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鸣惊人

    一鸣惊人

    赖洪毅

      人类有史以来哪些人名气最大、最持久?怎样才能获得和扩大名声?如何成为伟大的或历史性的人物?人们为什么要追求名声?有史以来哪位中国人最为外国人推崇?哪位中国人在世界上的名气最大?为什么犹太民族能造就出大批世界性名人和近百名诺贝尔奖获奖者?古代世界哪些文明孕育的名人最多?中世纪时世界上哪个民族的文明最发达?哪个民族产生了最有名的现代人物?   本书力求为读者解答这些有趣、重大而悬而未决的问题。本书是一部系统而实用地探讨名声的新作。它肯定了人们为追求美名而奋斗的观点,揭示了成大名和扩大与传播名声的秘诀,

  • 我爱德赛洛

    我爱德赛洛

    孙未

      这个城里人人都认识我。   我这张描画精致的脸,带着各式各样的微笑,庄重的微笑,亲切的微笑,甜美的微笑,边上附着"电视台著名主持人邓夏"的字样,在大街小巷随处可见。   今天早上开车上班,刚上街,就看见路边新站了一排灯箱,上面的我微笑着举着右手,在宣教什么遵守交通规则,一脸的正义凛然。然后我仗着挡风玻璃上那块电视台的牌子,连闯两个红灯,给交通警留下了一张带着墨镜的漠然的脸。   一路上,我看见了无数张自己的脸。   广场大屏幕上正在循环播放宣传片,电视台新推出的"德赛洛梦想之舞

  • 向着白夜旅行

    向着白夜旅行

    迟子建

      接着再拆另外一封来信,是读者来信,便盼望从中看到赞许的话使自己改变心情。撕开封口,费力地拽出十几页薄如蝉翼的纸,翻了三页却只字未见,一时恍惚自己什么时候加入了特务组织,需要一种特殊药水的浸润才得以使字迹显现。第四页、第五页、第六页仍然是空白,空白得让人不知所措。第七页充满神秘。第八页有一股死亡之气从幽玄的地狱之门横溢而出……经历了十二页漫长的空白,如同走过了拒绝敞开的十二扇门。第十三扇门心怀鬼胎地拉开一条缝,里面的人恶作剧地说:祝你经期愉快!   六个歪歪扭扭的字带着一个古怪的惊叹号在第十三页上龇牙

  • 原野上的羊群

    原野上的羊群

    迟子建

      按照他所指的方向,果然有条船正单调地摇来,船上的两个男人都衣裳黯淡,仿佛年代久远的无声电影中的两个人。   “真像《日出》中的两个人。”我脱口而出。   “曹禹的那出戏?”于伟漫不经心地问。   “不,是一部美国片。”我心事茫茫地说,“主人公是一男一女,他们常常来到河边幽会。女人划着船,戴着宽檐的大草帽。”我絮絮叨叨地说着,“无声电影表现爱情最为恰当,而且,一定要是黑白片。”   “古典主义情怀。”于伟无聊地按了一下喇叭。   那条船离我们近了一些。他们开始忙忙碌碌地起网。网同江水的颜色是一

  • 中国面具

    中国面具

    盖山林

      第一章 离婚财产公证   白忠诚坐在省公证处大厅的沙发上,一副神情颓废的样子。他耷拉着脑袋,活像一只丧家犬。   公证处的大厅很热闹,跟超市一样,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现在改革开放了,出国留学、经商旅游、探亲定居的人越来越多,所以办理各种各样公证的人也就越来越多。还有,近几年,随着全民普法教育活动的深入开展,大家的法律知识、公证意识也越来越高、越来越强。这样,人们在经济交往、商务活动中,为了防止将来节外生枝,或者有备无患,也都开始羞羞答答地运用公证这个法律形式来保护和捍卫自己的权益。然而,人家来公证

  • 桑那高地的太阳

    桑那高地的太阳

    陆天明

      桑那高地的太阳   一   假如白的是雪,那么,黑的呢?   到擦黑那会儿,他说什么也要往回颠儿了。干部股张股长劝不住,只得由他走;一头绵绵地笑着,一头鼓起笼在蓝旧棉袄袖筒里的手,指指他那身稀脏的黄棉袄裤,问:“这一身走夜路怕不中吧?待我上家去给你取件皮大衣……”   他没要。不好意思。说实话,他这会儿也没那份心思去在乎窗外那点轰轰轰认真较上劲儿来的狂风暴雪。一待马爬犁拐过场部水房,再回头瞅见小个儿的张股长拉灭了股里的电灯,缩脖子驮一件剪绒领的黑布面皮大衣,捏住左右两片忽忽地挣

  • 危险遗产

    危险遗产

    史蒂芬妮·贺尔

    第一章   包莲娜将她的行李箱从巴士上掷到尘土滚滚的路边,自己也跳下了巴士。她站在刺眼的阳光下,满怀惊奇地眨了眨眼睛,环顾四周。   她问道:“你确定这里是多塔多?”在阿根廷大草原的中心,这一片广袤的农地中央,座落着一栋造型独特的单层大房舍,这与她当初预期的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但是,巴士司机已发动引擎,绝尘而去,莲娜苦着脸心想:最好没搞错地方!听说下一班巴士明天才会到。   这时她看到房舍的围墙边钉着一块木牌,上有“多塔多”字样。这就没错了,她总算找对了地方!   她提起

