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人物
解读苏东坡

解读苏东坡

眼下时兴“换位思考”,试想一下,如果这信是陈季常写给东坡居士的,向他“乞朝云君”,又被柳秀英看到了,将对季常如何处置?
闰之的宽容大度,远非一般女性可比。
这件事情结局是完美的,陈季常接信后,自然知道东坡是醉后之言,便让人馈赠东坡一方“揞巾”。
“揞”者,也;“揞巾”即掩面、揩拭、敷粉之物,从东坡豪放词的发扬光大者辛弃疾《永遇乐》词里的“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英雄泪”即可看出,这是女性之物,当是柳秀英所用。
古代戏文中,常常出现这个“揞”字:
风声儿惹起,如何揞?
——元·乔吉《一枝花·私情》
她如今看看衣褪,渐渐裙搀。
春衫双袖,漫漫将泪揞。
——明·贾仲明《萧淑兰·第二折》
很显然,陈季常的意思是,我可没本事把秀英给你,就送你一条她的揞巾吧,让你这酒后胡言东坡老,知道掩面遮羞。
东坡居士接到此物,随即写下《谢陈季常惠一揞巾》诗,作为回应:
夫子胸中万斛宽,此巾何事小团团?
半升仅漉渊明酒,二寸才容子夏冠。
好带黄金双得胜,可怜白苎一生酸。
臂弓腰箭何时去,直上阴山取可汗!
在这首诗里,东坡将错就错,说要把那“揞巾”用来漉酒,他一面“揞”去自己的尴尬,一面盛赞季常胸怀极为宽广——若不是自己有错,值得为一方揞巾如此称颂对方么?“此巾何事小团团”一句,是在反击季常:若你毫不介意,何必将此物弄成一个小团团儿?表明你依然“团团”在心。东坡力图将自己酒后所犯的过错,言笑麾却——季常若认死理,便会说,我才不愿撇下敬爱的夫人,去疆场厮杀呢,那样的话,你东坡居士就该整天酗酒了!
此等事项,无需渲染,便是一件极好的小说素材。
东坡外出游玩,闰之耐心候之;东坡生气动怒,闰之好言慰之;东坡邀人游赏,闰之斗酒馈之;东坡厕身欢场,闰之定心待之;东坡酒后胡言,闰之提而醒之。一个妇道人家应该做的,闰之都做得无可挑剔。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当东坡在官场上遇到难题时,闰之还能帮他出谋划策,请看颍州签判赵德麟的另外一则记载;
元祐六年冬,汝阴久雪,人饥。一日天未明,东坡先生简召议事曰:“某一夕不寐,念颍人之饥,欲出百余千造炊饼救之。老妻谓某曰:‘子昨过陈,见傅钦之,言签判在陈,赈济有功,不问其赈济之法?’某遂相招。”令畤面议曰:“已备之矣。今细民之困,不过食与火耳。义仓之积谷数千石,便可支散,以救下民。作院有炭数万秤,酒务有柴数十万秤,依原价卖之,可济中民。”先生曰:“吾事济矣。”遂草放积欠赈济奏。陈履常有诗,先生次韵,有“可怜扰扰雪中人”之句,为是故也。由此观之,先生善政,救民之饥,真得循吏之体矣。
《解读苏东坡》由东方龙吟(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