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文学
爱是一场渐行渐远的分离

爱是一场渐行渐远的分离

  我们海南岛那头鹿的厉害之处,在于它从传说跳到了地面:岛的南端,真有一个山崖叫“鹿回头”,山崖前方,真叫“天涯海角”,再前方,便是茫茫大海。人们知道,尽管海南岛的南方海域中还有一些零星小岛,就整块陆地而言那儿恰是中华大地的南端,于是,那儿也便成了中华民族真正的天涯海角。既然如此,那头鹿的回头也就回得非同小可了。中国的帝王面南而坐,中国的民居朝南而筑,中国发明的指南针永远神奇地指向南方,中国大地上无数石狮、铁牛、铜马、陶俑也都面对南方,这种种目光穿过群山、越过江湖,全都迷迷茫茫地探询着碧天南海,探询着一种宏大的社会心理走向的终点,一种延绵千年的争斗和向往的极限,而那头美丽的鹿一回头,就把这所有的目光都兜住了。这一来,它比海明威的豹子更庄严了。
  这些年,海南岛成了一个热闹的去处,我的许多朋友和学生经常从那里打电话来报告各种消息,他们兴高采烈地在那里创业和冒险,我自己也已去过不止一次。与大陆相比,即便是与大陆的沿海开放区域相比,那儿的生活也是奇特而新鲜的。在“鹿回头”的巨大塑像下,在“天涯海角”的石刻前,在通什的山寨中,在椰林夹道的环岛公路上,我一直在想,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岛屿呢?它对于隔海相望的大陆有什么独特的意义?一切踏上了它的土地而又自称为“闯海者”的大陆人,是否能够真正领悟它?前不久读到海外作家陈若曦写海南岛的一篇文章,一种小心翼翼的爱惜之情令人感动。至今没有找到过一部完整、系统地记述海南岛历史的着作,据说有一个日本人写过一本,也还未曾读到。不管怎么说,大家对海南的历史都知之甚少,这是无法掩盖的事实。不太认识它而又偏偏让它来承担现代的重任,我觉得对它是不公正的。这些年我在对中原大地上各个地域文化逐一进行探测的时候,总会隐隐感到一种从天涯海角向中原大地回首的遥远目光。我开始关注它,在历史资料中爬剔点点滴滴有关它的远年信号。今天,我觉得已经有可能来粗略地谈谈它的故事了。
第54章 刘益善:我是模范丈夫
  我一般是不给自己戴桂冠的,我是个平庸的人,也没资格给自己戴桂冠。比如说我是个编辑兼作家,我就从没说过我是着名作家,资深编辑,那样做,我感到脸红。有朋友说我自己不会推销自己,缺少现代人的意识。我想想也是,就决定现在推销自己,宣称我是模范丈夫,给自己弄顶桂冠戴在头上也荣耀一番。
  我的模范表现,是我在家做不少家务事。我每天做的家务事排列如下:早上6点半起床,去食堂买早点。妻子儿子上班上学后,我就洗碗盏,收拾房子,擦地,待一切弄清爽了,已到我上班的时间了。好在我上班就在院子里,不用急。中午妻子儿子在学校不回来,我可以轻松一下。下午下班之后,我就快快地打开水,然后做晚饭。妻子儿子6点半左右回家,再炒点菜,一家人边吃晚饭边看《新闻联播》。《新闻联播》一完,当教师的妻子去备课,儿子做作业,我就洗碗,收拾厨房,弄完了,我才可以坐下来读读书,写点小文章。
《爱是一场渐行渐远的分离》由周国平等(中国)编写,语言为。
  汉口的解放公园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我父亲工作的单位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现在叫长江流域规划委员会就在公园对面。小时候我最热爱也最喜欢去玩耍的地方就是解放公园,而我少年时代许多重大的事件也都与解放公园有关。
  解放公园就是距我的小学以及我家最近的公园。那时候的我们学校,但凡有重大活动,都喜欢到解放公园来开展。我读小学二年级的那年春天,我被批准加入少先队。学校将入队仪式地点选择在解放公园内。那天,我们全校学生排着队,举着队旗,打起队鼓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