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忧树

    无忧树

    叶文玲

     毫无疑问,他是从“凌霄阁”的窗口坠下的。   七楼一面大敞的长窗证明了这一切。   当时的情景谁也没有看见,是后来看到的人猜测:这一切当然发生在顷刻间,不管是他自己跳下还是别人猛推,一定是以鹰隼扑兔的姿势从窗口飞出,俯冲般地猛跃下来,颀长壮实的身躯才会像中箭的鹞鹰,倒仰在地面的。   当时一定会有一记巨大的闷响。   当然,谁也没有听见这声响。发现时,他已经头颅微侧,在地上仰躺成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字。   闻讯而惊惶奔集而来的人们,一仰头就齐齐望见了七楼那面惟一大敞的长窗。   这座窗子狭

  • 明月台

    明月台

    翁桂

    全书十二回,有清代抄本。书署“烟水散人着”。根据本书序言及其他资料考证,本书作者翁桂,字凝香,号烟水散人,江苏苏州洞庭东山人,流寓萧县(今属安徽),生平甚不得意,以教村塾为业。本书从神话说起,写两个人的经历故事,一反一正,对比鲜明,其用心如书中自序所言:“从忠孝节义、悲欢离合之中,生出渺茫变幻,虚诞无稽一段因由,借端借事,惩劝醒世。”本书是作者根据亲身经历之所见所闻构思创作而成,在某些地方亦借鉴了《红楼梦》一书。 序自序 第01回凤凰丹山双庆寿第02回麒麟玉洞两呈祥第03回昧真

  • 绿血

    绿血

    严歌苓

     从学院分配到这家部队出版社一年多,她仍保持初来时的认真与执著。她不象老编辑们有着牢靠的稿源,经她过目的稿子象水中流沙,她也只得象淘金人一样仔细、勤勉。   而当她摊开这部退过两次的小说稿时,越往下看越是惊愕:小说中所讲述的,竟是一个她本人亲身经历过的故事!   乔怡抑制住心跳,忙回头翻查作者姓名,伹扉页巳磨损,只剩小半张。那老编辑说刚收到时似乎有个姓名,可现在到哪里去找那丢失的半张扉页呢?他回忆了半晌,只告诉她:作者是个挺怪的名字。   乔怡一一回忆起共同经历那场战争的八个战友,并把他们的名字列在

  • 饥饿百年

    饥饿百年

    罗伟章

    一、   父亲何大常常对我说:“要不是那场大冰雹……”   冰雹发生在谷黄时节,曾祖父李一五反背着手,手里捉一根柔软的青皮黄荆条,喜色丰润地走在公元1914年的金秋。田埂上杂草丛生,午后的阳光,把他的光头晒得像一片刚出炉的红瓦。黄澄澄的稻田紧邻渠边,渠已断流,田土大部分已经开裂,正是谷粒干浆的好季候。李一五小心翼翼地拨开稻浪走向深处。田中央一个脚盆大的水凼里,活跃着十几条鲫鱼。鲫鱼暗黑的脊背弓浮于水面,头一律朝着太阳的方向,时扁时圆的嘴,唢呐似的吹奏着无声的音乐。   李一五要把鱼串在黄荆条上提

  • 非常家庭

    非常家庭

    王金伟

    第一章 龙凤新村地处北都市南端,这里依山傍海,树木繁茂,风景秀丽。 顺昌建筑集团公司董事长贾建成的花园别墅就掩映在龙凤新村缀满鲜花的绿树之中。庭院门前是一条宽又长的东西马路。坚固的铁门涂着银粉色油漆,样式新颖的院墙包围着两侧。院子左侧是假山配合好的花池,池内百花盛开,香气酷烈;院子右侧那绿茵茵的草地中央有一座别具特色的凉亭,亭内放有水磨石圆桌和水磨石圆凳,旁边还有几棵古树。正面便是一幢二层洋式楼房,占地颇大。楼房建筑典雅,庭院幽深。 贾夫人张侠吃过早饭坐在客厅沙发里欣赏着电视节目。贾夫人

