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窥心面具与火焰

    窥心面具与火焰

    彭柳蓉

    第一章 安小小的倒霉日 这是一座经常有闪电光临的城市。 闪电特别偏爱城市南面的公园。据说,那是因为公园里的月亮湖底沉睡着一条龙。 安小小就住在公园旁边的幸福路。虽然叫“幸福路”,但是,这?居住的人和其他地方的人一样,也会吵架,也会有烦恼。 安小小的妈妈就喜欢没事和安爸爸吵吵嘴,口头禅是:“你没有当初恋爱的时候爱我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彻底地改变了安小小的生活。她被神奇的面具选中,成了它的使者。 一切得从上数学课时安小小被老师赶出教室罚站说起。 接近黄昏的天空是瑰丽的紫色,云朵像棉花糖一样

  • 局长

    局长

    高和

    当一群野猪出现在银州市偏远山区农民的田里饱餐红薯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银州市的官场会让这一群野猪给搅得暗潮涌动波澜起伏,以至于险些影响到银州市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银州市公安局范局长既不贪财又不好色,唯一的嗜好是打猎。近年来国家颁布了《 野生动物保护法 》,各省也相应出台了保护野生动物的法规条例,这样一来,除了老鼠几乎就没有什么野生动物可以供局长猎杀了。范局长只好按规定将那把心爱的克虏伯牌双筒猎枪缴到公安局的枪库里,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动物和公安局长都过起了太平日子。 银州市的

  • 时间之轮2大猎角传奇

    时间之轮2大猎角传奇

    罗伯特·乔丹

    时间的巨轮转动着,各个时代来临又逝去,只留下记忆逐渐转变为传奇,传奇逐渐淡化为神话。而就连神话,在诞生它的时代再次开始的时候也已经被遗忘很久了。在其中的一个时代里――有些人称它为“第三时代”,它已经过去很久很久而即将重新开始――一阵风从毁灭山脉中生起。这阵风并非一切的开始,因为在时间巨轮的轮回中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但是,它又确实是一个开始。 这阵风诞生于那如同漆黑刀刃一般的山峰之间,那里是死神游荡之处,山峰之间,关口之后,隐藏着更为致命的怪物。风往南吹去,穿过灭绝之境那一片被暗黑魔神污染扭曲的纠缠森林

  • 上山.上山.爱

    上山.上山.爱

    李敖

      她是一个酷爱莫迪里亚尼创作的小女人。她的小脸清瘦,就像莫迪里亚尼在1916年画的那张"露妮"(Renee lablonde)的脸,或是1917年那张"结领带的女郎"(Femmea1acravate Rotire),或是那张"罗洛蒂"(Lolotte)。不对,"罗治蒂"那张稍胖了一点,她却是标准的清瘦型的,清瘦而苍白。   她酷爱莫迪里亚尼的画,她家的客厅里,挂了一幅画家朋友画她的速写像,笔触不见匠气、不见俗气、很成熟,尤其右眼和左眼不在一条直线上,与莫迪里亚尼1915年的"基斯林"(Moise Ki

  • 人到中年

    人到中年

    谌容

    在中国,“小说”一词使用已久,最早见于《庄子》,《汉书·艺文志》说是“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之所造也”。小说的雏形是神话传说的简略记录,后来发展到《搜神记》一类志怪小说和《世说新语》一类志人小说,结构都很简单。及至出现唐人传奇,宋元话本,小说乃由粗具梗概变得枝繁叶茂起来。鲁迅指出:“是时则始有意为小说”,就是说,小说创作的自觉意识直到这时方始建立,结果是:小说有了中篇的规模,题材有所拓展,最突出的是情节性大大加强,而语言也趋于通俗,更富于表现力。明初《三国演义》、《水浒传》的制作,标志

  • 鬼土日记

    鬼土日记

    张天翼

      一某日   好久便学会了“走险”,今天决意试一试,果然灵验,居然到了这鬼土里。事先,请朋友将我的肉体安放在妥当的地方,因为还得回来的;一面焚化一封信给十年前死去的故人萧仲讷君,请他来接。   于是试成功了。自己在一个不大亮的地方走着。   前面有两个人。虽然黑暗,可是我一看便认出其一是萧仲讷。   他见着我的第一句话不是和我话旧,也不表示欢迎的样子,只是:“快把你的那个遮住!”   我茫然了:“那个?那个什么?”   他手指指他自己的鼻子。怎么,这是……?他鼻子上有个白色的绒套子,象一顶帽

  • 911生死婚礼

    911生死婚礼

    贝拉

    2002年2月8日,从纽约飞往上海的美国“联航”班机的头等舱里,坐着我和一位美国男人,我们素昧平生,却都是那次震惊全球的“九一一”事件中罹难者家属;我失去了我的准新郎,一个与我相恋了十二年的刻骨铭心的华尔街美国男人——“九一一”那天,原本是我们的结婚大喜之日,可想而知我的悲痛欲绝了。而飞机上那个叫John的美国男人则在“九一一”中一下子失去了他一手带大的一对儿女。  就这样,上帝之手把这一对遭受心灵灾难的男女安排在同一趟寻求疗伤的生命之旅中,在不知不觉中,两个旅人之间演绎出另一场走出绝望的爱与死的悲

