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懂味

    我不懂味

    王跃文

    前言   这几年,经常有人托我为他们的书写序。有朋友便调侃,作家开始替别人写序了,多半是自己写不出东西了。我其实是有苦难言。   我自己曾说,作家开始谈人生了,只怕是穷途末路了。不料自己在朋友的怂恿下,出版这部书,也谈起所谓的人生来,打了自己的嘴巴。   我经营着很平淡的人生,也没有多少识见,不配装得很哲学的样子;况且还不算太老。可是,有朋友不肯饶我。原来我曾在饭局间说过几个亲历的小故事,就被朋友记落肚了,硬要我写部自传性小说。我倒是有此打算,只是还没到非写不可的时候。可又不想拂了朋友的

  • 良心作证

    良心作证

    莫言

    1 这是一部美丽而又令人激动,乃至荡气回肠的小说, 或者说,它是一部完全来自生活与时代的撼人写真。作家以其大手笔抒写了社会 转型时期,关于人性和感情的裂变…… 在市委家属楼三层的一个大厅里,正进行着一场热闹的婚礼。阵阵喧闹声不 时地从窗户里传出来,像一朵朵绚烂的焰火在空气里炸开。很多马路上的行人忍 不住驻足倾听观望。大厅里面,周建设眼角眉梢挂着掩饰不住的喜悦,不停地应 付着前来道喜的各色宾客。他的眼睛时不时地向露台上的肖眉望去。只要肖眉在 他的视线里,一种心醉神迷的满足感就会从他

  • 书的魔力

    书的魔力

    杰克·坎菲尔

    第一卷 第1节:约翰-格雷 (1) ------------------------ 约翰-格雷(JohnGray) 约翰-格雷博士著有15部畅销书,其中包括90年代爱情关系方面的第一畅销书《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MenArefromMars,WomenArefromVenus)。火星和金星系列图书在全球以40多种文字出版,共销售了300万册以上。作为沟通领域的专家,约翰?格雷的目标是促进两性在个性和职业关系中更好地理解、尊重和欣赏彼此的差异。约翰?格雷不仅是访

  • 张晓风经典散文

    张晓风经典散文

    张晓风

    地毯的那一端   德:   从疾风中走回来,觉得自己像是被浮起来了。山上的草香得那样浓,让我想到,要不是有这样猛烈的风,恐怕空气都会给香得凝冻起来!   我昂首而行,黑暗中没有人能看见我的笑容。白色的芦荻在夜色中点染着凉意。   这是深秋了,我们的日子在不知不觉中临近了。我遂觉得,我的心像一张新帆,其中每一个角落都被大风吹得那样饱满。   星斗清而亮,每一颗都低低地俯下头来。溪水流着,把灯影和星光都流乱了。我忽然感到一种幸福,那种浑沌而又淘然的幸福。我从来没有这样亲切地感受到造物

  • 47楼万岁

    47楼万岁

    孔庆东

    地种多了,就有涝有旱;菜炒多了,就有咸有淡;手牵多了,就有恩有怨;书写多了,就有丰有歉。 一转眼,连写带编,我已经出版了十几本被叫做书的印刷品了。尽管好心的媒体热烈吹捧,善良的粉丝天天夸赞,但是我自家心底明白,每本书里都不乏水分、差错和谬误。除去那些胡搅蛮缠不识数的酷评家以外,也有若干正经师友和读者或直言或委婉地对我进行过批评指教。比如高远东师兄就点出《四十不坏》一书里的可读性文章明显少于以往之作,我当即俯首承认。我过去经常以所谓“主打”文章的一俊遮百丑来辩解和宽慰,可是随着“孔氏书目”

  • 诗经是一枚月亮

    诗经是一枚月亮

    沈文婷

    等你,心都等累了。 等待中,我老作一声叹息。 而叹息,滴成了一首诗。 这是少女时的我写在《子衿》那一页的小注,成年后重新读过,再无满怀的忧伤,取而代之的是微微心疼,为当年的我,更为《子衿》中那个徘徊在城墙上的女子。 我相信,每一个少女,都有一件“青青子衿”,穿上它,整个青春都是忧伤的。而忧伤,是那么容易打动人心的一种气质啊。“青青的是你的衣襟,悠悠的是我的心。”青春里的萌动、悸动,似乎无需太多语言,而眼前的人更不必多,只要那一个。 曹操的《短歌行》中有: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

  • 匹马西风

    匹马西风

    孔庆东

    自序:匹马西风听大潮   这本新书,多为旧作。面世艰难,泪眼婆娑。叹友邦人士,莫名惊诧;恨自家瓦釜,枉费喧哗。海东二载,受不少黑煞气;归国四年,添几许白头发。想老夫一生时乖运蹇,回回坐的是末班车,倒霉事从来落不下,真个是吃草挤奶,种瓜收豆。中学时到火车站学雷锋,帮旅客提篮扛包,竟被疑为抢劫犯。某日拣到一袋大米,跟同学抬到派出所,结果是泥牛空入海,邻居们一片大嘴都笑歪。要考分数最高之北大中文系,黑龙江只有俩名额,必须在全省占据绝对优势才敢问鼎。读硕读博,临深履薄,伤痕累累,一路坎坷。好容易留

