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

    第四十一

    拉夫列尼约夫

  • 五经四书说略

    五经四书说略

    李思敬

  • 四书章句集注

    四书章句集注

    朱熹

  • 季羡林谈读书治学

    季羡林谈读书治学

    季羡林

  • 明道编

    明道编

    黄绾

  • 曾巩集

    曾巩集

    曾巩

  • 禅外阅世

    禅外阅世

    丰子恺

  • 疲惫的人

    疲惫的人

    梁晓声

  • 我在暧昧的日本

    我在暧昧的日本

    大江健三郎

  • 红色惊悸

    红色惊悸

    梁晓声

  • 英云梦传

    英云梦传

    松云氏

  • 诗卷长留天地间——哀志摩

    诗卷长留天地间——哀志摩

    佚名

  • 色裁红楼

    色裁红楼

    方晓

  • 海上劳工

    海上劳工

    雨果

      一八四八年二月,法国发生革命,推翻了七月王朝,成立了法国历史上第二个资产阶级共和国。但是临时政府无视工人阶级的政治经济要求,激起群众的强烈不满,同年六月二十三日巴黎工人举行起义,不幸被镇压下去。路易·拿破仑利用国内阶级矛盾的尖锐化,竞选总统获胜。一八五一年十二月,他发动政变,建立军事独裁。一八五二年十二月,他恢复帝制,做了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皇帝。   在这样一个动荡的历史时期的各个阶级,雨果的政治态度在不断地改变。他原来也赞同君主立宪制,还得到过法关西贵族的称号。二月革命以后,他转向共和主义,被选为

  • 沧落的人们

    沧落的人们

    高尔基

    一 这是一条通往城里的街,两边是破旧的小平房,你挨着我我挨着你,墙壁倾斜,窗框歪 歪斜斜。这些住着人的房屋年久失修,房顶千疮百孔,用树皮做补钉,上面长满了层层绿 苔。顶上,到处竖起一根根高杆,上面垒着鸟巢。城郊贫民窟那些可怜的植物,绿叶上积满 灰尘的接骨木树和节节疤疤的白柳树,掩映着那些高杆。 小屋的窗玻璃由于日久天长而变成暗绿色,用卑怯的骗子似的眼光互相看着。街道中央 那条车道通向山坡,蜿蜓曲折,路上凹的坑被雨水冲得很深。四处推放着成堆的碎石和各种 垃圾,上面杂草丛生,这都

  • 奥尔洛夫夫妇

    奥尔洛夫夫妇

    高尔基

    戈仁权 雪影译 几乎每个星期六晚祷前,都有一个女人骇人的叫声,从别图尼科夫肮脏的旧屋的地下室 的两扇窗子里,传到狭窄的院子里。院子里有许多用木头砌的年久失修的东倒西歪的杂屋, 而且还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破烂玩艺儿。 “站祝站住,酒鬼,魔王。”女人用低沉的女低音嚷着。 “放开。”男人用男高音回答她。 “我不放你,恶魔。” “胡说。你会放的。” “杀了我也不会放。” “你?胡——说,异教徒。” “我的爷。他要杀了我,我的——的爷。

  • 季羡林谈写作

    季羡林谈写作

    季羡林

    第1章 作文   一   当年,我还是学生时,从小学到大学,都有“国文”一门课,现在似乎是改称“语文”了。国文课中必然包括作文一项,由老师命题,学生写作。   然后老师圈点批改,再发还学生,学生细心揣摩老师批改处,总结经验,以图进步。大学或其他什么学一毕业,如果你当了作家,再写作,就不再叫作文,而改称写文章,高雅得多了。   作文或写文章有什么诀窍吗?据说是有的。旧社会许多出版社出版了一些《作文秘诀》之类的书,就是瞄准了学生的钱包,立章立节,东拼西凑,洋洋洒洒,神乎其神,实际上是一派胡言乱

  • 季羡林五堂国学课

    季羡林五堂国学课

    季羡林

    第1章 光彩的文明   最近几年来,我提倡一种“送去主义”,意思是,我们祖先发明的许多好东西,比如造纸、印刷、火药、罗盘等等,早被外国人“拿去”了。今天我们仍然有许多好东西。但是,西方人自产业革命以后以“天之骄子”自居,受过我们的恩惠一事,他们早已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认为我们什么都不行,这些好东西他们也不来拿。中国的饭菜,他们觉得味道还不错,忙不迭地拿去了。我们的文学作品,特别是现当代的,他们却不大肯垂青。我个人觉得,这现象并不正常。外国文学作品译为汉文,帮助了我们新文学的成长与发展,我们的文学进

  • 少年

    少年

    陀思妥耶夫斯基

    《少年》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继《群魔》之后完成的又一部长篇小说,发表于一八七五年。 一八七一年发表的《群魔》,使陀思妥耶夫斯基与革命民主主义阵营疏远了。一八七四年,曾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有过密切交往的革命民主主义诗人涅克拉索夫,建议陀思妥耶夫斯基把自己的新作《少年》送给当时最进步的刊物《祖国纪事》发表,后者欣然接受了这一建议。能够恢复与涅克拉索夫的关系,使陀思妥耶夫斯基感到由衷的高兴。对于作家后期的创作来说,这是一桩具有重大意义的事件。 在《少年》中,陀思妥耶夫斯基给当时的俄国社会描绘

  • 真话能走多远

    真话能走多远

    季羡林

    出生于一九一一年的季羡林先生今天已经是九十七岁高龄了,在我考进北京大学的一九八四年,季羡林先生也已经是七十三岁,年过古稀了。撇开季羡林先生崇高的社会和学术成就、名誉、地位不说,就单论年龄,他也已经是燕园一老了。大家称呼他,更多的是“季老”,而不是像门生弟子那样称呼“先生”了。 这是一位什么样的长者呢?对比自己年长的人——当时冯友兰、王力、陈岱孙等比季老高一辈的人还都健在——季老是非常尊敬的。根据我的日记,一九九○年的一月三十一日,先生命我随侍到燕南园向冯友兰、陈岱孙二老以及朱光潜先生的夫人贺年。路上结着

1234567... 149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