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人物
邓稼先传

邓稼先传

  房东是个典型的老农妇,蓝布盖头,蓝布大褂,满脸皱纹。问她:“杨振宁家的孩子淘不淘?”她说:“他没有孩子,他还是个孩子。”又问:“他淘不淘呢?”答:“他不淘,没有我们家的孩子淘。他总在楼上看书。”
  走的时候,摄制组对她说:“知不知道以前住在这里的杨振宁得了诺贝尔奖,成了世界大名人?”老太太淡然地说:“是不是名人,我们不知道。就看他为不为中国人办事了。”
  一语惊四座,摄制组的作家、记者皆环顾而悚然。仿佛是这块古老的阳光明媚的土地自己在说话了一样。当晚有人把这话上了电子网络,我则想将它发给所有的名人,只要他和她,还认自己是中国人。
 在采访中,据我观察,杨振宁和李政道,不仅在为中国人办事情,而且好像都在比赛着办。毕竟同是一方水土,民心民意,与名人心意,都跳不出这个法坛。
  杨振宁曾写道,其父杨武之先生至死时,“在心里的一角都不能原谅他放弃中国国籍的事”。杨振宁是一个孝子,杨武之先生对他的父训,是血肉与精神学识的双重给予。杨振宁获奖研究的课题,就与其父当年在昆明给他看的一本《群论》有关。
  在父训下,杨振宁从小熟读“孟子”。他所以频频地看望和关注着老同学邓稼先,在邓死后又亲自著文,称邓为“民族英雄”,我认为,这就是他“心里也有一角”,那至死不能移动的情和欠。如果他不认为他欠点什么,那他就不是一个完全的中国人。
请大家互相在全球和在有中国人的外星球上,转达一下房东老太太的这句话吧。
不被消化掉的人
现在似乎更崇尚“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了。但我想说:“不被消化掉的人”亦是真俊杰!
  8月,李政道来北京三天,相约给我半天时间采访。千里外带了一盒云南的中草药,想送他。有人好心劝我道:“人家已是洋人了,根本就不信这些根根草草。现在是中国人信西药,西方人并不信中药。人家拿了不知所措,只有扔掉。”一席话说得我乡情大伤,但我仍是拿去了,固执地想要和他认这个“同”。
  清早,我专门问了与李合作的沈克琦老师。沈老笑道:“李政道就是个中国人,他身上有很深厚的中国文化底蕴。你一接触就知道。他很尊重祖国医学。这个很好,拿去!”
  与李政道相对一早上,感觉首先是“老师”———他先接过我的采访提纲,用笔在上面划划,说:“这样你的重要内容时间才够。”然后是“学长”———他亲切融洽得像长你几班的大同学。最后是“朋友”———我说,想拍一拍这个“国际科技中心”的房间,不知您是否愿意带我们看看?他说:“我非常愿意。”
《邓稼先传》由杨振宁(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书籍目录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