  • 星月菩提

    星月菩提

    林清玄

    序 夏夜的时候,梅雨已经停了,满天的星星绕着一轮明月,我们起出屋外,所有污浊的空气都沉淀了,只留下犹带着梅雨清冷气息的风,从很远很远观音山的那头吹送过来。杨柳一样柔软的风,杏花一样细致的雨,这时我站在阳台上,不禁痴了,这是一个多么美的天空,有这样动人的星月照耀着我们。 午夜的星星和月亮有时会美得出乎人的意想,但有时看着星月我会想:在这个混乱的时代、匆忙的世界,到底有多少人和我同时看着星月呢? 能看星月、会看星月也不是简单的事,要有情致,还要有心。 其实,看星月或者不看星月,对我们都没有

  • 平民梁晓声

    平民梁晓声

    梁晓声

      这件事的真相——我指的是我在兵团失踪过一天一夜那件事的真相,当年我没对任何一个人透露过半句。天知,地知,我知。在这件事上我是谁也不相信的。尽管隐瞒真相使我蒙受种种怀疑,但说明真相的结果准会比蒙受怀疑更加严重更加糟糕。今天我要说明真相,不是为了替自己进行什么辩护,仅仅是为了说明真相而已。我他妈的没法成为一个能永远隐瞒真相的人。这没治了。他妈的干吗不来个真相大白?干吗不?   首先我得要求某些人替我作证——就是七连的某些人。有我认识的人。也包括我不认识的人。多几个证人倒并非坏事。喂,你们这些证人,你们一

  • 涅朵琦卡

    涅朵琦卡

    陀思妥耶夫斯基

    一   我记忆中没有我的生父的印象。他死的时候我才两岁。我母亲又嫁了别人。这次再醮给她带来了很多痛苦,尽管她改嫁是出于爱情。我的继父是个乐师。他的命运很不寻常:这是我所认识的人中间最古怪、最奇特的一个。在我童年时代最初的印象中,他留下的痕迹太深刻了,这对我一生都有影响。为了便于理解我要讲的故事,我先在此概述一下他的履历。下面我要讲的一切,都是后来我从大名鼎鼎的小提琴家Б那里知道的,他是我继父年轻时的伙伴和密友。   我的继父姓叶菲莫夫。他出生于一位非常有钱的地主的村庄,继父的父亲是个穷乐师,度

  • 走过西藏

    走过西藏

    马丽华

    自 序   一九七六年至一九九四年,我在西藏十八年。   十八年完成了一个过程——情感上的和认识上的。   是对这一阶段的完成,而非终结。人生乃一大过程,其间包含了一系列中小过程。   是人生年岁中弥足珍贵的一个阶段,纯粹的有效生命时间。   对于未来者,西藏是个令人神往的佛界净土;对于此在者,西藏是一种生活方式;对于离去者,西藏,你这曾经的家园让多少人魂牵梦绕——西藏,就其实在的意义来说,更是一个让人怀想的地方。   有些时候我希望自己能被西藏所怀念。在怀念的时候,被怀念者本来的价值也

  • 李敖书信集

    李敖书信集

    李敖

    自序   这本《李敖书信集),共收了六十封信,最早一封是一九六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写的《我怎样给王尚义擦屁股》,最晚一封是一九八六年三月五日写的《论小的也要》,前后相距,足足二十年。   二十年间,我从三十一岁老到了五十一岁,历尽沧桑又饱更忧患,虽然人世已非,少时不再;但是吾心所是,却老而弥笃。回看这些信,可以一贯看出我的异端性格与独立气概,非但不因岁月而颓唐,反倒随年华而日显,这种坚定与顽强,固令人头痛令我自喜者也。   我生平写文虽多,写信却少。所写信中的最大特色,是我的一片坦然,并无不

  • 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

    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

    钟伟民

      引言      二零零六年编散文集,十年剪报三千六百叶,葳葳蕤蕤没看头的,都剔去了,留了四五百篇辑成六本书。八年后,北京时代华文书局的朋友要撮成一册出大陆版,六合归一了,得有取舍,得再一次去芜;原来芜,是去不尽的。到底是香港报纸的文章,要全国人看得有味儿,有咂摸劲儿,港腔,得收敛。要不走神儿,掩卷能会心一笑或一叹,难为出版社的兄弟去拾掇了。   六本书,六个书名,但就是第二本《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的书名流进了大陆。凶残如我的读者,个个要看这本书。这下好了,像一个刽子手未出场,吃饭的家什却做了预展