  • 走台

    走台

    包为

      我喜欢穿制服,说不上对穿制服的人好感、恶感。不像老洪,老洪跟一种穿制服的人有矛盾,便恨透了所有穿制服的人,包括医生、护士、中小学生。   现在,我身上穿的是解放军九五式制服,“一毛三”的肩章压在我厚实的肩膀上,“一毛三”等于一杠三星,也就是上尉军衔。我喜欢上尉军衔,外国电影里,与淑女贵妇们有风流韵事的,大多是上尉,这是一个令女人想入非非的军衔,中国女人也不例外。   “同志,等一等,能不能帮个忙?”对上尉感兴趣的女人来了。   我标准的立正,机械地转身。是一个高挑,略显俏瘦的年轻女人。一般的漂亮

  • 远望

    远望

    罗伯特·J·索耶

     罗伯特·J·索耶,一个科幻界举足轻重的名字,被誉为“加拿大科幻界的教长”。他不仅获得过世界两大科幻奖“雨果奖”和“星云奖”,还是历史上惟一一位将美国、日本、法国和西班牙四国的科幻最高奖项揽入囊中的作家。   索耶于1960年4月29日出生于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他的母亲智力超群,17岁便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进入芝加哥大学攻读经济学研究生,并在那里与同样是经济学研究生的索耶的父亲结婚,不久后,两人迁往加拿大定居。夫妻两人共育有三子,索耶排行第二。   索耶从小便梦想成为科学家,尤其是专门研究恐龙

  • 天鹅的喇叭

    天鹅的喇叭

    E·B·怀特

    第一章萨姆 萨姆一面从沼泽地往营地走,一面犹豫着,不知是否该把他刚才看见的一切告诉爸爸. "我只清楚一点,"他自语道."那就是明天我打算再到那个小池塘去.我还是愿意一个人去.如果我把今天看到的告诉爸爸,他就会想和我一起去的.我觉得那未必是个好主意." 萨姆十一岁了.他姓比弗.就他这个年龄来说,他长得很壮实.他的头发和眼睛都是黑色的,就像一个印第安人.萨姆走路的姿态也像一个印第安人,步子呈一条直线,发出的响动很小.他刚才去的那个沼泽地是个荒凉的地方——那里没有人迹,沼泽很多,非常难走.每过四、五分钟萨

  • 流浪地球

    流浪地球

    刘慈欣

    我没见过黑夜,我没见过星星,我没见过春天、秋天和冬天。 我出生在刹车时代结束的时候,那时地球刚刚停止转动。 地球自转刹车用了四十二年,比联合政府的计划长了三年。妈妈给我讲过我们 全家看最后一个日落的情景,太阳落得很慢,仿佛在地平线上停住了,用了三天三 夜才落下去。当然,以后没有“天”也没有“夜”了,东半球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里(有十几年吧)将处于永远的黄昏中,因为太阳在地平线下并没落深,还在半边天 上映出它的光芒。就在那次漫长的日落中,我出生了。 黄昏并不意味着昏暗,地球发动机把整

  • 孤儿的宿命

    孤儿的宿命

    罗伯特·比特纳

    第一章   “有人吗?完毕。”   没有人回答,从我的耳机里传来的只是“噼啪噼啪”的静电噪音。   “嘶——嘶——砰!”   蛋形舱室对面十英尺处,我用来充当路障以封住入口的舱壳板开始变红了。为了干掉我,虫族不惜烧穿自己的飞船。灼热的金属焦味刺激着我的鼻孔。最多再有两分钟,那些身披防弹衣的大型蛆虫就将冲过缺口。   我倒转手枪,握在手里充当棍子。这种姿势充分表达了我的决心,空空如也的弹匣也充分表明了这把手枪目前形同废铁。   我叹了口气,呼出来的气息在虫族的内部照明灯光下变成了紫色。  

