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

    巴金

     一个月以前省城附近有过几天混战。城门关了三天。我家也落过炮弹,大家惊扰了好一阵,又算平安无事了。我们现在又过着太平日子。不过近来我实在疲乏得很,遇到的全是不如意的事情。姑母因五叔在居丧期中将喜儿收房,三叔又不加阻止,心中有些不快,去年重阳在我家遇到四婶与陈姨太吵架,听了些闲言冷语,回家后很不高兴,以后便托病不再来我家。二妹走后,三叔虽不愿将此事对外发表,亦未深加追究,但是他在陈克家面前丢了脸,心中非常不痛快,他常发脾气,身体也不及从前了。我自海儿死后,

  • 春

    巴金

     我居然在“孤岛”上强为欢笑地度过了这些苦闷的日子。我想不到我还有勇气压下一切阴郁的思想续写我这部小说。我好几次烦躁地丢开笔,想马上到别处去。我好几次坐在书桌前面,脑子里却是空无一物,我坐了一点钟还写不出一个字。但是我还不曾完全失去控制自己的力量。我说我要写完我的小说。我终于把它写完了。

  • 世间的名字都是秘密

    世间的名字都是秘密

    苏缨

    这本书,将满足你对取名问题的一切好奇。一个人的名字,一生中至少会被叫22万次。 名字是一种期许,更是一种蕴含力量的暗示。王阳明、张居正、武则天、王安石、白居易..每个口口相传的名字,都藏着一代人的文化密码。为人父母必读、创意文案必读、通识国学必读。女《诗经》男《楚辞》还不够,拆解每个流传千古的名字,最有内涵的名

  • 一年

    一年

    张天翼

    星期日,天气好得古怪。明天又是个了不起的节日,一共有两天玩儿。官儿们都打算好好寻一回乐,于是秘书刘培本先生书室里坐了几个他的同事。 他们谁都爱上刘培本先生家里来:刘先生待人殷勤,跟什么人都谈得上,款客的东西又都是怪精致的,饭菜也合上他们的口胃。此外还有是,刘太太很大方,谈锋最健,又什么都懂得,不论你抓住了个什么题目她会尽跟你说下去的。现在可抱歉得很:她不在家。

  • 北京,1912

    北京,1912

    穆儒丐

    满族青年宁伯雍留学日本六年,回国后遇上辛亥革命,听说老同学在前门外经营《大华日报》,便去求职,成为记者。 从京郊到城里后,宁伯雍看到了一个日益变化的北京城。他在龙泉寺认识了梆子小花旦白牡丹,并与沛上逸民等人组织团体捧白牡丹。从此白牡丹渐渐走红,后被维二爷独占,厌弃宁伯雍等人。宁伯雍又认识了妓女秀卿。秀卿对高官富商冷眼冷语,对宁伯雍却另眼相待,两人渐生情愫。秀卿不幸患病,临死前将母亲和弟弟托付给宁伯雍……

  • 山居杂忆

    山居杂忆

    徐家祯

    老妻高诵芬,年十八始来归。今且七十有八,结缡亦周六十岁星矣。时海上文坛正以周作人、林语堂诸君之倡,风靡明季公安、竟陵所谓小品文者。偶于余插架中翻得明末越人张岱国变後所著《陶庵梦忆》。撷读数则,爱玩不去手,曰:“明白简洁,言之有物,而抚时感事,令人低徊涵泳,不能自己,真佳作也。” 余曰:“曷不校颦为之?”则逊谢不遑也。嗣後此六十年中,兵戈布迁之危,疾病刀圭之惧,儿女抚育之劳,井臼操持之烦,乞无宁晷得以从容闲暇,伸纸濡毫。

  • 无计花间住

    无计花间住

    扬之水

    婉约与豪放的讨论,实在很累。不好说无中生有,但至少在宋人那里是没有这种标签的。看宋人的几种选本,何为正声,何为变调,选家的眼光已经下了定义。 赵闻礼的《阳春白雪》,不分作家、不分调名,似乎是随手摘录,就编辑体例来说是杂乱的。但这种随意也有可爱处:没有一个整体的构思与安排,比如内容的搭配、词调的搭配、作者的搭配,等等,都不存在。大约读的时候觉得好,就笔录下来,好像是一部专任采录之务的“两宋名歌六百七十一首”, 虽然对南宋更偏重一些。

  • 细述金瓶梅

    细述金瓶梅

    杨鸿儒

    杨鸿儒老先生是一位博学前辈,视域极广,著述良多,今又以八十高龄的不老之笔,撰成《细述〈金瓶梅〉》一书,不耻问序于我这个后生小子,真使我有点诚惶诚恐,一时不知何处下笔。踌躇再三,只能据先生奉寄的《前言》、《目录》及第一章《〈金瓶梅〉是一部什么样的书》,略书一二,勉强复命。

  • 晓松奇谈:人文卷

    晓松奇谈:人文卷

    高晓松

    一个送快递的故事引发了赫赫有名的黄金大劫案? 民国时期文人雅士公子哥儿心目中的首席民国女神是谁? 做了这么久汉人,我们竟然不是24K纯种的? 为什么晓松说张勋是民国奇葩代表人物? 迄今为止,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全民选举发生在什么时候? 引领一代文明的华夏第一帝国是怎样覆灭的? 为什么上海滩最红的两位女明星,人生际遇和结局却迥然不同?

