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人物
纳什均衡与博弈论

纳什均衡与博弈论

  然而专家仍在争论这些问题。我见过一篇文章这样认为:事实上,利他主义通过利他主义者个体的所得利益单独进行发展演化,而并非一定演化自种群的利益。这一结论基于另外一个流行的博弈游戏的模拟结果,这个游戏便是著名的最后通牒游戏,今天,它在由诸如科林·卡麦勒等科学家探索的另一个博弈论的领域——“行为博弈论”得以广泛地运用。行为博弈论专家认为,要深刻理解人类社会行为的深层原因——理解自然法则——根本上是需要知道是什么促使个体在行动。换句话说,你需要知道人们是怎么想的。现在,开展这些研究的流行做法是将博弈论、经济学、心理学和神经系统学结合起来,并以一个新的具有争议的学科即神经经济学为人们所认识。
  第五章 弗洛伊德的梦——博弈和大脑
  我们旨在将心理学建立为一门自然科学:亦即将心理过程表示为确定物质的定量状态,使其精确明了。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科学心理学方案》,1895
  弗洛伊德渴望读懂大脑。
  他学医期间专攻神经病学,希望能破解联系大脑物理过程和神秘的精神世界的密码。1895年,他起草了一项“科学心理学”方案,用大脑中神经细胞的物理性交互来解释精神状态和人类行为。但是弗洛伊德发现十九世纪末期的脑科学远未发展到能将颅内化学和思想行为相联系的水平。因此他跳过了大脑,直接走向精神世界,通过分析梦来寻找操纵精神生活的无意识记忆的线索。
  其他人甚至从未憧憬过弗洛伊德预见的“大脑物理学”。很多人简单地将大脑视作研究的禁区,称其为科学无法检验的“黑匣子”。这些“行为主义者”宣称心理学应该专注于行为观察,研究刺激和反应。
  20世纪以后,弗洛伊德主义和行为主义都走向了衰退。随着分子医学开始揭示一些大脑的内部活动,黑匣子逐渐变得透明。现如今,得益于各种造影技术的发展,我们能看到大脑活动时的影像,大脑对我们来说几乎是完全透明。一个多世纪前被弗洛伊德抛弃的神经科学的雏形此刻已经成熟,离他最初的目标不过咫尺之遥。
  然而,弗洛伊德不可能梦想过将神经科学和经济学联系在一起,因为在他有生之年,博弈论还未崛起。尽管博弈论的创始人将博弈论看作通往人类行为的一扇窗,他们想象不到,有朝一日他们的数学会推动脑科学的发展。他们不曾预见到有一天博弈论会和神经科学结为伙伴,也不可能预见到这种联合将为博弈论征服经济学界添加筹码。但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在一个被称为神经经济学的新兴交叉领域,博弈论的数学成为了联合神经科学和经济学的不二选择。
《纳什均衡与博弈论》由汤姆.齐格弗里德(美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亚当斯密之手——找寻自然法典 冯诺依曼之博弈论——博弈论的起源

  纳什均衡——博弈论的基础

  史密斯的策略——进化&利他主义与合作 弗洛伊德的梦——博弈和大脑 谢顿的解决方案——博弈论&文明和人性

  凯特勒的统计数据和麦克斯韦的分子理论——数据与社会学,数据与物理学 培根的链接——网络&社会与博弈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