  • 我的梦想在燃烧

    我的梦想在燃烧

    余杰

    第一卷 教师与士兵  “乱点鸳鸯谱”的大学合并   近几年来,中国各大高校之间兴起了一股势头强劲的“合并风潮”。最近一次倍受瞩目的合并是北京大学与北京医科大学的合并。这一合并受到教育部门高级官员的嘉许,国内传媒也在显著位置以较大篇幅进行报道。     “以大为美”在高等教育界形成一时之风尚。浙江大学合并了杭州市的若干所院校,号称中国大陆学科体系最齐全、学生人数最多的高校。四川大学与成都科技大学合并、重庆大学与重庆建筑大学合并、武汉大学与同济医学院合并、中山大学与中山医科大学合并、清华大学与中央

  • 心随你去

    心随你去

    碧薇莉·邰俪

    楔子     心随你去       唐尼克   你笑 有钱的不一定有情   你哭 英俊的不一定忠诚   你盼 花心的是个真心人   我说 金龟婿选择要精明   花花公子我扮得有板有眼   花心花外表花钱还没上限   结婚礼堂是这游戏的终点   不想下车 这戏该怎么演 第一章   谁说春天是爱侣的季节!   韦荷莉气愤地甩动及肩的黑色卷发,故意漠视艾伦堡老人之家前的一片花海。五月是愉悦的月份。更加见鬼了!在经过多灾

  • 败节草

    败节草

    李佩甫

     败节草              第一节   儿时,他的记忆是从一株草开始的。   那时候,他没有正经名字。   只知道:爷叫捆,爹叫绳,他叫辫儿,都是喉咙喊出来的。   记得,娘上地时常把他捆在一根绳子上,一头拴在娘身上,一头拴在他身的,娘在前边割豆子,他在后边的豆地里爬,活活一个土孩子。娘割得太远时也会把绳子解开,让他带着一根绳子爬,绳长,也落不太远,不会出事的,他就这么爬着爬着站起来了。他走路并不是人教的,而是在田埂上摔出来的。他在田野里爬来爬去,爬着爬着就走起来,尔后他栽倒在高粱地里,就

  • 反贪局专案

    反贪局专案

    杨晓升

      引言:当作家走进专案组   杨晓升   腐败的痼疾,在当今的社会生活中一直备受社会舆论关注,也为中国的老百姓所痛恨。可悲的是,腐败似乎不在乎社会舆论的抨击,它一如久治不愈的牛皮癣一样,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断冒出,大有前赴后继、不怕斩尽杀绝之势。   什么原因?贪欲也。有一句成语:欲壑难填。   现实生活中,人不可能没有欲望。但欲望应该是有止境的,没有止境而且是没有节制的欲望,肯定是犯罪的渊薮,最终害的只能是控制不住自己欲望的人。   本书着力解剖的,就是一些形形色色没

  • 花之血

    花之血

    阿米瑞瓦尼

      世间本无物,而后才有世界万物。先于真主,万物皆空。   从前,有一个村妇非常渴望能有一个孩子。她用尽了一切办法——祈祷,吃草药,生吃乌龟蛋,洒水在新生的小猫身上——但都没有用。最后,她远航去了一个遥远的墓地,向一尊古老的石狮求救。她用小腹摩蹭石狮的侧腹。感觉到石狮在颤抖后,她满怀希望启程回家,期盼着自己最大的愿望能早日实现。第二个月, 她终于怀上了此生唯一的一个孩子。   从出生那天起,她便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父亲每周都会带她去山上散步,视她为自己一直渴望的儿子。母亲教她如何用橙色的红花

  • 市委书记的两规日子

    市委书记的两规日子

    伍稻洋

      第一章   像当初不相信一个花季少女为什么在市委大院门口自杀,不相信一个即将离任的公安局长怎么会在自己家门口被杀一样,汉州人对市委书记杜赞之突然被“两规”也表现出足够的怀疑。在汉州绝大多数人眼里,杜赞之并不是令人憎恨的领导,由于他平易近人的性格,善于接纳别人意见的作风,大家对他都心怀好感,每次地区组织部下来搞民意测评,他的优秀票称职票都比较多。可是,事实就摆在人们的面前,杜赞之确确实实已经被“两规”了。这个消息中午开始在汉州市的上层悄悄地传开,到了下午,整个汉州就几乎尽人皆知了。汉州不少人都在问:

