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欲魔

    欲魔

    西村寿行

    木之内冬子开始感到月经前后有些异常,是在三个月前的6月初。过去,冬子大致是28天一次,很有规律,月经期间也是4天,顶多5天就完。从开始的两、三天前,感到腰部软弱无力和臼牙疼痛,但还不至于影响工作。这种情形从20岁到28岁没有什么变化。 但是,近两、三个月来,月经从一周延长到十天,腰的附近还伴有隐疼的出现,最初以为也许是由于过度疲劳,而没有太留意,但是到了下个月仍是一点没有好转,不仅这样,而且时间进一步延长,疼痛也似乎更加历害了。

  • 一个都不放过

    一个都不放过

    查尔斯·格雷伯

      这是一个真实故事,是经过10年的潜心调查,采访了包括查尔斯·库伦在内的很多涉案人员而写出的作品。查理是个骄傲而复杂的人,除了我们之间的对话以外,他从来没有公开发表过任何声明,也没有接受过任何媒体的采访。我们沟通的时间跨度长达几年之久,而最初的沟通是因为处于服刑状态下的他想要给外界捐赠一个肾。除此以外,他好像没有什么别的理由跟我进一步沟通其他的事。他的观点在本书中贯穿始终,但他并不是本书所陈述事实的最终决断者。本书包含很多来自其他各方面不同的匿名材料,所有

  • 魔雾

    魔雾

    高普

      与高普的相识,始于数年前一个征文奖。   那时我俩都是参赛者,作品并没有获选,不过主办单位倒是办了个茶会,邀请各方写手前来,交换关于创作的心得与意见。出席的人不多,发言的更是没几个,其中有一位甚为健谈的面善老兄,便是高普。   虽然当时交换了信箱,之后也历经数次电子邮件往来,讨论关于创作的意见,但当时我写推理小说,而他似乎长于写奇幻小说和武侠小说,类型的隔阂使我们的话题不算频繁,两人之间也仅是君子之交。

  • 笔冢随录II:万事皆波澜

    笔冢随录II:万事皆波澜

    马伯庸

      一辆满是尘土的中巴车在公路上徐徐开动,引擎有气无力地哼哼着,让人昏昏欲睡。   此时天色刚近正午,阳光炽热,靠车窗的乘客纷纷把身体朝中间靠去,尽量避开晒人的光线;中间的人老大不情愿,又不好公开呵斥,只得也装作睡着,用肩膀或者大腿顶回去,默不作声地捍卫着自己的领土。再加上过道和行李架上堆积如山的编织袋构成的崎岖地形,十几排座位呈现出犬牙交错的复杂态势。

  • 暗黑神探

    暗黑神探

    何马

    他曾是“学校”里最出色的破坏者,是传说中来自地狱的复仇者,现在他却变身暗黑神探!他号称只查惊天大案,却总是被刑侦处请去处理鸡毛蒜皮的小事。直到有一天,一件普通的骗保案牵扯出一批极端犯罪团伙,随后接二连三发生的杀人绑架案和杀人工厂,“七宗罪”谋杀等,让世界陷入绝望的深渊。能看破真相的,只有神探韩峰!

  • 14号门

    14号门

    彼得·克莱斯

    他在奔跑。 竭尽全力奔跑。仿佛整个地狱在追杀他。仿佛他的性命全依赖于他能跑多快。 他很确定事实如此。 但事实是他必死无疑。他在手术观摩室见过太多人流血至死,明白自己肋骨间有规律喷出的液体是什么。那把匕首以近乎于外科手术的精准度完成了它的任务。 他不能只考虑自己。现在不行。有太多事情危在旦夕。他必须继续奔跑。

  • 龙图公案

    龙图公案

    安遇时

        话说德安府孝感县有一秀才,姓许名献忠,年方十八,生得眉清目秀,丰润俊雅。对门有一屠户萧辅汉,有一女儿名淑玉,年十七岁,甚有姿色,姑娘大门不出,每日在楼上绣花。   其楼靠近街路,常见许生行过,两下相看,各有相爱的心意。   时日积久,遂私下言笑,许生以言挑之,女即微笑首肯。这夜,许生以楼梯暗引上去,与女携手兰房,情交意美。及至鸡鸣,许生欲归,暗约夜间又来。淑玉道:“倚梯

