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文学
独立韩秋

独立韩秋

自序:孔庆东十大罪状
 
  前年及去岁,余客居韩国以避风沙。友人告以国内贤达有识之士仍不时撰文痛斥余之谬言逆行。余闻之甚惴惴,乃请友人网罗此类雄文高论遗余。余读之汗下如注,宿疾大愈。遂披襟秉烛,略归其类为十,赫然书之于壁,以改余过,以悔余罪焉。      
  1.孔庆东惯于歌颂北大,而孔自身为北大人,故孔歌颂北大即歌颂自己,真无耻焉。孔辩解曰徐志摩亦曾歌颂康桥,然康桥为外国大学,不待徐之歌颂而自然伟大英明,岂区区北大可比耶?故曰孔真无耻焉。      
  2.孔庆东曾大力吹捧陈平原温儒敏钱理群严家炎诸辈,经核查此辈皆孔之导师先贤。夫吹捧自己导师,真腐败焉!大丈夫生天地间,当以欺师灭祖、打爹骂娘为壮举,三五导师又何足挂齿耶?况孔已毕业多年,尤斤斤巴结于导师,真腐败焉。 
  3.孔庆东笔下所讥讽批判者,经考证皆非现任党和国家领导人。夫不敢批评现任党和国家领导人,即贪生怕死、抱残守缺、混淆黑白、颠倒是非之徒也,亦即“四人帮”之爪牙而地之帮凶也。孔若欲辩此诬,则须以实际行动表白也。      
  4.孔庆东名满天下之《47楼207》一书号称幽默,而其中一半文章并不幽默甚至令人忧愁苦闷紧张严肃,此乃欺骗读者、以次充好、假冒伪劣、挂丰乳而卖肥臀也。当令其赔偿读者青春损失,还我“笑一笑十年少”之幸福乐趣也。      
  5.孔庆东装疯卖傻之《空山疯语》一书名实极为不符。由首至尾读去,条理分明,思维连贯,并无一句“疯语”。且开篇曰“我不幽默”,随后却又恣意诙谐,嬉皮笑脸。此乃公然愚弄读者,翻云覆雨,以革命群众为阿斗焉。当令其公开登报更改书名为《满山和尚笑开怀》,以平民愤也。      
  6.孔庆东歌颂北大,即是贬低其他院校,即是贵族精英意识,即是惟我独尊,即是藐视全国人民,即是文化法西斯,即是破坏教育界之安定团结与兄弟情谊,即是变相为北大当局拉拢优秀生源。故天下有识之士,须齐心合力,百般辱骂污损北大,以消除孔文之恶劣影响,方可挽狂澜于既倒,救万民于水火也。      
  7.孔惯写无聊逗乐之所谓幽默文章,证明其必为学无专长、不学无术之徒矣。凡真正之学术大师,必不苟言笑,每发一语,众人须思之三年方悟,岂有一读之下即捧腹大笑者耶?一读即笑之文,其作者必浅薄无行也。孔辩解曰鲁迅之《阿q正传》亦使人发笑,殊不知此恰为鲁迅之污点矣。倘鲁迅能学胡适吴宓曾国藩冈村宁次诸大师,终身使人不笑,则完人矣。      
《独立韩秋》由孔庆东(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自序:孔庆东十大罪状
 
  前年及去岁,余客居韩国以避风沙。友人告以国内贤达有识之士仍不时撰文痛斥余之谬言逆行。余闻之甚惴惴,乃请友人网罗此类雄文高论遗余。余读之汗下如注,宿疾大愈。遂披襟秉烛,略归其类为十,赫然书之于壁,以改余过,以悔余罪焉。      

  1.孔庆东惯于歌颂北大,而孔自身为北大人,故孔歌颂北大即歌颂自己,真无耻焉。孔辩解曰徐志摩亦曾歌颂康桥,然康桥为外国大学,不待徐之歌颂而自然伟大英明,岂区区北大可比耶?故曰孔真无耻焉。      

  2.孔庆东曾大力吹捧陈平原

书籍目录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