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独唱团

    独唱团

    韩寒

      独唱团-序   几天前有人和我说起,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是个文学青年,理想做一个作家和记者,那时候我们都好吃香啊,如果再能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女生们都被迷倒了。你看看现在,女生们再也不中意这些人了,她们中意的是……我说,那你们还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么?他说,……。所以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男性改变世界,女性改变男性的世界观。但总有一些世界观,是傻逼呵呵地矗在那里的。无论多少的现实,多少的打击,多少的嘲讽,多少的鸽子都改变不了。我们总是要怀有理想的。写作者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让作

  • 和工人同志们谈写作

    和工人同志们谈写作

    老舍

    第一章 不怕,不慌   先说“不怕”。有的人学习写稿子,拿起笔来就害了怕。他以为写稿子一向是文人的事,所以写起来必须多转文,多要笔调;要是光写大白话,一定教人家看不起。于是,他就皱起眉来,本来要写“今天天气很好”,却怕不够味儿;想来想去,写成了“满心兴奋的我,觉得今天天气是伟大无比的”;反倒不像话了。   沉住了气,不要怕,写大白话就好。大白话是咱们嘴里的活语言呵!学习别人的作品是有好处的,但不要专从别人的文章里去搜集漂亮的字眼,硬来装饰自己的文字。那样,一不留神,反倒弄得词不达意了。我们都会说话,就

  • 欲说

    欲说

    梁晓声

        “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   鲁迅先生在小说《祝福》的开篇写下这一行文字时,距今八十余载矣。   对于中国人,旧历的年底,依然最像年底。相比于阳历的元旦,许多方面,还简直是更像年底了。却也有另外的许多方面,逐渐丧失着年味。有些人想要拾回它来,于是千方百计在年底(当然是旧历的)前策划出种种怀旧的事情;而有些人却根本不计较它的存无,仅在乎假期的长短了;更有人一心逃避它,于是去旅游。或举家,或约友,甚或,只身。去到最没有旧历之年的年味的地方,在现实中过清静的虚拟的年,或在虚拟中过超现

  • 听钱钟书讲文学

    听钱钟书讲文学

    阿涂

    一、读书的智慧 章节提示: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这是一句家喻户晓的名言。但是面对浩如烟海的典籍,读者该如何选择,怎样才能寻得读书的真谛?而唯一的答案就是要求我们不能盲目地读书,要有目的,讲求方法。 钱钟书先生便是一个会读书的人。他博览群书,却没有被书海淹没,而是从中汲取营养,用自己的精神陶冶熔铸,筑起一道巍巍的文化昆仑。书滋养了他的灵魂,他手中的书也幸逢知音,展现出为前人所未参透的神奇魅力。人与书的水乳相融,使读书与人生达到了几近完美的境界。 钱先生读书讲技法,颇有自

  • 我的千岁寒

    我的千岁寒

    王朔

      我羡慕那些来自乡村的孩子,他们的记忆里总有一个回味无穷的故乡,尽管这故乡其实可能是个贫困凋敝毫无诗意的僻壤,但只要他们乐意,便可以尽情地遐想自己丢失殆尽的某些东西仍可靠地寄存在那个一无所知的故乡,从而自我原宥和自我慰藉。我很小便离开出生地,来到这个大城市,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我把这个城市认做故乡。这个城市一切都是在迅速变化着——房屋、街道以及人们的穿着和话题,时至今日,它已完全改观,成为一个崭新、按我们的标准挺时髦的城市。没有遗迹,一切都被剥夺得干干净净。在我三十岁后,我过上了倾心已久的体面生

  • 2015

    2015

    王小波

      从很小时开始,我就想当艺术家。艺术家穿着灯芯绒的外套,留着长头发,蹲在派出所的墙下──李家口派出所里有一堵磨砖对缝的墙,颜色灰暗;我小舅经常蹲在这堵墙下,鼓起了双腮。有些时候,他身上穿的灯芯绒外套也会鼓起来,就如渡黄河的羊皮筏子,此时他比平时要胖。这件事留给我一个印象,艺术家是一些口袋似的东西。他和口袋的区别是:口袋绊脚,你要用手把它挪开;艺术家绊脚时,你踢他一下,他就自己挪开了。在我记忆之中,一个灰而透亮的垂直平面(这是那堵墙的样子)之下放了一个黄色(这是灯芯绒的颜色)的球,这就是小舅了   在

