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爱的日子

    有爱的日子

    毕淑敏

    现今中年以下的夫妻,几乎都是一个孩子,关爱之心,大概达到中国有史以来的最高值。家的感情像个苹果, 姐妹兄弟多了,就会分成好几瓣。若是千亩一苗,孩子在父母的乾坤里,便独步天下了。 在前所未有的爱意中浸泡的孩子,是否物有所值,感到莫大幸福?我好奇地问过。孩子们撇嘴说,不,没觉着 谁爱我们。

  • 天堂蒜薹之歌

    天堂蒜薹之歌

    莫言

      十九年前,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一件极具爆炸性的事件--数千农民因为切身利益受到了严重的侵害,自发地聚集起来,包围了县政府,砸了办公设备,酿成了震惊全国的"蒜薹事件"--促使我放下正在创作着的家族小说,用了三十五天的时间,写出了这部义愤填膺的长篇小说。在初版的卷首,我曾经杜撰了一段斯大林语录:   小说家总是想远离政治,小说却自己逼近了政治。小说家总是想关心"人的命运",却忘了关心自己的命运。这就是他们的悲剧所在。

  • 最后一名女知青

    最后一名女知青

    阎连科

    黄黄是条极为极为大众的狗,其形象,也平常得十二分可以,往足处去说,也无非同类的一般水平而已。它的不凡之处,在于它记下了许许多多人类的破绽。 在张家营子,黄黄时不时地凝视一日路程之遥的正东。尤在太阳平南时候,它便常常看见这方百姓所托寄以繁衍人世之希望的那脉名山之下,生冷地坐落着一个监狱。狱门的外围,漫生着悠然野草。不消谁说,草间自然而然开了许多小花,白的或者黄的,粉淡间或浅紫,各色各式,满目的琳琅。黄黄还发现,监狱不断地枪毙罪犯,

  • 狗年月

    狗年月

    格拉斯

      德国当代著名作家君特·格拉斯的长篇小说《狗年月》以其丰富的内涵,独特的表现形式,成为一部颇堪玩味、值得仔细阅读的书。这部发表于一九六三年的作品所描绘的维斯瓦河入海口是作者的诞生地但泽-朗富尔地区。但泽在二战前为东普鲁士的一部分,隶属德国。作者在故乡的文科中学接受教育。一九四四年到一九四五年,他曾任防空助手,以后当兵上了前线,一九四五年受伤,被俘后关进了战俘营。一九四六年五月获释后,格拉斯曾做过农业工,下过钾盐矿,当过爵士乐手,后来又在美术学院

  • 猫与鼠

    猫与鼠

    格拉斯

      君特·格拉斯是联邦德国著名作家,与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海因里希·伯尔并列为战后联邦德国文坛的盟主。他的诗歌、戏剧,尤其是小说,以荒诞讽刺的笔触描绘了德国的历史和现实,为当代德语文学立足于世界文学之林做出了重要贡献。   一九二七年十月十六日,格拉斯出生在但泽(现今波兰的格但斯克)一个小贩之家,父亲是德意志人,母亲是属于西斯拉夫的卡舒布人。爱好戏剧和读书的母亲使格拉

  • 一朵花开的时间

    一朵花开的时间

    郁雨君

    不起眼的女生哈小茜是一个小睡包,总是为睡不醒而苦恼。她的迷糊被周围的人蔑视着。 超级帅哥路笛是青春偶像,他竟选择了哈小茜做同桌。被很多女生妒忌和捉弄的哈小茜以她的热情、率真和勇敢几次为路笛解脱困境。 而路笛也让哈小茜懂得了“其实每个女孩都是一座美丽宝藏”。当路笛的星途陷入低迷,哈小茜以不可思议的毅力暗暗帮助了他。等路笛醒悟到哈小茜所有的好时,她却突然

