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文学
博尔赫斯文集

博尔赫斯文集

在我开始之前,我再一次翻起那本试图描述我一生的书。我不禁再一次笑了。他们选择了错误的进站口,怎么可能接近我本质的真正内部?他们的第一步就走错了!一个对我很友善的中学同学,现在也做了枢密顾问,在书里胡诌道:在中学时,我对社会科学的热爱就使我在同学之中显得出众。记错了,亲爱的枢密顾问。对我来说,所有人文的东西都是难以忍受、让人咬牙切齿、火冒三大的强制。正是因为我是一个北德小城小学校长的儿子,从自己家中就看到人们把学问总是看作糊口的管生,为此从楼年过我就憎恨所有的文学;大自然遵照它的神秘使命保留有创造性的东西,总是赋予那个孩子讽刺和嘲弄来反对父亲的倾向。
它想要的不是优哉游哉、软弱无力的继承人,木要一代又一代简单的延续;它总是在同类之间制造敌对,在艰难的、但颇有收获的弯路之后才允许后辈走上父辈的道路。只因为我父亲把科学说得很神圣,我的自我判断就觉得,科学不过是利用概念的冥思苦想,因为他总把经典作家赞为典范,我就觉得他们一股道学气,面目可惜。被书本包围着的我蔑视书,总是被父亲催逼着接近思想,我就憎恨任何以文字形式流传下来的知识,因此我只吃力地念到高中毕业,坚决拒绝上大学深造也就不足为怪了。我当时想当军官、水手或工程师,事实上,并没有强迫性的倾向要我从事这些职业中的任何一个。仅仅是对纸,对科学的说教的反感使我想要实际行动而不是学术。但我父亲对~切与大学有关的东西却怀着狂热的敬畏,坚持要我接受大学教育。我没能如愿,只让他作出让步,我可以不选古典语文学而选英国语文学(我最终带着隐秘的私心接受了这个两全之策,我以为了解了这种航海语言,就可以更容易地开始无限渴望的海员生涯了)。
那份履历中再没有比下面这样友好的评语更不正确的了:我在柏林的第一个学期由于言行可嘉的教授们的引导获得了语文学的基础知识——我那时猛烈喷发自由的激情,哪里知道什么上课和老师!头一次在大学教室的短暂停留,那污浊的空气,布道似的单调而又傲慢的讲座就使我昏昏欲睡,我得费很大力气才能不把头放在课桌上睡着——我本以为已经幸运地摆脱了小学,以及它的教室、过高的讲台和吹毛求疵的咬文嚼字,但这里简直踉小学一样。破旧的备课本里的词句均匀地流进厚重的空气,细如貌粉,好像沙子流出枢密顾问薄薄的、张开的嘴唇。在小学时,我就曾怀疑自己闯入了一间思想的停尸房,在那里冷漠的手把死去的思想割来划去,肆意摆弄,现在这种模得着的怀疑又在这间早已陈旧的亚历山大式的作坊里可怕地起死回生了。
《博尔赫斯文集》由博尔赫斯(阿根廷)编写,语言为中文。
心狠手辣的解放者莫雷尔源远流长  1517年,巴托洛梅·德·拉斯卡萨斯神父十分怜悯那些在安的列斯群岛金矿里过着非人生活、劳累至死的印第安人,他向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五世建议,运黑人去顶替,让黑人在安的列斯群岛金矿里过非人生活,劳累至死。他的慈悲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