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密令来自中南海

    密令来自中南海

    师东兵

    第一章 林立果提携于新野 毛泽东考起余立金   林立果像一条卿鱼似的在游泳池里活蹦乱跳,只有在这里,他的少年时代的纯真和矫健才能得到暴露和显现,引得久居毛家湾负责警戒的战士们羡慕地看着他发楞。   穿绿色游泳裤的于新野坐在池边的石桌旁喝着饮料,眼光却从没离开水里的那位小将,不,应该说是他的靠山。今天他陪林立果回家取东西,神经一直处在极度的兴奋之中。他怀着无限祟敬的心情由林立果领着粗览了一遍毛家湾的布局,立刻眼花撩乱起来。这座大院的门弯弯曲曲,像蛇形似的既隐蔽、又安全。前侧就有三

  • 雪冷血热

    雪冷血热

    张正隆

    序篇:黑暗是不会突然降临的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歹饭了。 ——歹饭了。 ——歹饭了。 我的二奶奶,一个身高不到1.60米的小脚少妇,站在我家房山旁的高粱地头,冲着黑魆魆的后山坡,可着嗓子唱歌儿似的一声声呼喊着,要我的太爷爷、太奶奶和三个爷爷、两个奶奶,还有几个姑姑,回家吃饭,同时宣告着一天劳作的结束。 “歹饭”即吃饭。我查遍了一本《现代汉语词典》和一套《汉语大字典》,也没找到这个“dǎi”字,不得已生搬硬造,弄成了“歹”字,以便保持本书所写的那个年代的滋味。而笔者

  • 中国大缉黑

    中国大缉黑

    杨佳富

    第1章黑恶势力死灰复燃 一提到黑社会,人们很自然地联想到旧中国时代黑社会制造的那一起起惨案,那一幕幕悲剧——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等至今仍在影视中“炒”得火爆的流氓大亨们,当年指使“青红帮”勾结官府,亦官亦匪,绑票暗杀、敲诈勒索、包赌包娼、走私贩毒、拐卖人口,无恶不作,把上海乃至大半个中国搅得乌烟瘴气,民不聊生。诸如此类的社帮、会党、会道门、毒枭、赌棍、老鸨、土匪强盗、奸商恶霸、地痞流氓等各种类型的黑社会势力,都在历史上扮演过魔鬼角色,作恶多端,祸国殃民,令人间之色变!新中国成立,大陆在短期内清除了黑社

  • 广州教父

    广州教父

    冯沛祖

    第一章 堂主之死   广州西郊增步河傍,在本世纪二十年代,那儿是一片荒野,不时蹿出些野猫、野狗,更有零星的劫匪出没。一个初夏之夜,月色灰暗,刮起了大风,浓厚的乌云从东南方翻滚过中天,连原来蒙陇的星星也遮住了,增步河原来泛出的点点鳞光变成了黑黝黝的一片。暴风雨即将来临,夜色显得更为深沉。   河边孤零零地拴着一艘小船,在狂风中一左一右地荡着。一片旷野除了狂风呼啸外,一切都显得是这样的死寂。   突然,河边不远处的荔枝树丛中蹿出了五条人影,为首的是一条大汉,四十来岁,姓林

  • 军统1943

    军统1943

    阿戈

    第一章 1943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进入**阶段,欧洲战场由防守转入进攻,中国战场也由战略防御向战略**过渡,抗战力量不断积蓄,厚积薄发的能量源源聚集。 重庆,战时陪都。中国战区的最高抗日政令从这里发出,指挥国民政府在全国各地的抗战。位于陪都罗家湾19号的军统总部日渐繁忙,各种报工作、电侦工作、锄工作等指令不断从这里发往各地的军统站所。 望龙门稽查处是军统陪都外勤力量所在地,在这里从事革命保卫工作的同志都是百里挑一的党国精英,具有坚定的忠诚和信念。一九四三年三月二十三日,日军

  • 头等要案

    头等要案

    王桧

      建国以来最大假钞案侦破记   白皙的手指在键盘上跳动着,随着清脆键音所流泻出来的文字简短而沉重:“汕头市边防分局今天侦破一宗建国以来最大的贩运假人民币案,共计缴获假人民币7400万元。台湾省籍犯罪嫌疑人林镜川、林镜清、许卿绸及许清泰四人也一并落网……”   由广东省公安厅边防总队1997年7月13日发出的这一电文,不出五分钟便摆在了公安厅长陈绍基的案头,紧接着又传到了公安部。   这起新中国成立以来,被我公安边防部门侦破的最大贩运假人民币案,引起了多方的关注……   这是入夏以来潮

  • 独唱团

    独唱团

    韩寒

      独唱团-序   几天前有人和我说起,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是个文学青年,理想做一个作家和记者,那时候我们都好吃香啊,如果再能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女生们都被迷倒了。你看看现在,女生们再也不中意这些人了,她们中意的是……我说,那你们还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么?他说,……。所以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男性改变世界,女性改变男性的世界观。但总有一些世界观,是傻逼呵呵地矗在那里的。无论多少的现实,多少的打击,多少的嘲讽,多少的鸽子都改变不了。我们总是要怀有理想的。写作者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让作

