄之.乃指谓曰.这长脚汉也.会做两府.客曰、君勿浪言.他时生死都在其手.满坐大笑.客瞠曰、诸君莫笑.总不及此公.时同舍生十人.唯邢之縡者.最负才气.为一斋推重.适从外来.众扣之.曰、也是个官人.略无褒语.遂退.后四十年间.其言悉验.秦乃太师桧也.范择善同去尘拂魏道弼良臣三参政.何任叟若巫子先伋两枢密.钱端修时敏元英周材两从官.一忘其姓名.独邢生潦倒.得一官即死.
洞元先生
沈若济、临安人.结庵茅山.以施药为务.宣和间、蒙召对.赐封洞元先生.尝指华阳洞之东隙地.曰、死必葬我于是.其徒以地势汗下为言.不听.绍兴十五年卒.其徒用治命.掘地六尺许.得石板.大书六字曰、沈公瘗剑于此.观者异焉.岂非先有神物告之者乎.佳城漆灯之说.信有之矣.右六事皆汤三益说
天门授事
赣州宁都县胡太公庙.其神名雄.邑民也.生有异相.顾自见其耳.死而著灵响.能祸福人.里中因为立祠.崇宁初、邑士孙勰志康、梦白须翁邀至其家.问曰、如何可得封爵.孙意其神也.告曰、宜行阴功.无专祸人.翁曰、吾岂祸人者.吾为天门授事.日掌此邦人祸福.必左右窃闻之.托吾所云.妄出扰惑尔.孙曰、岁时水旱.最民所急.若能极力拯济.则县令郡守.必以上于朝.封爵可立致也.觉而审其为太公.五年丙戌、县大火.祷于祠.俄顷风云怒起.如有物驱逐之.火即灭.县以事白府.奏赐博济庙.明年.遂封灵著侯.噫神既受职于天.犹规规然慕世之荣名.唯恐不得.乃知封爵之加.固非细事.孙公梦中能晓神如是.可谓正士矣.黎珣作记
《生命就是做自己》由邱立屏(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自序》生命就是做自己

  有人说,写作是一种"自疗",或是一种催眠,而我,只是想写,因为透过写作,生命中的不完整才得以宣泄,不管我从事什么样的工作,写作这件事情始终在生命的底层呐喊,一直不敢面对自己最真实的声音,所以写作的过程一直是停停顿顿的,当然,也被许多的藉口及理由给延宕下来。
  当我发现自己诸多的写作计划,随着岁月的流转可能无疾而终时,我开始重新检视自己的生活,我发现,多年来,不管我从事任何工作,皆是为了要圆写作的梦,而所有的头衔和标签的意义却不及我对从事文字工作的渴望,我才真正明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