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人物
女囚档案

女囚档案

  到了钟雨虹家之后,钟雨虹却没有在家。白德珍便又改道去钟雨虹的婆婆家找她,家里也只有钟雨虹的婆婆倪老太太一个人在。
  倪老太太是一位年逾八旬的老人,她退休前是一家
  医院的护士长,信奉基督教,十分虔诚。老太太见是“干孙女”来了,便将白德珍迎入卧室和自己聊天。两人面对面坐在床前的小马扎上,互相的身子离的很近。聊了三四十分钟后,白德珍的毒瘾发作的越来越厉害,浑身发冷。她实在受不了了,就对老太太说:“奶奶,借我200块钱吧。”
  老太太当然不知道白德珍吸毒,她只知道白德珍是个富婆,她想都没想就说:“你怎么找我一个老太太借钱?你不是有的是钱吗?”
  白德珍说:“你别问那么多了,我有急用,要去看病。你先借给我,等我干妈回来再说。”
  老太太说:“你那么有钱,怎么还找我借钱?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老太太很固执,还是不愿意借。
  白德珍急了,毒瘾的发作已经让她十分难受甚至神志不清,她恨恨地说道:“我都求你了,你怎么这么不开通!”但无论白德珍怎么央求,老太太就是不肯借钱给她。
  “你太不开面了!”急红了眼的白德珍见倪老太太如此不给自己面子,恼羞成怒,猛地站了起来,伸出双手掐住老太太的脖子。老太太没料到一向文静的白德珍居然下如此毒手,她挣扎着要站起来,白德珍见状,顺势伸出右脚一绊,就把她绊倒在地,并坐在了她腿上。老太太头朝窗户,脸朝下趴在地上,身子动弹不了,嘴里却不停地喊着:“你干什么啊,白子!救命啊!”
  此时的白德珍已经丧失了理智,她怕老太太的呼救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便在卧室外面的过道上拿了两个塑料袋,把老太太的头套上了。老太太依然顽强地挣扎着喊救命,正无计可施的白德珍突然想起来自己来的时候,把那只丝袜也带在身上了,于是她掏出那只丝袜,隔着塑料袋在老太太的脖子上缠了好几圈,并且在后脖子处打了两个结。终于,老太太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了,但她的手还能动,拽住了白德珍的衣服。白德珍十分害怕,但毒瘾发作的很厉害,她已经没有了思考的能力,只想拿到钱,而老太太现在却是最大的障碍,她回头看见门口有一个打气筒,便坐在老太太身上,拿起打气筒使劲砸向老太太的头,一下,两下,三下,老太太在血泊中毫无声息了,拽她衣服的手也松开了,无力地垂在了身体两侧。
  鲜血溅在了白德珍的手套上,她便把手套摘了下来,开始在屋里找钱。她在桌子上找到了一把水果刀,便用它撬开一个柜子,翻出来几件衣服和一个塑料包。白德珍在塑料包里找到了四张存单,其中两张是大额存单,两张是小额存单。她便将这四张单子都放进了自己的衣服兜里。另外她又在老太太的床上枕头下找到100多元现金。接着她又来到老太太儿子的房间,但她除了找到一个保险柜外,没有找到其他的财物。而毒瘾一直在发作,她快支持不住了,只得放弃了保险柜,扔下水果刀,离开了作案现场。
《女囚档案》由丁一鹤(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按照常规来说,一个案子终审判决之后就算尘埃落定,不该再去触动那些尘封已久的岁月烟尘。但是,5次追踪采访杀人空姐杨旸,却给我留下了很多不同的印记,这些印记也记载着杨旸不同的心路历程。是泪,是笑,都犹如一朵花的绽放与凋零。
  2006年11月,我再次在电视上看到杨旸的访谈,顿有恍若隔世之感。我没法不感慨,杨旸杀人案已经过去5年多了,还有那么多人惦记着她。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