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人物
馋人说吃

馋人说吃

<馋人说吃>
作者:孟凡贵
序 序
吾弟孟凡贵
我与凡贵相交四十余载,兄弟相称,情深谊长。凡贵自幼从师习武,其师乃吾舅父;后拜相声大家高英培先生为师,英培公乃吾义父也。凡贵弟两大名师皆金斗至亲,故相知相交,手足情深!
20世纪90年代,凡贵恩师英培公患病,不能登台献艺,凡贵为孝顺恩师,不再找他人搭档表演,自己独辟蹊径,开始做起了美食节目。于广播、电视及平面媒体上展示自己丰富的美食经验,吸引众目,口耳相传,不光百姓爱听,业内人士亦皆竖大拇哥。吾等外出就餐之时必致电贵公请教,请他指点或一名店,或一名厨。品之无不大悦,赞不绝口。相声界戏言:“孟凡贵,真乃‘八方食圣’蒙饭鬼也!”论吃实属鬼才。表演相声是名嘴,论起美食亦是名嘴。京城酒肆饭庄、旧店新楼,无一不知,无一不晓。小辈戏言:“跟着孟哥,有吃有喝!”
凡贵弟如今要出版美食文化图书,斗哥特献此篇是以为记。
李金斗
序 写在前面
孟凡贵,顾名思义,是既平凡又宝贵的这么一个人。论辈份儿当属孟子亚圣公的七十四代孙,也算得上是名人之后吧。母亲在旗,祖上属镶黄旗统领,后代已不会骑射,是旧京城里的穷苦人家。成分填写:城市贫民!凡贵出生之地:京城闹市天桥东一巷,老舍先生笔下的龙须沟是也。龙须臭沟从我家老宅门前流过。1950年,政府为改善百姓生活环境,修明沟为暗沟,父亲在暗沟之上盖房,新房建成,凡贵降生。感言:没有政府造福百姓修沟,我一生下来就得掉沟里啦!
我的外祖父叫赵延寿,在齐化门(今朝阳门)卖熏鱼、打大油,街坊称之“猪头肉延二爷”,实是当时一名厨,最善烹素食。街坊有女出嫁,外祖父做得一桌“离娘素席”,整鸡、整鸭、整鱼……皆以素代荤,几可乱真。姥姥在世时常以此为自豪。从家母炒菜之讲究上,即可考证出外祖父手艺不凡。此乃凡贵喜爱美食之渊源也!为什么?皆因从小就吃过见过!
凡贵长大后曾拜师习武,入得京城击技名家张长祯先生门下。
师祖张长祯乃京城义侠,人称“醉鬼张三爷”。师爷许寿恒许四爷,是一位西餐大厨,而师父贾振才则是一位磨刀师傅,专门给各大饭庄磨刀。凡贵跟着师父穿行于都一处、一条龙、丰泽园、便宜坊、全聚德、紫竹林、南来顺、又一顺、烤肉刘、内明远等名店之中,不仅结识了很多大厨,还不花钱地品尝到了许多美味。从此我知道了,厨师拜师在火神庙,祖师爷是伊尹、易牙;那磨刀的祖师爷是谁?介子推呀!瞧,少年时期的我跟着武术师父遍走名店名楼,成全了我的“吃过见过”!
《馋人说吃》由孟凡贵(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我与凡贵相交四十余载,兄弟相称,情深谊长。凡贵自幼从师习武,其师乃吾舅父;后拜相声大家高英培先生为师,英培公乃吾义父也。凡贵弟两大名师皆金斗至亲,故相知相交,手足情深!

20世纪90年代,凡贵恩师英培公患病,不能登台献艺,凡贵为孝顺恩师,不再找他人搭档表演,自己独辟蹊径,开始做起了美食节目。于广播、电视及平面媒体上展示自己丰富的美食经验,吸引众目,口耳相传,不光百姓爱听,业内人士亦皆竖大拇哥。吾等

书籍目录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