  • 巴济里奥表兄

    巴济里奥表兄

    埃萨.德.盖罗斯

    第01节   餐厅的杜鹃钟敲响11点。若热正坐在那张古旧的深色皮革安乐椅上慢腾腾地翻阅一本路易斯·费吉埃尔的作品。他把书合上,伸伸懒腰,打个哈欠:   “露依莎,你还不去换衣服?”   “马上就去。”   她正坐在桌边读《新闻日报》。宽松的黑色室内袍上饰着流苏。珍珠色的钮扣硕大;金黄色的头发有点凌乱,绾在小巧的头上,似乎还带着枕头上的余温,样子煞是漂亮;皮肤细嫩,略带金发女郎特有的乳白。她把胳膊肘支在桌面上,漫不经心地抚摸着耳朵。随着手指缓慢而轻盈地移动,两只嵌着小红宝石的戒指熠熠闪光。

  • 反贪局在行动

    反贪局在行动

    刘君

    《反贪局在行动 》刘君                    第一章“有狗皆碑”   一个“有狗皆碑”的光棍儿酒徒,居然也仰天长叹:“哎,眼看四十岁的人了,别说搞女人,连女人的汗毛还没摸过一根呢!”   媒婆子真的给他领来了一个,他连瞅都没瞅那女人一眼,就对老媒婆子说:“那个,是女的就行!”   媒婆子逢人便说:“保恁多年红媒,还没遇上这样痛快的主呢!”   在嫩江平原的下游,有个叫徐县的山区小县;徐县下边有个小乡,叫永和乡;永和乡里边有个山村,人们都叫它于村。   于村山青水秀

  • 非法入侵

    非法入侵

    苏·格拉夫顿

    第一部分 “对方”看完医生回来时,她正在护士休息室。“对方”去看医生是事先约好的。前一段时间她一直在生病,现在正在康复,要经常做些检查。她告诉大家,自己的癌症是神恩所赐。她非常感激生活。疾病促使她把自己要做的事情重新排了顺序。她被研究生院录取了,要去学习卫生保健管理,毕业时可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对方”把手提包挂在存衣柜上,又在手提包上挂了一件毛线衫。有个吊钩的钉子掉了一颗,摇摇摆摆的没什么用了,所以现在只剩下一个吊钩。“对方”合上存衣柜,猛地关上密码锁,但没有打乱密码。她之所以这样做,

  • 县级夫人

    县级夫人

    杨晓升

      麻将牌   男人当道,女人当家,男人在外当官,女人在家管官。“夫人外交”在麻将牌和饭桌之间如鱼得水,而吃错了药的男人们几乎就快成了“女儿身”……   晚饭端上桌还没来得及吃,佟桂英就迫不及待地打电话攒牌局。头一个是县委秦书记的小佳人宋丽,宋丽可能嘴里正嚼着,一顿一顿地说我正要给你打呢,来我家吧。佟桂英说你家来人太多,还是来我家。宋丽说我家老秦去市里开会,今晚肯定不会回来。佟桂英说那也不中,还是来我家,我给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草莓,才从大棚摘下来。宋丽说那好吧,不过要是牛大敏去,我就不去了,我受

  • 造化

    造化

    陆涛

    1   他忽然有一种不祥之兆。   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架巨大的波音767客机在空中盘旋,不能着陆。他坐在客舱中最后一排靠弦窗的第二个位置上。右边紧挨着他的是他的秘书范宇。范宇在领取登机牌时用了一堆好话以说服负责座号的人把最后一排的位置给他,理由是他一坐飞机就紧张,总想往厕所跑。最后一排座位离厕所最近。他喜欢厕所是因为热衷于在天上撒尿。他的坦诚感动了毫无表情的验票先生。他拿到牌号时笑了,看了总经理一眼。总经理知道他的秘书没有讲实话,是因为范宇不止一次告诉他,

  • 啊!

    啊!

    冯骥才

     只要这些有碍社会进步和毒化生活的现象,还没有被深刻地加以认识、从中吸取教训、彻底净除与杜绝,还存在着再生的条件,那么,与本篇小说同一性质的作品就不会是无用的,也是不可避免的。   ——作者 一   早春的天空分外美丽。那淡蓝色的无限开阔的空间,全给灿烂明亮的日光占有了。鸟雀们拚命向云天钻飞,去迎接从遥远的地方随同大雁一同来临的春天。   它的气息往往裹在溶雪的气息里。   它第一个脚步,是踏在寒气犹存的人间和大地上的。然而它以宇宙间浑然充沛的生命的元气,使冰封的大河嘎嘎碎裂,使冻结的土

  • 火烧火燎的秘密

    火烧火燎的秘密

    茨威格

    火车头沙哑地吼了一声:色默林到了。黑色的车厢在山上银色的光辉中停了一分钟,吐出几个穿着不同的旅客,又吞进另外一些旅客,恼怒的人声传来传去。接着前面那辆哑嗓子的机车又叫了起来,拽着这根黑色的链条轧轧直响地往下进入隧道的洞口。四外的景色又舒展开去,宁静平和,在明媚的山峦之间被潮湿的山风吹得干干净净。 新来的旅客当中有一个人年纪轻轻,服装讲究,步履富有天然的弹性,非常引人注目,给人好感。他迅速地赶在其他旅客前面,跳上一辆马车,直奔饭店。马儿沿着渐渐升高的马路不慌不忙地一路小跑。空气里弥漫着春天的气息,天上飘

<< 1 ...45678910... 292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