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文学
香坊

香坊

香坊
  邵明伦将侄女打得满街嚎哭的时候,池凤臣家刚好出第一炉香。站在香坊前等待香的商人马六九见邵红娇被叔父打得烂柿子一般拿不成个了,就路见不平地前去拉架,结果他膂力过人竟将邵明伦的眼镜给抓下来踩个稀巴烂,不惟如此,邵明伦上衣的纽扣也全部被扽掉了。
  邵明伦只觉得眼前一片花白,侄女不见了,街道两旁的作坊也不见了,他惨叫了一声:
  “我那金丝边的眼镜!我那黄澄澄的铜扣子!”
  他瘦脸上的肌肉哆嗦起来,许多肉褶像垄沟一样出现了。
  别人听见教书先生的呼叫后都笑起来。乱世之中,教书本来就是可笑的事,再加上教书先生自己的洋相,便愈发觉得可笑了。
  池凤臣的老婆看后乐不可支。她忙三迭四地赶回作坊,一见池凤臣就说:
  “那个姓邵的白脸先生把侄女打成疯婆子样了。”
  池凤臣没好气地说:“出第一炉香你就离开作坊,儿子也不见了,里里外外就剩下我一人,这岂不是要断了香火吗?”
  儿子亮铜恰在此时灰尘满面地闯进来,六月下午的阳光是炽热的,亮铜的脸上留有阳光的余温,红扑扑的,他见了大人就兴奋地报告消息:
  “邵红娇被打出血了,她的绿裤子被血染成紫裤子了,王三婆正在给她看病,院子外都是看热闹的人,王三婆家的院子里都站不下了。”
  亮铜说的显然是他母亲没有看到的事,她后悔没把戏看完就回来了。
  池凤臣守着那炉香气咻咻地命令老婆儿子将香炉抬来。那是青铜质地的三足圆炉,深浮雕,配以龙的图案。龙有八条,首尾相接,浮游于云海之间。这是池凤臣的远祖从一个显赫家族偷来的。但凡是偷得年代久远了的东西,后代们就不认为是偷的了,祖先们偷时的那种战战兢兢的感觉同他们的尸骸一样灰飞烟灭,池凤臣认为香炉归他所有理所应当。
  亮铜边抬边说:“赶上一头猪沉了。”
  池凤臣因为这晦气冲天的比喻而骂儿子是吃猪粪的。
  当时池凤臣的远祖在一个大家族中当马夫,那家族呈衰败趋势后又遭了官司,主人进城打官司,平素手脚规矩的用人都不利索了,厨娘率先偷走了一套银器,跟着丫鬟将主子的绣花小袄和花瓶给偷了。教书先生是个基督徒,他眼看着好东西一件件地像破笼而出的鸟一样飞走了,焦虑得没日没夜地念叨主啊主啊,后来却出人意料地将太太的首饰席卷一空,边偷边说:“主啊,您的灵光照耀着这些圣灵的东西,您赐予它们光辉,我将为您葆有光辉。”那时池凤臣的远祖正牵着一匹马从太太窗前经过,他听见教书先生一边祷告着,一边用那苍白瘦削的手指抚弄着那团变幻无穷的光泽,便像看见心爱的女人被强奸了一般难受。那个姓池的马夫想来想去偷了一样神圣的东西: 三足青铜香炉。而当主人携着家眷骑着瘦马一路风尘垂头丧气地回到家府时,已是人财两空。太太气得上了吊,老爷的儿子发誓报仇,可他在屠宰场错把卖肉的当成教书先生,便举刀雪仇,结果没杀死人,倒让人把他关进大狱。哪里是什么教书先生,不过是一个与他长得极为相似的无辜。代人受过,那卖肉的失去了一只耳朵。而老爷自己一病不起,咯血长逝了。
《香坊》由迟子建(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邵明伦将侄女打得满街嚎哭的时候,池凤臣家刚好出第一炉香。站在香坊前等待香的商人马六九见邵红娇被叔父打得烂柿子一般拿不成个了,就路见不平地前去拉架,结果他膂力过人竟将邵明伦的眼镜给抓下来踩个稀巴烂,不惟如此,邵明伦上衣的纽扣也全部被扽掉了。
  邵明伦只觉得眼前一片花白,侄女不见了,街道两旁的作坊也不见了,他惨叫了一声:
  “我那金丝边的眼镜!我那黄澄澄的铜扣子!”
  他瘦脸上的肌肉哆嗦起来,许多肉褶像垄沟一样出现了。
  别人听见教书先生的呼叫后都笑起来。乱世之中,教书本来就是可笑的事,再

书籍目录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