  • 暴发

    暴发

    罗宾.科克

     序曲   非洲,扎伊尔   1976年9月7日   清晨,扎伊尔本巴北部一个村庄边缘,21岁的耶鲁大学生物系学生约翰·诺迪克醒了。他在被汗水浸透的睡袋里翻过身来,一边从尼龙山地帐篷的气窗网眼向外凝视,一边倾听热带雨林的喧哗和苏醒中的村庄里的嘈杂。一缕轻风送来热烘烘的牛粪和炊烟辛辣的混合气息。在头顶遮天蔽日的植物叶片丛中,他瞥见几只猴子掠过。   这一夜他时睡时醒,起床时摇摇晃晃,虚弱不堪。昨晚饭后约一小时,他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寒战和高烧袭倒。此刻他感觉明显地更糟。尽管服过奎宁作为预防,他还是认

  • 秘密调查师

    秘密调查师

    永城

      世事皆有缘由,只不过事中之人未必知晓;世事亦皆有结果,只不过事中之人未必想去了解罢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道理每个调查师都知道。   秋末冬初。晴空万里。   燕子站在停车场边上,抬头仰望大厦,大厦背后是深远的天空。   转瞬间,燕子眼角的余光里,一团黑影从天而降。   紧接着一声闷响,从一辆白色金杯车后传出来。   有人在尖叫。保安们朝着金杯车跑过去。   燕子也跟着跑过去,以曾做过医生的本能。   那男人侧着头趴在水泥地面上,雪白的衬衫塞在黑色西裤里。   皮鞋掉了一

  • 阿难

    阿难

    虹影

    在2001年初,一位北京女作家,某天突然接到香港传媒界著名女大亨的请求,要她写一本“网络行走文学”,同时寻找八十年代初她们曾经狂热喜爱的一名歌手。她在旅途中,发现追寻的并不是一有名气的歌手,而是一个神秘的逃犯。而且几方面的人物都急如星火地加入追捕。故事发生在当今的北京,南方的海岛和风光绮丽的印度。以死救赎灵魂的神秘令人迷茫:太晚的悔罪,结果追捕者和被追捕者都落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中。 ——献给A   我必须写下遗言,再晚就来不及了。遗言本身倒是很简单,没有什么生前不宜说不便说的秘密:我的死与别人无

  • 爱情的面孔

    爱情的面孔

    墨白

    一   谭渔是在这年冬季里的一个上午开始这次让他终生难忘的旅行的。他知道,在他乘坐的这趟绿色的列车到达终点的南方,有一个少女正在等待着他的到来。   那个时候在他的心里充满了希望,他几乎是哼着那些用他自己的诗词谱写而成的曲子兴致勃勃地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过那条到处都支着钢管的正在建筑中的车站,来到那次他要乘坐的列车里的。他感到一切都是美好的,鸣叫而过的列车,杂乱的脚步声还有那些涂着红红的嘴唇脸上却毫无表情的女列车员的面孔,这些在他看来都是可以谅解的。一个走在他前面肩上背着一条蛇皮袋子的头发纷乱

  • 风  车

    风 车

    墨白

    理论家在一个初冬的下午接受了一项特殊使命,他将要到各地去对人民公社的社员进行一次广泛且深入的共产主义理论教育。尽管在这片广阔而肥沃的土地上已经实行了生产资料所有制,但在这些生产队里,在那些还充斥着资产阶级思想小农经济思想的头脑里,共产主义的思想还没有扎下牢固的根基。这使理论家感到了任务的艰巨和沉重,但他没有因此而悲观。他抬头看着正在等待他回话的党委书记说:“好吧,我很有信心。”接着他从朱黑的太师椅上站起来,由于黑色窗幔垂放着,他的脸色很沉暗。理论家说:“那我先到哪里去呢?”   党委书记仍旧稳坐在太师椅

  • 感动人生之亲情故事

    感动人生之亲情故事

    许昆

    第一章 一个孤独的孩子 三娃是在一个很平穷的叫田头山村,在她8岁那年岁月的无情,把她的父母双亲都给没收了,因父母亲都得了肺癌无法医治的病,加上是一户穷底根本就没有钱去看病,只能一直拖着直到生命无法呼吸的那刻停止了心跳,三娃眼看着父母亲的离开,在父母亲要离开的瞬间把三娃拉到身边对三娃说;三娃子啊!你该怎么办爸妈快要离开这个世界去另外一个世界。 你自己可以坚强的生活下去吗?爸妈对不起你我可怜的孩子,妈在米缸里面放些地瓜你饿了就自己去吃,妈说着说着就断气,三娃再怎

  • 航行与梦想

    航行与梦想

    墨白

    一   萧城是一个非常喜欢独自旅行的人,特别是爱去一些偏僻的小镇,在那里和一些只听说过名字没有见过面的陌生朋友交谈,在细雨或者黄昏之中度过一些没有头尾的日子。因此,你会猜测萧城是一个身处许多烦恼之中的人,比如婚姻和爱情。你猜得很对,事实也是这样。现在你或许已经明白了他喜欢独自旅行的意义了,独自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是为了逃避,或者叫逃离。   在逃避或者逃离的过程中萧城往往把自己看成一只孤独的小舟,无边无际陌生的土地就似茫茫的大海,村庄和树木就似一些海生植物,行走或者劳作的人就似一些游动的鱼类,他们