  • 时空平移

    时空平移

    王晋康

    于平宁一杯接一杯地往肚里倒酒,目光冷漠地环视这家小酒馆。他正休假,工作期间他是不喝酒的,因为“工作就是有效的麻醉剂”。但休假期间,只有睡觉时他才与酒杯暂别,他需要酒精来冲淡丧妻失女的痛苦。 已经八年了。 他今年三十八岁,身材颀长,五官端正,面部棱角分明,额角刻着一道深深的伤痕,鬓边有一绺醒目的白发,穿一件半旧的灰色夹克衫,敞着领口。八年前他参加世界刑警组织

  • 在死亡之中

    在死亡之中

    劳伦斯·布洛克

      杰里·布罗菲尔德是纽约警局的警察,   他和检察官合作,以调查警方贪污的真相,   他的同僚对此不以为然,但杰里·布罗菲尔德认为自己没做错。   一名来自英国与他过从甚密的妓女,   被人发现死在他曼哈顿的公寓里——他是凶手吗?   斯卡德接受委托查出真相,虽然这个委托者他并不乐意接受……

  • 一长串的死者

    一长串的死者

    劳伦斯·布洛克

      想必是在九点左右,老人站起来,用汤匙敲敲玻璃杯。周围的谈话声渐渐变小,等到完全安静下来后,他又花了好一会儿环视整个房间。然后端起刚刚敲过的玻璃杯喝了一小口水,放回面前的桌上,两手掌心向下,覆盖住杯口。   他站着,瘦削的身子向前倾,尖瘦的鹰钩鼻突出,白头发朝后梳得服服帖帖,淡蓝色的眼珠透过厚厚的镜片显得更大。他在路易斯·希尔德布兰德心中那艘海盗船的船首刻下了鲜明的形象。几只典型的灰色大鸟在远远的地平线翱翔,天长地久,直到永远。  

  • 小城

    小城

    劳伦斯·布洛克

    约翰·布莱尔·克雷顿,一个正在突破边缘的作家;法兰西斯·巴克伦,前警察局长,下届市长候选人的热门人选,一个正在崩溃边缘的中年人;苏珊·波玛伦斯,一个美丽不可方物、品味脱俗的民俗艺术画廊老板,探索她深不可测的情欲世界;莫瑞·温特斯,一个老谋深算的刑案律师,偏好谋杀案,因为证人比较少;杰利·潘科,好不容易才从醉乡挣脱的清洁工,总是黎明即起,打扫这个城市的宿醉……   在9·11悲剧的阴影里,芸芸众生被一条看不见的绳索紧紧束缚。一个平凡的人,摇身变成杀人不眨眼的魔王,用最简单的武器,横眉冷对整个城市。  

  • 一个地方

    一个地方

    卫斯理

    陶启泉请吃饭。 很正式,特地派人在十天前送了请柬来,“能否拨冗赏脸,请欲早告之”云云。 我对于陶启泉这种身份的人邀请饭局,一向很不耐烦,因为那是典型的无聊应酬,参加的人大多数是虽无过犯,却面目可憎,而且几乎毫无例外的言语乏味他们之间说的口沫横飞的话题,我只要听上十秒钟,就忍不住要打哈欠。

  • 短信

    短信

    朱口口

    我知道,这一段经历说出来,没有多少人会相信。除非,你也收到过一样诡异的短信。短信是深更半夜发来的,发送者是曾经最爱的人,内容只有简单的几个字。 关键在于,你明明知道——这个人,已经死了好几年。     那条短信我永世不忘,写的是:“今晚吃什么?”   

