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人物
王刚自传

王刚自传

真的听到了哭声,可那是妈妈的哭声。
我几步蹿到地头,第一感觉:我一定走错了地方。可很快发现,我挖的粪池还在,我们清理出的耐火砖还在。
而我们的豆子没了,我们全家种的,全没了!连豆秧都没了!
一家期盼了半年多的丰收果实被人连根儿拔了!
一粒都没剩,一棵都没剩,只留下一片空地,和垄台儿上一个个的坑儿。
这一幕的刺激,这一下的伤害,至今仍耿耿于怀,到今天写下这一段还感到无比地难受。
整一个冬天,我都在诅咒偷我家豆子的人。
那个饥馑年代 父亲的巴掌(1)
父亲的巴掌
1961年的春天来了。人民广场一片新绿,杏花绽开了粉红色的蓓蕾,但我却感受不到多少暖意。原因嘛,一则那年春寒,二则还是经常填不饱肚子。
4月29日的晚上,我早早躺下,却怎么也睡不着。那倒不是因为饿,是激动——我积蓄了许久的愿望,明天就要实现,我要独自乘火车离家远行了!
现在看来,目的地实在称不上“远”——九台县的饮马河,离长春也就一百多里地。可我那年还不满13岁呀!
我失眠了,一直听到隔壁妈妈和妹妹的房里那架老式挂钟敲了三下,才蒙眬睡去。
梦中我见到了爸爸。他正驾着康拜因——联合收割机,行驶在金灿灿的麦田里,特像我们常在苏联电影里见到的情景。
我向他招手,他也向我招手。
他停了,我飞跑过去,一跳就跳进了驾驶室——一间玻璃小屋。
爸爸朝我笑,我也朝他笑。
爸爸的脸又黑又亮,胳膊上的肌肉疙疙瘩瘩的,雪白的背心儿上印着鲜红鲜红的四个大字:劳动光荣。
“爸爸,让我开吧!”我嚷着挤进他的怀里。
我紧贴爸爸的前胸坐稳,后背能感觉到爸爸的体热,鼻子能嗅到那熟悉的却又久违了的“爸爸味儿”。
轰——康拜因开动了……
丁零零——闹钟把我吵醒了,睁眼看到的却是妈妈的脸。
“宝儿,起床了。”她轻轻拍了拍我的脑门儿。
《王刚自传》由王刚(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