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上劳工

    海上劳工

    雨果

      一八四八年二月,法国发生革命,推翻了七月王朝,成立了法国历史上第二个资产阶级共和国。但是临时政府无视工人阶级的政治经济要求,激起群众的强烈不满,同年六月二十三日巴黎工人举行起义,不幸被镇压下去。路易·拿破仑利用国内阶级矛盾的尖锐化,竞选总统获胜。一八五一年十二月,他发动政变,建立军事独裁。一八五二年十二月,他恢复帝制,做了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皇帝。   在这样一个动荡的历史时期的各个阶级,雨果的政治态度在不断地改变。他原来也赞同君主立宪制,还得到过法关西贵族的称号。二月革命以后,他转向共和主义,被选为

  • 沧落的人们

    沧落的人们

    高尔基

    一 这是一条通往城里的街,两边是破旧的小平房,你挨着我我挨着你,墙壁倾斜,窗框歪 歪斜斜。这些住着人的房屋年久失修,房顶千疮百孔,用树皮做补钉,上面长满了层层绿 苔。顶上,到处竖起一根根高杆,上面垒着鸟巢。城郊贫民窟那些可怜的植物,绿叶上积满 灰尘的接骨木树和节节疤疤的白柳树,掩映着那些高杆。 小屋的窗玻璃由于日久天长而变成暗绿色,用卑怯的骗子似的眼光互相看着。街道中央 那条车道通向山坡,蜿蜓曲折,路上凹的坑被雨水冲得很深。四处推放着成堆的碎石和各种 垃圾,上面杂草丛生,这都

  • 奥尔洛夫夫妇

    奥尔洛夫夫妇

    高尔基

    戈仁权 雪影译 几乎每个星期六晚祷前,都有一个女人骇人的叫声,从别图尼科夫肮脏的旧屋的地下室 的两扇窗子里,传到狭窄的院子里。院子里有许多用木头砌的年久失修的东倒西歪的杂屋, 而且还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破烂玩艺儿。 “站祝站住,酒鬼,魔王。”女人用低沉的女低音嚷着。 “放开。”男人用男高音回答她。 “我不放你,恶魔。” “胡说。你会放的。” “杀了我也不会放。” “你?胡——说,异教徒。” “我的爷。他要杀了我,我的——的爷。

  • 季羡林谈写作

    季羡林谈写作

    季羡林

    第1章 作文   一   当年,我还是学生时,从小学到大学,都有“国文”一门课,现在似乎是改称“语文”了。国文课中必然包括作文一项,由老师命题,学生写作。   然后老师圈点批改,再发还学生,学生细心揣摩老师批改处,总结经验,以图进步。大学或其他什么学一毕业,如果你当了作家,再写作,就不再叫作文,而改称写文章,高雅得多了。   作文或写文章有什么诀窍吗?据说是有的。旧社会许多出版社出版了一些《作文秘诀》之类的书,就是瞄准了学生的钱包,立章立节,东拼西凑,洋洋洒洒,神乎其神,实际上是一派胡言乱

  • 季羡林五堂国学课

    季羡林五堂国学课

    季羡林

    第1章 光彩的文明   最近几年来,我提倡一种“送去主义”,意思是,我们祖先发明的许多好东西,比如造纸、印刷、火药、罗盘等等,早被外国人“拿去”了。今天我们仍然有许多好东西。但是,西方人自产业革命以后以“天之骄子”自居,受过我们的恩惠一事,他们早已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认为我们什么都不行,这些好东西他们也不来拿。中国的饭菜,他们觉得味道还不错,忙不迭地拿去了。我们的文学作品,特别是现当代的,他们却不大肯垂青。我个人觉得,这现象并不正常。外国文学作品译为汉文,帮助了我们新文学的成长与发展,我们的文学进