  • 重见光明

    重见光明

    罗伯特.海恩

    前言 转变也许是一件痛苦和启发兼备的事,当你置身于光明与失明或失明与光明之间时尤其如此。当我得知失明十五年之后而又可能重见光明时,痛苦似乎变成了启发,它促使我在日记中详细记录了我对这件事做出的反应。开始,我用盲文打字机写,随着视力日渐清晰而改用手写。后来,呆滞已久的眼睛在不情愿的情况下逐渐看清了书上的印刷字迹,我开始阅读盲人写的书。这是一个略带强制性的过程。失而复明不仅令人激动,它还让我必须懂得我所发生的一切,懂得失明和复明的原因。别人的经验也许能说明我的一切。然而,荷马、参孙、海轮-凯勒或

  • 恐龙文明:远望

    恐龙文明:远望

    罗伯特·J·索耶

      罗伯特·J·索耶,一个科幻界举足轻重的名字,被誉为“加拿大科幻界的教长”。他不仅获得过世界两大科幻奖“雨果奖”和“星云奖”,还是历史上惟一一位将美国、日本、法国和西班牙四国的科幻最高奖项揽入囊中的作家。   索耶于1960年4月29日出生于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他的母亲智力超群,17岁便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进入芝加哥大学攻读经济学研究生,并在那里与同样是经济学研究生的索耶的父亲结婚,不久后,两人迁往加拿大定居。夫妻两人共育有三子,索耶排行第二。   索耶从小便梦想成为科学家,尤其是专门研究恐

  • 风流船长俏寡妇

    风流船长俏寡妇

    莉莎.克莱佩

      生性孤僻的席莉终于结婚了!她和新婚夫婿菲立满心欢喜的返国谒见父母,孰料,在途中竟遭逢海盗的洗劫,船上无人幸免于难,席莉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菲立被推落海中,而自己则成了海盗们欣喜若狂的俘虏。   杰汀向来是不插手其它同行的事,只是这一回他实在忍不住了,看着那般娇弱的女孩任人糟蹋,他着实于心不忍,而且她口口声声说她是费家人,基于这一点,他更不能置之不理。   只愿眼前这女孩值得他冒险……   出版社:台湾希代,柔情391, 钟金华译。   相关作品:台湾林白浪漫经典547《唯有在你怀中》

  • 春天的丑闻

    春天的丑闻

    丽莎·克莱帕丝

    “我已为黛西的未来做出了决定,”托马斯·鲍曼对他的妻子和女儿宣布,“虽然我们鲍曼家从不接受失败,但我们也不能忽视现实。”   “忽视什么现实,爸爸?”黛西问道。   “你不被英国贵族圈所接受,”鲍曼先生皱眉补充道,“也或许贵族对你同样没什么意义。我对为你找个贵族丈夫的投资都付诸东流了,黛西,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是个表现差劲的滞销货?”她猜测。   一般人绝猜不到,黛西已是一位二十二岁的成熟女性了。在与她同龄的淑女大都已成为娴静的少妇时,黑发、娇小的黛西仍然保有孩童般的敏捷和充沛活力。

  • 意外的访客

    意外的访客

    莎莲·哈里斯

    序 言 当我下班回家的时候在门上发现了这个便利贴。从中午到上半夜我都在莫洛特值班,但从十二月底开始,天色就昏暗得特别早。所以比尔,我的前任男友——比尔.康普顿,又或是吸血鬼比尔,当大多数时候我在莫洛特时——都得在这段时间里给他留言。只有到了深夜他才能出来。 我有整整一个星期没有见到比尔了,我们的分别不是一件愉快的事。但是触摸着这个有我名字的信封是我感到难受。你可能会认为——即使我已经二十六了——我从未得到过,失去过这样的男友。 你是对的。 正常的男人不会想要和我这