  • 19.99元

    19.99元

    贝格伯德

    这是一部在法国乃至整个西方引起爆炸性轰动的奇书。它在人口只有六千多 万的法国居然卖了一百万册,同时入围以高雅闻名的龚古尔文学奖(通常被提名 的作品只有几万甚至几千册的销量),又被各国出版社争相购买,已翻译的语言 竟高达二十一种。据报道,根据它改编的电影亦正在拍摄中。它的书名也创造了 一个暗含嘲讽的有趣先例,直接采用了销售地标价——在欧元区是《14.99 欧元

  • 冉之父

    冉之父

    梁晓声

    曾当过农工、小学教师、团报导员。1974年有幸被推荐上大学,入复旦中文系创作专业。1977年毕业后分配至北京电影制片厂文学部。1988年调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至今。 主要从事小说创作,兼写散文、杂文、影视剧本。多次获文学及影视创作奖项。代表作有《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父亲》、《今夜有暴风雪》、《一个红卫兵的自白》、《雪城》、《年轮》、《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表弟》等。

  • 斗宴

    斗宴

    周浩晖

     滚滚长江,滔滔运河,分别在神州大地的东西和南北方向贯穿而过,辅以流域内的大小支流,形成了纵横交错的水利交通网。古城扬州便位于长江与运河的交错点上,成为了这片水网的中心枢纽。   由于占据了如此独特的地理位置,加上江淮一带河渠纵横,土地肥沃,且气候温暖湿润,有着丰富的鱼盐和农产资源。扬州从春秋末年建城以来,历秦汉至隋唐,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全国有数的大都会。无论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她都在历史长河中扮演过极为夺目的角色。

  • 太阳鸟和眼镜王蛇

    太阳鸟和眼镜王蛇

    沈石溪

    本书汇集了中国动物大王沈石溪自八十年代以来最有代表性的中短篇佳作。以其雄浑又细腻、粗犷又敏锐的文风,生动展现了猎狗、豹、孔雀、野猪、狐狸、大象、羊等野生动物的传奇故事,既富有动物的野性之美,又具有浓郁的野生丛林风情。本书附有作者的创作经历趣事漫画版及具有知识性的“动物档案”,文学性、知识性和趣味性融为一体,给孩子们带来一个全新的 “动物世界”。

  • 玫瑰坝

    玫瑰坝

    谢宝瑜

     《玫瑰坝》初版于二零零六年,因为种种原因,其印刷成本高,没有正常的发行渠道,很长时间知之者甚少。后来经过廖康、愚人、凡草、土干等朋友推荐,引起了一些读者的注意。然而,读者不但在购书前要费力地搜索一番,而且还得支付很贵的邮费和书费。一些居住在中国大陆的读者甚至要花费三四百圆人民币,耗时两三个月,才能把书拿到。希望《玫瑰坝》电子版可以给读者带来方便。

  • 看破西游便成精

    看破西游便成精

    御风楼主人

    《西游记》仅仅是一本神魔小说还是另有玄秘?孙悟空为什么大闹天宫?孙悟空大闹天宫失败的原因是什么?太上老君、如来佛祖为什么不杀孙悟空?孙悟空又是怎么死的?玉皇大帝是怎么坐稳帝位的?观音菩萨为什么受如来恩宠?西天取经的真相是什么?唐僧是如何被选为取经人的?孙悟空为什么不杀唐僧?菩提祖师和乌巢禅师到底是谁?谁是妖魔道里的君子,谁是妖魔道里的奸雄,谁是妖魔道里的蠢材,谁是妖魔道里的太监?谁算计了泾河龙王,谁调戏了李世民,谁的取经意志最坚定,谁在女儿国动了凡心?谁是

  • 看罢西游不成精

    看罢西游不成精

    崔岱远

    真不知道孔夫子当年是根据什么就下了个"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这样的断语。或许是认为,但凡进入此年龄段的人就理应如此。笔者年岁看长,但着实"心虚",进而怀疑圣人说的兴许是他自己。要不怎么接连跨入两个阶段,大千世界的人与事和解读它的"文本",竟有那么多令鄙人困惑不解的?近读岱远老弟写的《看罢西游不成精》,赞叹之余就生出了无限感慨:《西游记》你真读懂了吗?