  • 刀锋之先

    刀锋之先

    劳伦斯·布洛克

      坐在五十二街的   一家小酒馆   惶然又害怕   当粗鄙欺瞒的年代   慧黠的希望死灭   愤怒与恐惧的浪潮   席卷光明   暗淡地球上的国度   迷惑我们个人的生活   令人无法启齿的死亡气息   激怒了九月之夜……   ——W·H·奥登《一九三九年九月一日》

  • 黑暗之刺

    黑暗之刺

    劳伦斯·布洛克

      我没有看见他走进来。我坐在阿姆斯特朗后排那个我一向坐的位置上。午餐的人潮已经散去,吵闹的声音也降了下来。收音机里播放的古典音乐,现在你毫不费力就可以听得很清楚。外面一片灰蒙蒙的,吹着可怕的风,空气中含着雨意。不过,待在这家位于第九大道的酒吧里,一边喝掺有波本威士忌的咖啡,一边读《邮报》上有关第一大道砍人的报道,这种天气还真合适。

  • 狱警手记

    狱警手记

    鲁奇

      一 冰柜里的犯人   站在那个躺着死人的冰柜前。   我想离开,他却一把拉住了我。   “既然来了,当了狱警,这点小事就怕成这个样子?胆小鬼!”他厉声喝道。   “谁害怕了!我才不怕!”   我慢慢走上前去,站到那个冰柜前,低下头。

  • 遗落的南境1:湮灭

    遗落的南境1:湮灭

    杰夫·范德米尔

     那座直插入地下的塔不该出现在这里,而黑松林恰好由此开始逐渐过渡为沼泽,再往前则是更加泥泞的湿地,杂草丛生,长满了被风吹得歪歪扭扭的树木。湿地和自然水道以远,便是海洋。稍远处的海滩上,还有一座废弃的灯塔。国境内的这整片区域已经废弃达数十年,原因很难说清。我们是两年来首次进入X区域的勘探队,前任者的设备大多已经生锈,他们的帐篷和棚屋也只剩下空壳。望着这片平静的土地,我相信,我们当中没人能发现任何威胁。

  • 杀手,回光返照的命运

    杀手,回光返照的命运

    九把刀

      我坐在会议桌上,跟七个老头一起开会,但会议记录上没有半个字,因为他们在一分钟前全死光了。我特别喜欢接这种整个杀光抹净的单——我猜我以前一定是一个非常压抑的人,所以现在见鬼了特别喜欢解放自己。   是的没错,我是一个杀手,至少现在是。怎么杀光这些老头的不是一个秘密,反正手法隔天就见报,毕竟现在记者都很敢写,照片也很敢登,算是详实地帮我向雇主回报我的工作表现哈哈。   我用的是枪,两支枪。

  • 木锡镇

    木锡镇

    鬼马星

      那个女人去报案的时候,我父亲不在,警察局的大门紧闭,于是,她只能根据别人的指引到相隔一条街的木雕店来找我,当时我正在给一个小号的“木锡”做最后的上色工作。   “木锡”是本镇的特色,据说是一种蛇头人身鱼尾的怪物,长年盘踞在镇北的一条大河里,木锡镇的镇名也由此而来。虽然从没有人见过木锡的真面目,但多年来,关于它的传说却层出不穷。近几年,它还被渐渐视为圣物,所以不少游客路过木锡镇时,都会带一两件与之相关的纪念品回去。因此,我的木雕店也在这两年开始供应不同尺寸的木锡。

  • 间谍课:暗杀名单

    间谍课:暗杀名单

    弗·福赛斯

     在华盛顿漆黑隐蔽的中心,有一份简短的绝密名单,上面列有一串恐怖分子的名字。这些恐怖分子被认为对美国造成了巨大的威胁。华盛顿判处了他们死刑,并且从未试图对他们实施逮捕、审判或任何正常的程序。这份名单被称作“暗杀名单”。   每周二早上的椭圆形办公室里,总统和另外六个人都要审议这份“暗杀名单”是否存在“修订”的可能,永远是这七个人,不会多、不会少。这些人中包括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还有指挥着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具威力的秘密部队的四星上将。那就是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一个本不应该存在的组织。  

1234567... 326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