  • 亿万星辰

    亿万星辰

    罗伯特·里德

      1   卡拉的父母即舍不得花钱又不切实际。他们只要一花钱消费就摆出一副痛苦的表情,要是东西稍微显得奢侈些,这种表情还会更上一个档次。与此同时,他们还要忍受做白日梦和设定不切实际的目标所带来的痛苦。   一个春天的傍晚,卡拉的父亲宣布:“我们夏天的时候应该开车去长途旅行。”   “去哪儿?”母亲警惕地问道。   “去山里。”父亲回答,“不是都念叨了几千遍了嘛。”   “我们现在就开始攒钱,到时候要是情况好的话,干嘛不去呢?”星期日庆典刚刚结束,他们所在教区的教堂又度过了硕果累累的一年

  • 目击台海风云

    目击台海风云

    李立

      同事李立抱着厚重的《目击台海风云》大样,放到我的案头,十分谦虚地让我“指正”,接着又十分诚恳地提出了让我为他的处女作作序的要求。   我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从命了。   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我觉得自己不够格。自忖序的主要作用应该有二:一是推介作品;二是介绍作者。前者要求作序者对作品有准确、权威的评价,后者则要求对作者有较为深刻的了解并能作出恰如其分的介绍。二者兼备,方具作序资格。但我以这个要求衡量自己,觉得差距不小。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我虽然作为李立的同事,但与他交往不多,知人之智更是谈

  • 国家荣誉

    国家荣誉

    张西

    新任公安厅长南振中铁青着脸冲钟成两手一摊说:"缺人?缺人你自己找去!"一句话把钟成顶到了南墙根。南振中的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他是个收放自如,高兴时可以仰天大笑,生气时可以拍桌子瞪眼的人。 南疆公安局长钟成不愠不火,脸上仍堆着笑,他一字一顿地说:"你不是常说,你们这些当领导的就是给下面解决问题的吗?现在我需要你这个老领导帮我解决点实际困难,你却不管了。" "扯别的没用,叙旧咱们另找时间。我给你一百个编制,这已是最大限度。要钱要人两样我都没有!"南振中拒绝了钟成的要求,弄得钟成有些灰溜溜的。 南振中见钟

  • 弥天大谎的破灭

    弥天大谎的破灭

    马东伟

     第一章 罪恶之源   第一节 邓斌其人   12年前,无锡市惠山区盛岸派出所处理了一起小小的经济纠纷案。   事件的中心人物叫邓斌,48岁,无锡市变压器厂退休女工,现为惠山区商业公司下属盛岸街道服务部承包经理。几天前,有人到派出所告状,说她以代买彩电为由骗钱。   这个邓斌,身材肥胖,举止轻柔。尽管已年近半百,但皮肤保养得却挺好。看她一副端庄、持重的神态,很难相信她还是个有过前科的“小骗子”。她在工厂当绕线工时,就曾因骗钱而被厂方给予开除留用的处分。当时她到处炫耀自己的丈夫是海员,有路子能买到

  • 玉都佚事

    玉都佚事

    许秀玉

    岫岩古镇,南北长约五里,东西宽约三里。镇区四面山峦起伏,景色旖旎,一条宽宽的大河,自邑北西部绕过重山峻岭奔流而来,沿着城镇的东侧缓缓流去……。 由于这里地处山区一隅,民风古朴,域内自古未曾发生兵戈之战,故称;大宁镇。 古镇老街,沙石板铺就的道路不很宽阔。街路——沿着错落不齐的古屋而延伸,就像自然流淌的一条条河道,有些忽宽忽窄,弯曲不直。 古镇中心,一条贯穿南北的道路东侧,矗立一座高大的庙宇。庙宇坐北朝南,庙檐的四角向上微翘,门墙砖瓦均为褚红颜色,一对大石狮子静坐在

  • 西域往事

    西域往事

    许福

    正文 第一章 酒馆遗梦 一座繁华似锦的边塞小城,城中居民安居乐业,街道两旁的商铺整齐排列,二层小楼拔地而起。 小贩们走街窜巷,吆喝声此起彼伏,诉说着小城的故事与灵魂。此城名曰乌塔城,顾名思义,城中因有一乌黑佛塔而得名。佛塔高约三十丈,有上下二十层,塔尖处有一明珠舍利子,每到中秋节的夜晚时分,打开塔尖,塔尖的舍利子便会发出明亮而温润的光辉,借此机会,城外其他居民以及观摩者会聚集到此一睹明珠。 每年到这个时候,城内的治安会加强数倍,因为那些观光者中不止有平民、贵族。还