  • 少年

    少年

    陀思妥耶夫斯基

    《少年》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继《群魔》之后完成的又一部长篇小说,发表于一八七五年。 一八七一年发表的《群魔》,使陀思妥耶夫斯基与革命民主主义阵营疏远了。一八七四年,曾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有过密切交往的革命民主主义诗人涅克拉索夫,建议陀思妥耶夫斯基把自己的新作《少年》送给当时最进步的刊物《祖国纪事》发表,后者欣然接受了这一建议。能够恢复与涅克拉索夫的关系,使陀思妥耶夫斯基感到由衷的高兴。对于作家后期的创作来说,这是一桩具有重大意义的事件。 在《少年》中,陀思妥耶夫斯基给当时的俄国社会描绘

  • 真话能走多远

    真话能走多远

    季羡林

    出生于一九一一年的季羡林先生今天已经是九十七岁高龄了,在我考进北京大学的一九八四年,季羡林先生也已经是七十三岁,年过古稀了。撇开季羡林先生崇高的社会和学术成就、名誉、地位不说,就单论年龄,他也已经是燕园一老了。大家称呼他,更多的是“季老”,而不是像门生弟子那样称呼“先生”了。 这是一位什么样的长者呢?对比自己年长的人——当时冯友兰、王力、陈岱孙等比季老高一辈的人还都健在——季老是非常尊敬的。根据我的日记,一九九○年的一月三十一日,先生命我随侍到燕南园向冯友兰、陈岱孙二老以及朱光潜先生的夫人贺年。路上结着

  • 春风

    春风

    张天翼

    楔子   早晨。太阳晒着挺舒服:不热也不冷。   有时候轻轻飘过一阵风。谁都摸不定它打哪儿来,往什么地方去。只是脸上有种软绵绵的感觉,象一块绒布擦过似的。   那条绿腻腻的小河就懒洋洋地皱了一下。   于是河沿上走着的人闻到了一种什么花草香,还夹着一种腥味儿。   有谁吐了口唾沫。接着一个先生就对这条河发了些议论:他认为既然办了这么一个学堂在这里,总得把这条沟修好些。   “我就跟佟校长讲过。他说——他说我们局长舍不得花钱。唉!”   他们没停步子。拉得很长的影子在赭色墙上掠

  • 铁磨铁

    铁磨铁

    余杰

    第一编 优孟之伪 优孟中国   何况到而今,即早生盛世唐虞,不过及身观梦幻;   明知终一朝,賸片刻当场傀儡,自将苦口入笙歌。 ——谭嗣同《戏台联语》   小时候,奶奶经常带我奶奶去看川剧。家乡有一个小小的县级川剧团,演员们定期在县城中心一个简陋的剧场里演出。小小的我,既看不懂复杂多变的剧情,也听不懂悠长回旋的唱腔,刚开始时还被舞台上绚烂的布景和鲜艳的戏服所吸引,不久就就在奶奶的怀里睡着了。一觉醒来,天色已黑,场地里满地是橘子皮和瓜子壳。奶奶背着我回家,慢悠悠地走在

  • 老鼠爱大米

    老鼠爱大米

    余杰

    人见人爱的“尼尔斯”   在瑞典,谁享有最大的名气、谁受到公众一致的喜爱?是国王和王后,是政府首相,还是“爱立信”公司的老板?瑞典人会告诉你说:不,不是他们,是“尼尔斯”。大人物们在公众中有褒有贬,而一个偏远地区的农民没有必要知道他们。只有“尼尔斯”,不声不响地进入所有人心灵深处,他是一位家喻户晓、人见人爱的人物。   当我从斯德哥尔摩机场入境的时候,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换一些瑞典克郎以备零用。瑞典克郎上面,印刷的多是他们引以为自豪的作家、艺术家以及美丽的自然风情。有一张二十克郎的钞票,背面是一幅

