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姻危机

    婚姻危机

    周习

      曲阜相遇,庆国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他才知道水月在他心中是一个抹不去的情结,当年她毁了约定,他还是那么喜欢她。他除了怨恨自己外,对水月竟没有半点愤怒他恨恨地说:初恋啊,你这恼人的魔鬼。”   "庆国!别走!别走!”淑秀一骨碌坐了起来。   淑秀梦见丈夫庆国要离开她。   北海县城的早晨,阳光已映得窗帘透亮,那碎叶形的鹅黄色的窗帘在这晨曦中黄灿灿的格外好看。淑秀做了一夜恶梦,当她看到明媚的阳光后,心情好多了。

  • 秋

    巴金

     一个月以前省城附近有过几天混战。城门关了三天。我家也落过炮弹,大家惊扰了好一阵,又算平安无事了。我们现在又过着太平日子。不过近来我实在疲乏得很,遇到的全是不如意的事情。姑母因五叔在居丧期中将喜儿收房,三叔又不加阻止,心中有些不快,去年重阳在我家遇到四婶与陈姨太吵架,听了些闲言冷语,回家后很不高兴,以后便托病不再来我家。二妹走后,三叔虽不愿将此事对外发表,亦未深加追究,但是他在陈克家面前丢了脸,心中非常不痛快,他常发脾气,身体也不及从前了。我自海儿死后,

  • 春

    巴金

     我居然在“孤岛”上强为欢笑地度过了这些苦闷的日子。我想不到我还有勇气压下一切阴郁的思想续写我这部小说。我好几次烦躁地丢开笔,想马上到别处去。我好几次坐在书桌前面,脑子里却是空无一物,我坐了一点钟还写不出一个字。但是我还不曾完全失去控制自己的力量。我说我要写完我的小说。我终于把它写完了。

  • 贾平凹短篇小说选

    贾平凹短篇小说选

    贾平凹

      戚子绍在礼拜五的下午去秦岭打猎时要带上一个叫夏清的女子,王老板问是不是情人,戚子绍说才认识的,应该是熟人,女熟人。王老板就认为打猎带女人不好,又累又不安全,而且三天里住宿也不方便。戚子绍噎了一句:“你舍不得花钱了?!”王老板便不再嘟囔,将车开到A路B楼外的花坛边按喇叭,一长一短地按得生响。楼道里跑出来的却是两个女人,打头儿的是个胖子,四肢短短的,跑起来像是鸭子。戚子绍迎着阳光,把眉头皱成一疙瘩,等胖子跑过来了,一边替夏清拿了大包小包,一边却对着胖子笑。

  • 一年

    一年

    张天翼

    星期日,天气好得古怪。明天又是个了不起的节日,一共有两天玩儿。官儿们都打算好好寻一回乐,于是秘书刘培本先生书室里坐了几个他的同事。 他们谁都爱上刘培本先生家里来:刘先生待人殷勤,跟什么人都谈得上,款客的东西又都是怪精致的,饭菜也合上他们的口胃。此外还有是,刘太太很大方,谈锋最健,又什么都懂得,不论你抓住了个什么题目她会尽跟你说下去的。现在可抱歉得很:她不在家。

  • 小小说30年

    小小说30年

    杨晓敏

    “你说说,为什么一提起蒋介石你就立正?是不是……” 我的话还未说完,那个国民党军队的被俘连长,早就又“叭”下子来了个立正,因为他听到我提“蒋介石”了。 这可把我气坏了,若不是解放军的纪律管着,早就给他一巴掌了。 “你算反动到底啦!” “长官,我也想改,可不知为啥,一说到那个人就禁不住这样做了……”

  • 你是我久等的归人

    你是我久等的归人

    陈麒凌

    18篇短篇故事,18种人生境遇,18道情感美食。 无论你何时何地,不管你什么原因什么心境翻开这本书,你都能在里面寻到那份久违的温暖、令人期待的真实和豁然的简单,一篇故事的时间,一个回归的自己的拥抱,也许此时的自己正是我们久等的归人。 故事是独特的,每个故事都是一座通往另一个空间的神奇之门,但人物是平凡的,他们像极了你我身边的某某。陈麒凌用她最质朴的文字为你讲述一段段饱含诚意和温暖的故事。

  • 民企江湖

    民企江湖

    阿耐

    真实细腻的商战谋略,深刻本质的细腻分析。 讲述十年来两个成功企业家,分别在制造业和金融业的江湖式生存。 从德国留学归来的柳钧和国内做外贸的好友钱宏明,一个投身实业,一个投身金融,各自开启了商业上的征程。柳钧是市场经济的信徒,坚信唯有实业才能创造价值,将制造和科研奉为信仰,一心一意搞科研开发,却迎面撞上山寨模仿、技术剽窃、恶意抢单、黑

  • 猫饭奇妙物语

    猫饭奇妙物语

    张寒寺

    这本书没有固定的故事选题和行文风格,所以不管你喜欢看什么样的故事,都能在这本书里找到你想要的,这些故事的唯二共性是:一、奇思妙想的情节;二、难以预料的结局。 这里面有不懂浪漫的博士,埋头制造具备“接吻”机能的机器人,只为把它送上月球去执行一项任务…… 有一个动物园饲养员,深夜潜回动物园,试图偷走一只狮子…… 还有从外村嫁来的四姨,怀胎十月之后,如预言一般地生下一只叉烧包……

