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人物
东西论剑

东西论剑

  在那些拥有辉煌过去的民族与国家里,人们有着完全自己的、其他民族无法进入的思维和内心。这一点,上帝是知道的。
  世界上只有西方的声音,只有英语的声音是危险的。世界需要多种声音,媒体需要世界大战,真理越辩越明,仗越打越精。虽然华语媒体力量还不够大,目前只能打游击战和持久战。这种战争的目的不是要消灭谁,而是为了让世界更精彩。
  2狐狸在谷仓空地边的自由
  法国的文化官员指责美国人的媒体大战和传播“无国界”的主张是提倡“狐狸在谷仓空地边的自由”,因为鸡在这里不是对手。西方的话语权会使身处弱势国家的文化或发生贬值,或逐步消解,在西方压倒性的声音中孤立无助。
  人们身上一些固有的、根深蒂固的观念,也在阻隔跨民族的文化交流。
  ●人文中心主义
  大多数人习惯将自己的文化看做中心和所有事物的标准。这是一种“从本群体的角度看待其他民族的、将自己的习俗和规范作为所有评判标准的无意识意向”。我们将自己,将自己的种族、民族或社会群体置于宇宙的中心,并将其他的群体分别置于相应的位置。他们与我们越是相似,就越接近于我们的位置,他们与我们区别越大,我们就把他们放在遥远的位置。
  ●理所当然
  一般来说,人并未意识到他的生活方式和行为模式是受其文化影响的,而其他文化里的人们有着其他的、自己的看问题方式、自己的价值观和规范。大多数人,不管他们属于什么文化,都不假思索地认为世界“本身”就像它所表现的一样;对他们来说,他们的世界是由无数的“理所当然”组成的,他们身处其中的那些东西、人物、过程、关系,也是“自然的”和“上帝所希望的”。
  ●优越感
  人文中心主义认为自己的文化优越于其他的文化,为了抬高自己的文化而贬低其他的文化。“西方人”当然也不例外,至少在现代开始以来,欧洲人——包括受其影响的美国人——都相信自己拥有地球上唯一的、真正的文化和文明,自己是其他民族和文化的楷模。当其他地区和文化的人们并不张开双臂欢迎他们时,他们会显得大惑不解。
  ●民族主义
  当民族认同感上升到人文中心主义时,问题就来了,它意味着对本民族的高歌颂扬以及对其他民族的贬低和蔑弃。当双方的思想发生碰撞,产生了明显的误解时,人们常常不以批判的眼光看待自己理所当然的思想,而更愿意将问题的出现归咎于对方的愚蠢、傲慢或恶意。
---------------
案例与故事(3)
---------------
《东西论剑》由刘长乐(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两位传媒界的盟主级人物在美国洛杉矶会面:一个是美国新闻集团董事会主席默多克,一个是中国香港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刘长乐。洛杉矶是好莱坞电影城和迪斯尼乐园所在地,美国人在这里构筑了一个娱乐帝国。他们的文化产品,单个的元素和片断可能是平庸的,而一旦被组合成庞大的史诗性结构,立刻大气磅礴,有了超个人、超地区的力量。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