  • 亡者俱乐部

    亡者俱乐部

    莎莲·哈里斯

    第一章 我走进比尔家时,他正伏案盯著电脑。一、两个月来,我早已司空见惯。我从达拉斯返家后,他勉强暂别工作岗位,数周前却迷上电脑,老离不开键盘。 “Hi亲爱的。”他心不在焉的说,眼睛依然没离开萤幕。一瓶空的真血牌O型血瓶放在键盘旁,起码他还记得吃饭。 比尔不是运动衫牛仔裤随便穿穿的那种人,他穿著卡其裤及色调柔和的蓝绿格子衬衫。皮肤散发微光,浓密的棕发飘著草本洗发精的味道。这副模样足以让任何女人春心荡漾。我亲吻他的颈顶,却没得到任何反应,我转舔耳朵,还是一样。 我在

  • 达拉斯惊魂

    达拉斯惊魂

    哈里斯

    第一章 安迪.贝尔弗勒今夜喝的酩酊大醉。对于安迪来说,这可不算正常——请相信我,良辰镇里的每个酒鬼的底细我全都清楚。在山姆开的酒吧里工作了好些年,我差不多认识了每一个酒鬼。可安迪是本地人,在良辰镇的小警署里当差,之前从未在莫洛特酒吧里喝的烂醉过。我非常好奇,今晚怎么就成为了一个列外。 无论怎么扯,安迪和我都算不上是朋友关系,所以我不可以直截了当地问他。不过我还有其他办法。尽管我尽力地不利用自己的“缺陷”(或者说是天赋,唉,随便你怎么称呼了)——来窥探那些也许对我有所影响的秘

  • 冒险小虎队

    冒险小虎队

    托马斯·布热齐纳

    --------------- 怪客来访 ---------------   碧吉把西红柿放入平底锅,她刚准备做一锅面条汤,却听到了一阵短促的门铃声。   “会不会是路克和帕特里克?”碧吉暗自思忖,“但是他们应该在一个小时以后才来呀!”   小虎队约好了今天在碧吉家吃面条。碧吉的爸爸妈妈出门旅游去了,要三天以后才回来,他们让薇奥拉来照顾女儿。薇奥拉虽然是碧吉的姑妈,但只比碧吉大三岁。薇奥拉每天晚上都要去跳迪斯科。碧吉邀请两个朋友来吃面条,她当然不会反对。   门

  • 成为官僚

    成为官僚

    罗伯特·A·卡洛

    纽约市市政厅内,巨大的枝形吊灯下,当新当选的市长罗伯特•瓦格纳二世宣誓就职过后,他又向各职位的官员分发了官方的就职表格,并亲自监督他们宣誓。 罗伯特•摩西来到台上,瓦格纳宣布任命他为市公园部部长,同时兼任市建设协调官。那一刻,市长瞧着摩西那张天生的官僚面孔,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摩西对此毫无察觉,他还有所期待地站在那里,等着市长宣布另一项重要任命。可是,市长却走到了一边,示意下一位官员前来宣誓。 在场的官员以及新闻记者都明白,市长瓦格纳的这种举动象征着胜利,他们大多数人的胜利

  • 一个艺妓的回忆

    一个艺妓的回忆

    阿瑟·高顿

    第1章   设想一下:在一间可以俯瞰花园的安静房间里,你我俩人边啜着清香的绿茶,边谈着某件早已逝去的往事,我对你说:"我遇见某某人的那个下午,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一个下午,也是最糟糕的一个下午。"我想你也许会放下茶杯,说:"等等,怎么回事?究竟是最好还是最糟?不可能既是最好又是最糟。"我本来也该嘲笑自己糊涂,同意你的意见的。但事实是,我遇见田中一郎先生的那天下午,确实是我一生中最好又最糟的一个下午。他使我太着迷了,甚至他手上的鱼腥味也好像是某种香水味。如果我不认识他,我肯定不会当上一名艺妓。   我不是

<< 1234567... 292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