  • 染血的弹片

    染血的弹片

    小破烂儿

    静夜,静得瘆人。深秋的夜风,像剃头刀儿一样扫荡着这黑沉沉、死寂寂的百里戈壁。月亮像半张死人的脸,冷光熹微,根本刺不透沉沉夜幕。 一个灰蒙蒙的人影像一只诡狐一般,身体划过流畅的线条,不间断的做着军事规避动作,快速的接近东突恐怖分子的临时驻地。 厚实的头套下一双苍鹰般的眼睛渗出点点锋芒,紧紧抿住的嘴唇,衬托着坚毅果敢。右手中乌沉沉的军刺,散发冷冽的杀机。 一名执勤的游动哨发现了这个散发着让人心悸气息的身影,正要发出警报声,就感觉自己的咽喉被一刀夹杂着残影的寒风扫过,冰凉刺骨。 “嗬嗬·

  • 狙击手

    狙击手

    王宛平

      郊外山坡一片花丛中,一只黑洞洞的枪口突兀地出现其中。枪口缓缓移动着。   一双稚气凌厉,同枪口一样玩世不恭的眼睛。   枪的主人龙绍钦。他的母亲是父亲的第五个老婆。他早早学会了用枪,金属和硝烟的味道能掩护他的骄傲焦躁以及他脆弱的自尊。   花丛中,龙绍钦反复念叨着:“打你左眼,别怕,就打你左眼啊……”   不远处,低空起舞的晴蜓,仿佛通了灵性,“嗖”的腾空而起,落荒而逃。绍钦迅速扣动扳机,将压未压之际,就听一声枪响,子弹擦着蜻蜓身体飞过,蜻蜓一惊,半只翅膀悄然落下。   绍钦忿忿然收枪,咕哝

  • 新警察故事

    新警察故事

    李凝楼

    第一章     “啪!”   老郝一掌拍在了SH市公安局巡警支队支队长叶强那宽大的办公桌上。   老郝今年五十一岁了,干警察干了三十年,在公安局内素有老好人之称,乃是典型的“十不”人员。   哪“十不”?   不迟到,不早退,不抽烟,不喝酒,不打人,不骂人,不扎堆,不花心,不逢迎,不红脸。   被SH市公安局内部评为二十一世纪绝种好男人,女人理想中的老公的标准。   当然,拥有“十不”标准的老郝理所当然的被领导屏弃在了嫡系之外,所以干了三十年警察仍然还是个一毛二的二

  • 小兵出川

    小兵出川

    癫笑

      ☆、第一章 全村都是白火石   乾隆年间,在四川省有一个村子,此村距德阳县约八十多里路,坐落于群山之间。因村边的山丘上盛产一种乳白色的巨石,故取名白石村。由于山路崎岖,道路不通,村民们少与外界接触,常年过着农耕火织的生活。村子里民风淳朴,百姓们安居乐业,日子过得是祥和宁静。   也不知从何时起,这白石村年年遭遇天灾人祸:头一年,连绵洪涝,碧波滔天,暴雨一口气下了三个多月。雨水全蓄在环山之中,也没地方泄出去,把白石村淹成了一座小湖。乡亲们走亲串巷都划着船儿去,晚上又乘船回来。第二年村民们求着别下

  • 实习排

    实习排

    山鹰

    第一章 毕业离校 1 石门市武警指挥学校的第五期学员毕业了。 第一批出发的就是去山城市支队实习的黄岩、郝小军、王新、牛伟四人。此时,他们内心里无比的兴奋,像是四只羽翼丰满的雏鹰即将展翅在广阔的天空。他们用眼神互相交流着,在同学面前显出分手前十分难过的样子,其实他们早就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他们盼望着早一天的实习,早一天的授衔,早一天的进步。少尉、中尉、上尉、少校、中校、上校、大校、少将……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就是他们的人生格言和梦想。 这

  • 龙阳逸史

    龙阳逸史

    醉竹居士

     叙   余友人宇内一奇豪也,生平磊落不羁,每结客于少年场中,慨自龆龄,遂相盟订,年来轶宕多狂,不能与之沉酣文章经史,聊共消磨雪月风花.   窃见现前大半为腌臜世界,大可悲复大可骇.怪夫馋涎饿虎,偌大藉以资生,乔作妖妍艳冶,乘时竞出,使彼抹粉涂脂,倚门献笑者,久绝云雨之欢,复受鞭笞之苦.时而玉筋落,翠蛾愁,冤冤莫控,岂非千古来一大不平事?   余是深有感焉,遂延吾友相商,构室于南屏之左,日夕闻啼鸟,玩落花,优游山水之间.既而墨酣笔舞,不逾日,神工告竣,展卷则满纸烟波浩渺,水光山色,精奇百

  • 巨匪

    巨匪

    四关

    第一章起因很简单 这天早晨。马行空和往常一样,起床后喝了昨天晚上剩下的那碗稀饭,嘴里叼着半块窝窝头就向外走。这些算是家中唯一的粮食了,如果再不上山打点东西,从中午开始就要饿肚子。 一边穿衣服,一边看着屋前那座被叫做鬼摇头的山。山势很陡,整个村里,除了马行空这个不要命的家伙,谁都不愿上去。正因为如此,在这座山上才能很快打到不少的野味。 背上爹留给自己的猎枪,挎上子弹袋,出门走上大路。路过翠儿家门的时候,张启贵看到马行空,破天荒的把他叫住:“行空,过来,叔有话和你说!

<< 1 2345678... 292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