  • 诗三百:思无邪

    诗三百:思无邪

    安意如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诗三百”中,论境界,无句可出其右。   在安易如自己的眼中,也许她是慧质兰心的小妖女俏黄蓉吧。不过在我眼里,她恰似何足道眼中的郭襄。   一位可以令狷介狂生忘乎所以的远远水中小岛上的温柔少女;一位短剑青驴独行天下博古通今的红颜知己;一位既会使美绝丽绝的“小园艺菊”,又会使霸气十足的“恶犬挡路”的精灵古怪的万事通。   并不惊讶她以弱冠之龄写出的厚重感悟,并不惊讶她在幸福生活中写出的人间悲苦。“书到今生读已迟”,她的天赋,是前生带来的。诗人

  • 白银那

    白银那

    迟子建

      黑龙江在解冻时就像出鞘的剑一样泛出雪亮的光芒和清脆的声响。阳光和春风使得封冻半年之久的冰面出现条条裂缝,巨大的冰块终于有一天承受不住暖流的诱惑而訇然解体,奇形怪状的冰排就从上游呼啸而下。洛古河、北极村、大草甸子、兴安、开库康、依西肯、鸥浦直至呼玛和黑河这些沿江的村屯城市,无一不在回响着冰排游走时的轰轰声,仿佛上帝派驻人间的银色铁甲部队正在凯旋,而天庭也的确呈现出了一派迎接战胜者归来的喜洋洋的气息,无论昼夜都晴朗如洗,温柔的光芒四处飘荡。   白银那是黑龙江上游的一个小村子,也许因为它规模太小,

  • 香坊

    香坊

    迟子建

      邵明伦将侄女打得满街嚎哭的时候,池凤臣家刚好出第一炉香。站在香坊前等待香的商人马六九见邵红娇被叔父打得烂柿子一般拿不成个了,就路见不平地前去拉架,结果他膂力过人竟将邵明伦的眼镜给抓下来踩个稀巴烂,不惟如此,邵明伦上衣的纽扣也全部被扽掉了。   邵明伦只觉得眼前一片花白,侄女不见了,街道两旁的作坊也不见了,他惨叫了一声:   “我那金丝边的眼镜!我那黄澄澄的铜扣子!”   他瘦脸上的肌肉哆嗦起来,许多肉褶像垄沟一样出现了。   别人听见教书先生的呼叫后都笑起来。乱世之中,教书本来就是可笑的事,再

  • 音乐与画册里的生活

    音乐与画册里的生活

    迟子建

    ——和平随想曲   音乐流动的时候,静止的美国乡村画面就渐渐升起了炊烟。拉威尔的灵魂在一九三七年晚雨的空气中湿漉漉地复活。   “可憎的二十世纪。”老妇人垂头坐在硬木藤椅里,她翻动画册的手指哆哆嗦嗦的,她的咕哝声同窗外的风景一样陈旧不堪。   “一九三七年,会死去一个追求音乐技术完美的人,可惜的二十世纪。”   老式电唱机将《西班牙狂想曲》的旋律送到老妇人心底,使她心底的湖水涟漪点点,而她膝上的画册已经走完了春夏秋冬。   她诅咒二十世纪的时候,她的女仆正挎着菜

  • 温泉旅馆

    温泉旅馆

    川端康成

    第一章 夏逝 一 她们像一群动物,赤裸裸地爬来爬去。 丰盈圆润而又朦胧的裸体,在昏暗的腾腾热气中,用膝盖爬行着,活像一群光滑而黏糊的动物。唯有肩上丰满的肌肉抽搐着,一派农忙时的景象。黑发的色泽又映出一幅人间的图景——简直是水灵灵的,高贵而又悲伤。这是多么艳丽的人间图景啊。 阿泷扔下刷子,像跳木马一般忽地跃起,越过高高的房门,突然对着水沟,蹲了下来。水声渐渐细小了。 “是秋天呐。” “真的,刮秋风哩。入秋以后,避暑地非常冷清,像港口的船儿全出了海一样……”澡塘里传出来的阿雪娇媚的声音。那是一种模

