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人物
走近女死囚

走近女死囚

  那日,在医院生下孩子从轮床上移到病房床上之际,男抱工扯高嗓门问,你的家属在没在?我知道如在的话,都该由自己的丈夫来抱产妇的。那时我明明看见他正巧来到门口,可是我还是说,没有来!
  女人生孩子,天经地义。我没料到我坐月子的“一时空缺”,变成了他加倍折磨我的理由。幸好我在妈妈家坐的月子,他不能当着众人的面做畜生的事。
  我可怜的女儿,真不该降生到我们这个家庭里来。他竟把嗷嗷待哺的女儿也当成了累赘!
  记者,我真不明白他的精力竟有这般旺盛,把这个事——当茶喝!
  他回家后,除了这个事,便再也没有别的事了,随时都要。我就得随时放下手里的事,应付他,四天五天十天半月,当然还能“抵挡”的,可一年365天,天天要“随时喝茶”,叫人如何受得了?
  说出来我也不怕有人笑话我。有时我真想他有个第三者什么的,如果有第四者第五者的就更佳了,这样我的罪就可减轻点了。可是问题是他还真的正经,走路目不斜视,任何女性都引不起他的兴趣。他模样不错,据传闻也有人对他颇有好感的,我真从心里——巴不得呢!
  可他倒果真是个正人君子,于是,我也只有认命的份了。
  事情也真怪,每当他想“喝茶”时,女儿就哇哇大哭。一哭就影响他茶的滋味,而我就理所当然地给她喂奶换尿布什么的获得解脱。我真是暗暗庆幸,但愿女儿在冥冥之中能——明察秋毫,让可怜的娘喘口气。
  可是有一天夜里,情况却变了。
  他对着嚎哭的女儿,竟然狠命一脚将她踢下了床!女儿被撞得头破血流,当场连哭声也没有了。
  我抱着女儿走进了法院。我记得那状纸上的线条是黑色的,我决定与这魔鬼离婚!
  不多日后的一天,法院传唤了他。
  然后,我刚回家他就对我冷笑一声说,好哇,你想离婚?不错,对,你状纸上写的都对……都是事实。不过,我自从与你结了婚就从来也没有想过要离婚。你给我死了这条心吧!他说着就把我一把头发揪了过来,管你床上还放着奶瓶尿布,他照喝他的“茶”!还说我喜欢你才这个样子待你呢!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呀……
  末了,他呼呼入睡了。床上有被他扯下的一大把长头发,我的头皮又痛又麻,碰也不能碰。头皮底下还渗着血丝……
  我真是恨呀,真的,记者,我认为这种事比遭受流氓的强奸还要绝望还要愤恨。因为被流氓强奸还可以立即报公安局,流氓总还是有罪有错的,然而他比流氓恶劣却还名正言顺。
  与这样子的人“弄”到了一起,就是撑不开的船头了,我彻底完了。有时,我真恨那门子什么亲戚报的什么恩!算我倒了八辈子的霉,竟嫁了这样的一个男人!死,不甘心;我躲,又不成。流氓是站在暗里的,而吉龙光与我有了这张“结婚证”,他却成了亮的,有了法律保护。
《走近女死囚》由陆萍(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一)




  死囚监房。大难临头之际的求生本能,是这样生动地跳荡在黎吻雪那黑森森的瞳仁之中。人性中的许多密码,或许就藏匿在灵魂中的某个黑三角里。当今某些男人的骨子里,已把性欲与爱欲下意识地当作两种敌对的东西,他们尽可能地麻痹自己的感觉,抽逃激情;即借着性的简单的宣泄,来摆脱爱欲的涉入所可能产生的焦虑。

    死是痛苦的,然而还有比死更为痛苦的东西,那就是等死。

                       ——摘自死囚遗笔

    尽管黎吻雪心中积郁着太多的委屈、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