  • 邦查女孩

    邦查女孩

    甘耀明

    那场夏日战争很有名,有三百一十五人参战,全被“杀刀王”帕吉鲁的右手摆平了。“杀刀”不过是游戏,将一手伸出来当长刀,一手藏在后腰,用手刀砍到对方的头或膝盖以下便赢了。人马分两队较劲,被砍死的关在电线杆下,等队友来救。这种游戏有时会擦出火药味,成了地域或校区之分的小规模战斗,最后混入了小流氓,变成城市大战。

  • 刑警本色

    刑警本色

    张成功

      一切始于毕业。   对于萧文来说,在那之前的20年光景不过是一场冗长的序幕,而真正的生活是从那一天起才开始的。   虽然天有些阴,但空气却无比清新。   一枚警徽、两枚警徽……一张条桌上,摆放着几十本警校学员的毕业证书;   一只脚、两只脚……每只脚上都是擦得锃亮的皮鞋和裤线笔直的警礼服裤腿……

  • 戒网

    戒网

    曹鹤

    国庆节马上要到了。这几天是住宿生最热烈盼望的日子之一。因为国庆节假日的时间适量,缓冲好了再来学校,觉得好新鲜。暑假太长,学生放几天假就会想念学校的同学或者那种氛围。可我和张刺当然与众不同,我们当然喜欢暑假,正是因为暑假时间长,可以让我们每天都泡在网吧里,享受自己的游戏账号。我跟老妈商量说"十一"想和同学一起出去旅游,去黄山。老妈不仅表示全力支持,还格外高兴,让我很是惊喜。

  • 大鳄三部曲

    大鳄三部曲

    仇晓慧

      一部横跨40年的资本传奇,一个金融天才的复仇传奇,再现资本游戏的罪恶与救赎。   17岁的袁得鱼目睹自己的父亲——“证券教父”的海元证券董事长袁观潮卧轨自杀。   四处消息说袁观潮死因是在猛股帝王医药中押错赌局,难逃被逼巨债的厄运。

  • 雪花与秘密的扇子

    雪花与秘密的扇子

    邝丽莎

      在这部小说中,我用中国传统方式记日。主人公百合生于一八二三年,即道光三年,而太平天国运动始于一八五一年止于一八###年。   女书发源于我国湖南省西南部边远地区,是一种只在女性中流传的神秘字体,至今被认为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它被公认为目前惟一一种以性别为基础的文字。

  • 王牌创业者:风口游戏

    王牌创业者:风口游戏

    澈言

      起风了,他看看窗外,风卷着沙尘狠狠砸向二十二楼的玻璃窗。三环路上的车流依然如梭,两旁林立的大厦高耸入云。在这样的雾霾天,所有景物都好像蒙上了层灰纱,除了昏黄的车灯,什么都看不真切。   从这里跳下去会怎样?摔得死吗?

  • 书店的金狼

    书店的金狼

    杉井光

      既然你拿起这本书,代表你应该挺喜欢看书的吧。你可有改变自己人生的一本书?能够斩钉截铁地说「就是这本书改变了我」吗?   我可以,那本书就是《哈利波特:凤凰会的密令》。   说归说,但这本书我连一行也没看过。不光是这一集,整个系列我都没看过。那麽,为何这本书能改变我的人生?这是因为我打工的书店店长,在《哈利波特:凤凰会的密令》发售时得意忘形地进了一堆货,结果只卖出一半,整个里间都被库存淹没,而且书

  • 冷场

    冷场

    李诞

      写小说成了件需要解释的事。   很多个局面上很多杯酒对面很多人问,你怎么又要出书。   我也有些应对的答案:   “没事写写,没想怎么样。”   “就是过去一两年,一些东西。”   “我写就为了自己过瘾关你什么事。”  

  • 北京,1912

    北京,1912

    穆儒丐

    满族青年宁伯雍留学日本六年,回国后遇上辛亥革命,听说老同学在前门外经营《大华日报》,便去求职,成为记者。 从京郊到城里后,宁伯雍看到了一个日益变化的北京城。他在龙泉寺认识了梆子小花旦白牡丹,并与沛上逸民等人组织团体捧白牡丹。从此白牡丹渐渐走红,后被维二爷独占,厌弃宁伯雍等人。宁伯雍又认识了妓女秀卿。秀卿对高官富商冷眼冷语,对宁伯雍却另眼相待,两人渐生情愫。秀卿不幸患病,临死前将母亲和弟弟托付给宁伯雍……

  • 长日将尽

    长日将尽

    石黑一雄

      看来,这些天来一直在我心头盘桓的那次远行计划越来越像是真的要成行了。我应该说明的是,这是一次叨光法拉戴先生的福特轿车的舒适旅行;一次依我看来将带我穿越英格兰众多最优美的乡村盛景,去往西南诸郡的远行,而且会让我离开达林顿府的时间长达五六天之久。之所以有此旅行的念头,我应该特意指出,是源自差不多两个礼拜前的一个下午,由法拉戴先生本人主动向我提出的一个最为慷慨的建议。当时我正在藏书室里为那些肖像掸尘,准确地说,我记得是站在梯凳上为韦瑟比子爵的肖像掸尘,我的雇

  • 寂静之城

    寂静之城

    马伯庸

      美利坚合众国,2015年,纽约。      当电话响起来的时候,阿瓦登正趴在电脑前面睡觉。电话铃声十分急促,尖锐,每一次振动都让他的耳膜难受好久。他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十分不情愿地爬起来,觉得脑子沉滞无比。      其实他的脑子一直就很沉滞,这种感受既然是生理上的也是心理上的。他身处的房间很狭窄,空气不很好,唯一的两扇窗户紧闭着——即使打开窗户也没用,外面的空气更加浑浊。这是一间大约只有三十平米的小屋子,屋子墙壁上泛黄的墙纸有好几处开始剥落

<< 1 ...45678910... 340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