  • 芳华

    芳华

    严歌苓

      原以为再见到刘峰会认不出他来。二十岁他就那样,跟你多熟你扭头就想不起他长什么样。倒不如丑陋,丑陋可以是logo,丑到一定程度,还惊世骇俗。而他不丑,假如由丑至美分为十个刻度,他的相貌该是五度。穿军装戴军帽的他,可以往美再移一度。尤其穿我们演出的军装,剪裁考究,面料也好,那种羊毛化纤混纺,特挺括。他的相貌没有问题;问题就在于没有问题。因此不管我们曾经如何在一个队列里出操,在一个练功房里踢腿窝腰,在同一个饭堂里吃“菜脑壳炒肉片”,在同一幢红楼里说谎话、搬是非,总

  • 宋江日记

    宋江日记

    张志玲

    第一章:曲线思维的奥妙 某日天气晴,没有月亮,有星。 这几天,我的心颇不宁静,想着可能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终于,事情如愿地发生了。 上午,县里的捕头何清找到我,说是要捉一个人。我就问他是何许人也,何清可就告诉了我。 几年前,我就想升官,但是,朝廷腐败啊!我想在任何封建社会都有这样的人,因为没有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而大

  • 浮生门

    浮生门

    王鹏

      生命的门究竟要神灵来把持,还是让命运来操控?如果肉体的毁灭能换去灵魂自洁的轮回,那么我情愿像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一样被钉死在永恒里。如果超度能解脱亡者的怨恨,压迫能缓回屈服的重负,渇望能承受生命之力,那么我四十多年的苦难和负担,却可在生命呈现落日之际展现自己丑恶和暴行。痛苦的回忆也会变得像江南的霉雨一样纷纷扬扬……

  • 长发飞扬的日子

    长发飞扬的日子

    姜昕

    我一直有这个想法,就是记叙下我整个青春期所经历的那些让我无法忘怀的人和事以及这一切带给我的影响和变化。当然从年龄上划分我仍属青年,但我却从头至尾是一个怀旧的人。这一 念头始终未能付诸于行动是因为我是一个懒惰的人,许多事情如果不逼到头上,我是不会去做的 ,我宁愿不紧不慢的坐在那儿发呆,要是与此同时再有一盘我喜欢的音乐做伴,那对我来说就

  • 飞云港

    飞云港

    张志民

    这部小说是写我军在解放大王岛前夕,盘踞在岛上的国民党特务头子派遣特务潜来飞云港,企图炸毁港口设备及军用物资,阻挠我军解放大王岛。我英勇、机智的侦察员经过各方面的努力,侦破了敌人破坏飞云港的阴谋,将敌人捕获后,孤胆深入敌穴,炸毁了敌军的火药库,配合我军解放了大王岛。

  • 地产鳄人

    地产鳄人

    乔萨

      耿迪一脸疲惫地望着餐桌对面的黄晓军。今天是自己39岁的生日。前些年过生日时,狐朋狗友欢聚豪饮、争先恐后送礼买单的那种景象没有了,现在只剩下黄晓军。想当年他风光无限的时候,黄晓军还只是盛京一家歌厅老板,做些偷鸡摸狗、卖淫嫖娼、吸毒贩毒的勾当。那时候他是黄晓军的“上帝”,一张支票压一个月,他从来都不看账单,大笔一挥——要的就是一个派头。“爷不为什么,也没别的,就有钱……”这是一句他经常挂在嘴边上、最让他舒坦和最有面子的调侃。

  • 操盘

    操盘

    墨石163

    虽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广滨市的夜生活才刚开始。苏震清刚从沙海南街的白天鹅宾馆宴客出来,准备赶往惊艳会休闲会所和他姐夫陈建年见面。刚刚苏震清宴请的是证监局的主管官员以及几位重量级的财经记者。苏震清是海波证券公司老总,对他来说,和主管官员、财经记者应酬吃饭,联络感情,彼此增进了解,是不可或缺的工作。

1234567... 340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