  • 巴济里奥表兄

    巴济里奥表兄

    埃萨.德.盖罗斯

    第01节   餐厅的杜鹃钟敲响11点。若热正坐在那张古旧的深色皮革安乐椅上慢腾腾地翻阅一本路易斯·费吉埃尔的作品。他把书合上,伸伸懒腰,打个哈欠:   “露依莎,你还不去换衣服?”   “马上就去。”   她正坐在桌边读《新闻日报》。宽松的黑色室内袍上饰着流苏。珍珠色的钮扣硕大;金黄色的头发有点凌乱,绾在小巧的头上,似乎还带着枕头上的余温,样子煞是漂亮;皮肤细嫩,略带金发女郎特有的乳白。她把胳膊肘支在桌面上,漫不经心地抚摸着耳朵。随着手指缓慢而轻盈地移动,两只嵌着小红宝石的戒指熠熠闪光。

  • 独立韩秋

    独立韩秋

    孔庆东

    自序:孔庆东十大罪状     前年及去岁,余客居韩国以避风沙。友人告以国内贤达有识之士仍不时撰文痛斥余之谬言逆行。余闻之甚惴惴,乃请友人网罗此类雄文高论遗余。余读之汗下如注,宿疾大愈。遂披襟秉烛,略归其类为十,赫然书之于壁,以改余过,以悔余罪焉。         1.孔庆东惯于歌颂北大,而孔自身为北大人,故孔歌颂北大即歌颂自己,真无耻焉。孔辩解曰徐志摩亦曾歌颂康桥,然康桥为外国大学,不待徐之歌颂而自然伟大英明,岂区区北大可比耶?故曰孔真无耻焉。         2.孔庆东曾大力吹捧陈平原

  • 温斯坦莱文选

    温斯坦莱文选

    温斯坦莱

    十七世纪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经过两次国内战争最后才在1648年取得胜利。 1649年1月,英国议会在人民群众的要求下处决了国王查理一世,并宣布建立“英吉利共和国”。 这一次革命在历史上是资产阶级对封建制度所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它不但为资本主义在英国的发展扫清了道路,而且对后来欧洲和北美的反封建运动也起了推动的作用。 英国资产阶级革命虽然是由英国资产阶级和新贵族联盟所领导的,但是广大农民群众和城市手工业工人的参加,对于这一次革命的胜利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在残酷的国内战争

  • 我不懂味

    我不懂味

    王跃文

    前言   这几年,经常有人托我为他们的书写序。有朋友便调侃,作家开始替别人写序了,多半是自己写不出东西了。我其实是有苦难言。   我自己曾说,作家开始谈人生了,只怕是穷途末路了。不料自己在朋友的怂恿下,出版这部书,也谈起所谓的人生来,打了自己的嘴巴。   我经营着很平淡的人生,也没有多少识见,不配装得很哲学的样子;况且还不算太老。可是,有朋友不肯饶我。原来我曾在饭局间说过几个亲历的小故事,就被朋友记落肚了,硬要我写部自传性小说。我倒是有此打算,只是还没到非写不可的时候。可又不想拂了朋友的

  • 良心作证

    良心作证

    莫言

    1 这是一部美丽而又令人激动,乃至荡气回肠的小说, 或者说,它是一部完全来自生活与时代的撼人写真。作家以其大手笔抒写了社会 转型时期,关于人性和感情的裂变…… 在市委家属楼三层的一个大厅里,正进行着一场热闹的婚礼。阵阵喧闹声不 时地从窗户里传出来,像一朵朵绚烂的焰火在空气里炸开。很多马路上的行人忍 不住驻足倾听观望。大厅里面,周建设眼角眉梢挂着掩饰不住的喜悦,不停地应 付着前来道喜的各色宾客。他的眼睛时不时地向露台上的肖眉望去。只要肖眉在 他的视线里,一种心醉神迷的满足感就会从他

1234567... 148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