  • 梦寐以囚

    梦寐以囚

    珍妮弗·布莱克

    第一章   这是个闪烁耀眼、奇幻玄妙的盛会。从偌大的哥德式灯架垂下乳白色的灯球,映照得圣查尔斯剧院光华璀璨。镶花木条地板上打的蜡光可鉴人,不只映出温暖柔和的光柱,还反射出条柱上镀金装饰的苕莠叶形、深红天鹅绒的舞台布幕、包厢的瓮形栏杆,以及圆顶天花板的七弦琴设计。从圆顶上洒下金黄橙绿等七色虹彩、在煤气灯的蒸腾热气中漫波起伏,仿佛配合乐团演奏的华尔兹在悠扬旋转。   舞池中挤满衣香鬓影的绅士淑女,透过脸上的面具,一对对眼睛闪烁着愉悦的光彩。这边是一位打扮成中古仕女的小姐,飘荡的长袍上搭配垂纱头饰。

  • 冥报记白话注解

    冥报记白话注解

    唐临

    采银沙人 东魏末。邺下人。共入西山采银铜。出穴未毕。而穴崩。有一人在后。为石塞门不得出。而无伤损。其穴崩处。有小穴不合。微见日光。此人自念终无出理。乃一心念佛。 其父闻子已压。无处求尸。家又贫窭。无以追福。乃持粗饭一钵。往诣僧寺。请一人斋。众僧多逐丰厚。莫肯为食。父持饭大哭。有一僧愍之受请。食讫为咒愿。因别去。 是日中。其子在穴中。忽于小穴明处。见一沙门。从穴中入来。持一钵饭。以授此人。食讫便不复饥。唯端坐正念。 经十余年。齐文皇帝即位。于西山造凉殿。匠工除此崩石。乃见穴中

  • 阿富汗人

    阿富汗人

    弗·福赛斯

    第一章 如果年轻的塔利班保镖知道打这通手机会要自己的命,那他就不会打了。可他不知道,所以他打了,他死了。 2005年7月25日,四名自杀人弹在伦敦引爆了背包里的炸弹。袭击杀死了五十二名上班族并造成七百人受伤,至少百人终生致残。 四名人弹中的三人出生在英国,不过成长于巴基斯坦裔移民家庭。第四人是生于牙买加,英国国籍,并皈依于伊斯兰教,此人与另一人同为十几岁。还有一人二十二岁,组织首脑三十岁。四人均为激进分子或受到极端主义的洗脑,均非外国人而恰是同去激进清真寺、同听激进布道的英国腹地之人。

  • 晃晃悠悠

    晃晃悠悠

    石康

    第一篇 0   1995年4月8日夜晚11点48分, 我和阿莱在国贸职工宿舍前分手,结束了长达8年之久的感情生活,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1   这件事说起来轻松,实际上,它对我触动颇大。从那天起,我开始思考诸如生活的意义之类老生常谈的问题,思考自己的生活,从自己想到周围的人,想到过去,想到我们这个时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在一种回忆和思考的状态下生活,这种生活有时叫我情绪恶劣,无聊至极,有时叫我激动莫名,如痴如狂。 2   说到思考,用一句我的

  • 上海之死

    上海之死

    虹影

      1、引子   很抱歉,上海今后多少年也不见得能下完这场雨。不等也罢,那么,机会什么时候来呢?   阴霾的天空露出一剑鱼肚白,像晨曦。   我紧握话筒,脸色大变。电话那头的一片混乱中夹有熟悉的声音,你的声音,然后是突然爆发的惊叫:一大群男人的惊叫。我呆住了,电话那头似乎也不知所措。整整过了好几分钟,电话才重重地扣上。   我丢下电话,就往门外跑,跑得身子如飞,追着乌云,推斜一路上的房子。难道你就不能在电话那头给我一句话,就一句话?   那天晚上,在那么多人中间,你几乎靠着我的肩。你的脸精巧如玉

  • 十羊皮卷

    十羊皮卷

    莫里斯·勒尔

      上卷 铁匣子的故事   引子:玫瑰墓园   在古城楼兰苍凉的郊外,有一座鲜为人知的墓园。墓园紧靠威尔赫斯海,并与海水中的基里阿巴孤岛遥遥相望。   乌黑发亮的大海,多数时候显得平静。孤独在海水中闪光。   沿着杂草深深的悬崖,有一条若隐若现的曲折的小道。路的两旁,一根长长的结实的铁缆,直通墓园的门径。从外观看,这墓园仿佛一座古老的城堡,里面长满了玫瑰。玫瑰四周铺上了细细的带刺藜的铁丝网,一层密密的冬苔穿过墓园的小径延伸到墓园之外。   雪下得很大,而且下了很长的时间

1234567... 270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