  • 大地的阶梯

    大地的阶梯

    阿来

    第一章 从拉萨开始   这本书写作的动因的最初产生,也不是在这片群山之间,而是在大山阶梯的顶端,在藏文化的中心地带拉萨。   在深入故乡群山的时候,我采用了一条反向的路线。既然我将这些群山看成通向高处的阶梯,但却没有一级级向上,直到海拔最高处,然后,四顾来路的漫漫与去路的苍茫。   反而先从拉萨,从青藏高原的腹心,顺着大地的梯级、历史的脉络,抬级而下。   1、嘉绒释义   是的,我从拉萨开始。   所以如此,是考虑到叙述的方便。从更深层的意义上讲,我所以走进西藏,

  • 沉思与反抗

    沉思与反抗

    林贤治

      自序   复旦大学出版社慷慨赠与一个出版文集的机会,要求编选范围在近三十年之内。我从最初发表作品算起,距今恰好是三十年左右的光景,不算“资深”。   三十年时光模糊了有关写作的许多记忆,但是,有一段耻辱史却完整地保存下来,历历如昨。1974年前后,为求发表,我曾按报刊的模式制作了成打的颂歌。或许,仅仅出于无知而粉饰太平是可原谅的;问题是,当时的时势已经使我因长时间的恐惧与忧虑而感到厌恶,甚至绝望,我的写作是在头脑清楚而非狂热的情况下对现实进行的改写。我说这是耻辱,不是屈辱,是因为当时这种背

  • 寄意故乡

    寄意故乡

    汪曾祺

    第一章 自报家门 第一节 自报家门 京剧的角色出台,大都有一段相当长的独白。 向观众介绍自己的历史,最近遇到什么事,他将要干什么,叫做“自报家门”。 京剧的角色出台,大都有一段相当长的独自。向观众介绍自己的历史,最近遇到什么事,他将要干什么,叫做“自报家门”。过去西方戏剧很少用这种办法。西方戏剧的第一幕往往是介绍人物,通过别人之口互相介绍出剧中人。这实在很费事。中国的“自报家门”省事得多。我采取这种办法,也是为了图省事,省得麻烦别人。 法国安妮·居里安女士

  • 海子诗选

    海子诗选

    海子

    日记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

  • 碎句与短章

    碎句与短章

    周国平

    序   本书是我的第三本随感集,所收文字写于2001至2005年间。其中有少许内容,后来用到了文章里,这里仍酌情保留。全书分成两部分。上编“碎句”基本上是随感的原始素材,按主题加以分类编排。下编“短章”汇集了一些短小的文章,大多是为一家报纸的副刊写的,实际上也是在随感素材的基础上加工而成。   为本书取名颇费了一点斟酌。一开始,想了个《草叶露珠》的名字,“草叶”和“露珠”只取其大小,分别指成形的短文和零星的随感,但很快觉得不妥,会让人误以为是一本散文诗,与内容对照显得矫情,就放弃了。随后改为《

  • 舒婷诗歌欣赏

    舒婷诗歌欣赏

    舒婷

    【在潮湿的小站上】 风,若有若无 雨,三点两点 这是深秋的南方 一位少女喜孜孜向我奔来 又怅然退去 花束倾倒在臂弯 她在等谁呢? 月台空荡荡 灯光水汪汪 列车缓缓开动 在橙色光晕的夜晚 白纱巾一闪一闪…… 【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 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 写实主义小说的虚构

    写实主义小说的虚构

    王德威

    中文版序 中国现代小说流派纷呈,但以内容的繁复和影响的深远而言,首推写实主义。顾名思义,写实主义——或其别称现实主义——以描摹人生,反映现实为目的。这一流派在清末“新小说”时已经是流行话题,五四以后更带动出文学热潮。到了三〇年代,写实主义沾染了批判色彩,成为针砭社会,鉴照时代流变的利器;日后左翼论述更化“写实”为“现实”主义,以强调写作的积极政治性。由此人道现实主义,批判现实主义,革命现实主义,乡土现实主义等纷纷兴起,即使到了二十世纪末,魔幻现实主义、新现实主义等依然是文学创作的焦点。 传统中国小说从

  • 未厌居习作

    未厌居习作

    叶圣陶

    第1章 自序   我的散文曾经在十年前和俞平伯先生的散文合在一起,取名《剑鞘》,由朴社出版。以后写的,经过一番选剔,取名脚步集,由新中国书局出版。集子出版之后,自己看看,总觉得像个样子的文篇不多,淘汰还不见得干净,引起深切的惭愧。最近两三年来,又写了一些散文。朋友劝说,不妨再来一本。我就把这些新作也选剔一番,再把《剑鞘》和《脚步集》里比较可亲的几篇加进去,又补入当时搜寻不到的几篇,成为这一本集子。   我常常想,有志绘画的人无论爱好什么派头,或者预备开创什么派头,他总得从木炭习作入手。有志