  • 晓松奇谈:情怀卷

    晓松奇谈:情怀卷

    高晓松

    大名鼎鼎的PS软件其实是由一家电影公司发明的? 为什么说格莱美颁奖礼体现了美国人是爱起哄的民族? 三次“码架”经历,让晓松彻底放弃成为老炮儿的念头,到底发生了什么? 享誉世界的名画《清明上河图》在宋代被认为没有太大艺术价值? 宫崎骏为捍卫作品完整曾给发行方寄武士刀进行“威胁”? 为什么晓松说中国大陆的流行音乐经历了十几年的倒霉时期? 如今大学生结伴创业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大学生结伴组乐队有什么相似之处?

  • 晓松奇谈:命运卷

    晓松奇谈:命运卷

    高晓松

    为什么说大学时的海子换个宿舍或许就不会做一名诗人了? 历史转折关头,“和平将军”因何阴错阳差与骨肉分离四十年? 在以色列战区,失去生活来源的老百姓们找到的新谋生手段竟然是做字幕组? 为什么说天平天国的战争策略恰好成就了上海和香港的繁荣? 一战时,竟有两位山东老乡跑到西班牙参加了国际纵队?

  • 岁朝清供

    岁朝清供

    汪曾祺

    夏天的早晨真舒服。空气很凉爽,草上还挂着露水(蜘蛛网上也挂着露水),写大字一张,读古文一篇。夏天的早晨真舒服。 凡花大都是五瓣,桅子花却是六瓣。山歌云:“桅子花开六瓣头。”桅子花粗粗大大,色白,近蒂处微绿,极香,香气简直有点叫人受不了,我的家乡人说是“碰鼻子香”。桅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桅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

  • 文化不苦旅

    文化不苦旅

    马伯庸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杜甫《蜀相》 这首诗是上元元年(公元674年),杜甫老爷子在成都武侯祠游玩之时,留下的七言佳作。诗文千载传颂,自然是脍炙人口,但个人认为,美中不足的就是这题目,为啥叫《蜀相》呢?人家刘备在武担山称帝的时候立的国号是“汉”,所以应该是三分汉、魏、吴,

  • 藏獒的精神

    藏獒的精神

    陆建辉

      一切来源于怀念——对父亲,也对藏獒。   在我七岁那年,父亲从三江源的玉树草原给我和哥哥带来一只小藏獒,告诉我们,藏獒是藏族人的宝,什么都能干,你们把它养大吧。   遗憾的是,这只小藏獒对我们哥俩很冷漠,尽管我们哥俩每天都在喂它,但它从来不主动接近我们,更不会讨好地冲我们摇尾巴。我们不喜欢它,半个月以后用它换了一只哈巴狗。父亲知道了很生气,但也没有让我们再换回来。过了两天,小藏獒就自己跑回

  • 自由人生

    自由人生

    胡适

    《自由人生》围绕“自由人生”这一主题,在注重所选篇目着重全面性的基础上,收录了胡适各个时期的主要著述,涵盖其一生学术文化历程;同时又有所侧重,着重选择了有启蒙意义、关乎个人修养与处事历练,做学问的态度与方法以及对人生与世局的观察与体验等方面的内容。这些或是激昂或是从容的文字充满思辨力量,对当代读者仍不乏启迪的意义。

  • 我们能做什么

    我们能做什么

    胡适

    这是一部可以同《旧制度与大革命》对照来读的书。这在热销的《旧制度与大革命》提出大革命并非一定发生在一个国家的贫困时期,在经济发展较好,却导致严重两极分化的时期也可能引发革命。两个时期虽然面临的问题不同,但引起的后果却可能相同。胡适的解剖刀对准的是国民党统治下的旧中国,深恶痛疾的是旧中国的种种痼疾。他主张解决中国问题的方案是建立西方式的民主制

  • 提高:胡适治学讲演集

    提高:胡适治学讲演集

    胡适

     社会实进会教我今晚上来这里和诸位谈一谈。我很喜欢诸位没有存什么大希望,只要得着一个研究社会问题的方法。这一个礼拜可惜没有工夫给我预备,我只可把我个人研究社会问题的经验,和书本上的理论,综合起来略略地说一点,恐怕其中还有条理不分明的地方。  

  • 胡适说:社会与文明

    胡适说:社会与文明

    胡适

    《胡适说:社会与文明》介绍了胡适,20世纪以来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和学术大师之一。其文章,开一代风气之先,影响至今;其治学,严谨,实际,大胆地假设,小心地求证;其为人,自由独立,不满足于现状,敢说老实话,认真地做事,严肃地做人。他的笔下,描绘着理想中的家园,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并用他的灵魂激荡、影响了中华百年……

  • 语言的胜境

    语言的胜境

    王一川

    本书在二十世纪“语言论转向”的背景下,对西方结构语言学诗学、象征语言学诗学、无意识语言学诗学、存在语言学诗学和超语言学诗学作了深 入浅出的描述,由此集中地展示了外国文学与语言学的新型关系,显露出文学语言的新胜境。全书思路新颖、富于开创性,善于把抽象的理论阐述同具

  • 禅宗诗歌境界

    禅宗诗歌境界

    吴言生

    禅宗诗歌是禅宗思想的载体。与禅宗的终极关怀一样,禅宗诗歌的终极关怀也是明心见性。所有的禅诗,其主旨都是明心见性,用诗学的譬喻来说,就是要见到我们每个人的“本来面目”。因此,探讨“本来面目”的哲学内蕴,对理解禅宗诗歌具有提纲挈领的意义。

1234567... 98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