  • 说

    吴淑华

    第一章 说史 1.过往,往。   (文/吴淑华)有人说,忘却过去意味着背叛。   过去是昨天的,也可以理解成是历史。而让世人能够接受的历史,竟是通读的史学教材。这大概就是我们无法忘却的理由。   这也是我们无法背叛的历史。   面对它,谁敢轻言忘却?谁又敢轻易扛起背叛的大旗。   我不敢。   历史是什么?是人物的频繁更新,是社会的重大转型。又或者是人类在社会生活巨大的前行进程。   历史是什么?是久远的石器、原始时期,是近代的百折不挠。还是离我们最接近的、过去式的昨天呢?   历史已

  • 丧家狗:我读论语

    丧家狗:我读论语

    李零

      一   我的讲义,正标题是“丧家狗”,副标题是“我读《论语》”。首先,我把这个题目解释一下。   什么叫“丧家狗”?“丧家狗”是无家可归的狗,现在叫流浪狗。无家可归的,不只是狗,也有人,英文叫 homeless。   读《论语》,我的感受,两个字:孤独。孔子很孤独。现在,有人请他当心理医生,其实,他自己的心病都没人医。   在这本书中,我想告诉大家,孔子并不是圣人。历代帝王褒封的孔子,不是真孔子,只是“人造孔子”。真正的孔子,活着的孔子,既不是圣,也不是王,根本谈不上什么“内圣

  • 独唱团

    独唱团

    韩寒

      独唱团-序   几天前有人和我说起,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是个文学青年,理想做一个作家和记者,那时候我们都好吃香啊,如果再能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女生们都被迷倒了。你看看现在,女生们再也不中意这些人了,她们中意的是……我说,那你们还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么?他说,……。所以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男性改变世界,女性改变男性的世界观。但总有一些世界观,是傻逼呵呵地矗在那里的。无论多少的现实,多少的打击,多少的嘲讽,多少的鸽子都改变不了。我们总是要怀有理想的。写作者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让作

  • 和工人同志们谈写作

    和工人同志们谈写作

    老舍

    第一章 不怕,不慌   先说“不怕”。有的人学习写稿子,拿起笔来就害了怕。他以为写稿子一向是文人的事,所以写起来必须多转文,多要笔调;要是光写大白话,一定教人家看不起。于是,他就皱起眉来,本来要写“今天天气很好”,却怕不够味儿;想来想去,写成了“满心兴奋的我,觉得今天天气是伟大无比的”;反倒不像话了。   沉住了气,不要怕,写大白话就好。大白话是咱们嘴里的活语言呵!学习别人的作品是有好处的,但不要专从别人的文章里去搜集漂亮的字眼,硬来装饰自己的文字。那样,一不留神,反倒弄得词不达意了。我们都会说话,就

  • 欲说

    欲说

    梁晓声

        “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   鲁迅先生在小说《祝福》的开篇写下这一行文字时,距今八十余载矣。   对于中国人,旧历的年底,依然最像年底。相比于阳历的元旦,许多方面,还简直是更像年底了。却也有另外的许多方面,逐渐丧失着年味。有些人想要拾回它来,于是千方百计在年底(当然是旧历的)前策划出种种怀旧的事情;而有些人却根本不计较它的存无,仅在乎假期的长短了;更有人一心逃避它,于是去旅游。或举家,或约友,甚或,只身。去到最没有旧历之年的年味的地方,在现实中过清静的虚拟的年,或在虚拟中过超现

  • 听钱钟书讲文学

    听钱钟书讲文学

    阿涂

    一、读书的智慧 章节提示: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这是一句家喻户晓的名言。但是面对浩如烟海的典籍,读者该如何选择,怎样才能寻得读书的真谛?而唯一的答案就是要求我们不能盲目地读书,要有目的,讲求方法。 钱钟书先生便是一个会读书的人。他博览群书,却没有被书海淹没,而是从中汲取营养,用自己的精神陶冶熔铸,筑起一道巍巍的文化昆仑。书滋养了他的灵魂,他手中的书也幸逢知音,展现出为前人所未参透的神奇魅力。人与书的水乳相融,使读书与人生达到了几近完美的境界。 钱先生读书讲技法,颇有自

  • 我的千岁寒

    我的千岁寒

    王朔

      我羡慕那些来自乡村的孩子,他们的记忆里总有一个回味无穷的故乡,尽管这故乡其实可能是个贫困凋敝毫无诗意的僻壤,但只要他们乐意,便可以尽情地遐想自己丢失殆尽的某些东西仍可靠地寄存在那个一无所知的故乡,从而自我原宥和自我慰藉。我很小便离开出生地,来到这个大城市,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我把这个城市认做故乡。这个城市一切都是在迅速变化着——房屋、街道以及人们的穿着和话题,时至今日,它已完全改观,成为一个崭新、按我们的标准挺时髦的城市。没有遗迹,一切都被剥夺得干干净净。在我三十岁后,我过上了倾心已久的体面生

1234567... 148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