  • 山中杂记

    山中杂记

    冰心

    第1章 感悟经典   傅光明   中国向有斗士和隐士两类散文家,其最大区别在于斗士把散文当利剑,隐士拿散文当雕刀。斗士惯有特立独行,宁为玉碎的血性,也许他的剑术并不高明,却一定要刺中要害。“特殊的时代一定会产生特殊的文体”,鲁迅式与茅盾式散文的现实性和战斗性,实在是他们当时所处的那个大时代的造物。要在他们的散文里寻觅矫情自饰的小情调,小惆怅,“小摆设”,则不免徒费无益。他们是把散文当“投枪”和“匕首”的,才不会把它变成高人逸士手里的小玩意,去“专论苍蝇之微”。正如阿英所说:“在中国的小品文

  • 信与问

    信与问

    史铁生

    自 序 可惜,不少信稿已经丢失。所幸,有了电脑以后也保存下一些。 可惜我只会打字,对电脑日新月异的功能一窍不通,以致软件几经更新后又有些信稿去向不明。所幸还有一些固守硬盘,未离未弃,许多快乐往事从中浮现。 可惜,有几位收信人已久疏联络,难就发表之事求其定夺,便以字母顶替实名。所幸信文无涉隐秘,凡及私事亦尽删除,所选字母刻意不作对位,故均可作随笔读,认为是写给谁的都行。 信以问之——写信向朋友求问;信而问之——向信任的朋友求问;信之问之,譬如“有朋自远方来”。故取名“信与问”。

  • 丰子恺文集

    丰子恺文集

    丰子恺

    忆 儿 时 一   我回忆儿时,有三件不能忘却的事。   第一件是养蚕。那是我五六岁时、我祖母在日的事。我祖母是一个豪爽而善于享乐的人,良辰佳节不肯轻轻放过。养蚕也每年大规模地举行。其实,我长大后才晓得,祖母的养蚕并非专为图利,时贵的年头常要蚀本,然而她喜欢这暮春的点缀,故每年大规模地举行。我所喜欢的,最初是蚕落地铺。那时我们的三开间的厅上、地上统是蚕,架着经纬的跳板,以便通行及饲叶。蒋五伯挑了担到地里去采叶,我与诸姐跟了去,去吃桑仁 。蚕落地铺的时候,桑仁很紫而甜了,比杨梅好吃得多。我们吃饱

  • 两地书

    两地书

    鲁迅

    第一章周海婴先生专访 《两地书原信》校订本首次公开 ——专访鲁迅、许广平之子周海婴先生 记者问:周先生,这次您授权中国青年出版社隆重推出您父母的《两地书原信》,是基于何种考虑? 周先生:我父母的《两地书》,最早的版本是《鲁迅与景宋的通信两地书》,1933年由上海青光书局印行,这个版本收纳父母两人相互通信的信札135封(还有29封由于种种原因没有选入)。 请大家注意;这本书的作者具名是《景宋:两地书:鲁迅》。父亲生前相当尊

  • 十一家注孙子

    十一家注孙子

    吉天保

    《十一家注孙子》是孙子兵法的重要传本之一。一般认为它来源于《宋史?艺 文志》著录的《十家孙子会注》,由吉天保辑。注家为: 曹操、梁孟氏、李筌、贾林、杜佑、杜牧、陈皞、梅尧臣、王皙、何氏与张预。可能刊于南宋孝宗年间,现 存主要版本有:宋刊《十一家注本》、中华书局于 1961年影印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重印本。宋本《十一家注孙子》,在许多方面长于他本,对孙子兵法校勘有重要价值。 计 篇(始计第一) 曹 操 曰:计者,选将、量敌、度地、料卒、远近、险易,计于庙堂也。李筌曰:计者,兵之上也。《太一

  • 梁衡红色经典散文选

    梁衡红色经典散文选

    梁衡

    关于写伟人    (代自序)   近年来我写了几篇记述伟人的文章,引来多种报刊的转载,有的篇目还很快被选入高中课本。   我原先决无一定要搞这类创作的打算,只是在工作实践中,在读经典著作时认识了这些伟人,而在目前的改革实践中,在传统与现实的冲突中又感到要重新认识他们,于是就拿起思考的笔。这其实就是几篇读书笔记,几乎每篇都可以从日记本中找到原始的片段。   伟人所以伟大,让后人时时想起,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他的业绩、他的思想曾经辉煌一时,对历史进步起过推动作用,这将永不会改变,人们永会怀念

1234567... 147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