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文学
情到深处即为诗

情到深处即为诗

  来到成都,元稹早已忘掉监察御史是何职责,开口第一件事,便是托人与薛涛结识。两人见面后,一见如故,引发倾慕之情。
  薛涛厌倦了迎来送往的风月生涯,见到比自己小很多的多情公子元稹,即有托付终身之意。元稹也叹薛涛为奇女子,沉醉在温柔乡里,缱绻非常。
  如果事出现代,狗仔队必定大炒"姐弟恋",恶毒的人也必定说薛涛老牛吃嫩草,而在当时,薛涛倾心相爱,元稹不管后来如何,当时也必定是出于真情,时人非但没有恶语相加,反而奉为美谈,流布天下。
  元稹诗虽写得好,却是一个段正淳式的人物,见一个爱一个,每个都发自真情,但往往始乱终弃,没有完美的结局。
  元稹因公事不得不离川,临行之时,许诺公事一了,便回川跟薛涛团聚。谁知世事蹉跎,这一次分别竟成永别。薛涛心目中的爱情也因元稹的爽约而灰飞烟灭。对于薛涛来讲,重新燃起的希望之火再次熄灭。
  为了守候爱情,她决定等一辈子。
  在爱情面前,女人往往最傻。薛涛见惯了虚情假意,当爱情来临的时候,依然相信海枯石烂的鬼话。当元稹在远方另结新欢的时候,薛涛却苦苦守望,用凄惨的笔触写道,"知君未转秦关骑,日照千门掩袖啼。闺阁不知戎马事,月高还上望夫楼。"
  元公子啊,你在哪里?我等你不得,只能掩袖悲啼,我望着远处的长安,像所有盼望丈夫归来的妻子一样,在销魂月色的陪伴下,登上高楼,寄托我的遥遥的相思。
  去春零落暮春时,泪湿红笺怨别离。
  一边是薛涛苦苦等待无有信果,凄凉终日,泪湿红笺,泪花中想必也是曾经与元公子缠绵缱绻的温柔回忆。而另一边,元稹只顾自己快活,早已把薛涛抛之脑后。
  无尽的绝望,让薛涛早生华发。
  老之将至,薛涛得不到像别人那样儿孙绕膝的幸福。她度过了灰色的晚年,抑郁寡欢,怀着对爱情的一份憧憬和期待,慢慢老去,终生未嫁。
  后人多误解薛涛,认为她是风月高手,浪荡妇人。非也。人们往往只观其表,人云亦云,深刻体味薛涛的爱情遭遇,方可知其人绝非浪荡之辈。
  薛涛有自己固执的爱情观。言其固执,是因为她终生信守,从未改变过信仰。
  薛涛曾有《咏蝉》诗一首,曰:露涤清音远,风吹故叶齐,声声似相接,各在一枝栖。此诗可作为薛涛爱情观的剖白。
  她的可见的几次恋爱,都是严肃而纯洁的,一旦涉及到爱情的范畴,她决不会虚情假意,逢场作戏,而是会真心投入,奉献真情。"声声似相接"乃是假象,"各在一枝栖"才是真景,怪只能怪天下人多为蠢夫愚妇,不能真切体会薛涛的内中。
《情到深处即为诗》由纳兰秋(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中国是诗的国度。
  中国人身上洋溢着诗性和诗魂。
  因诗而有诗人。诗人的涵义无远弗届。它是一种职业?它是一种技术?抑或,它是一种高度抽象的概念?
  全都不是。它是一颗饱经忧患的心;一个苦苦求索的魂;一段感时伤世的愁绪;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恋。它并非死板的机械,而是鲜活的迸发着永恒生命力的不灭精灵。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