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爱无价

    真爱无价

    莉莎.克莱佩

    文案: 简尼克被公认是全英格兰最厉害的情人。此外,他也以善于解决最棘手的情况著名,于是有人雇用他寻找何若笛小姐。尼克相信这个任务易如反掌——但那是在他见到若笛之前的想法。   他没想到她非但不是任性的大小姐,还正在躲避一个会摧毁她灵魂的男人,而且处境极为危险。所以尼克塞人震惊地提出一个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提出的提议—— 他要她成为他的新娘。 而且他知道,这将不只是名义上的结合。因为他早已察觉了若笛还不知道的事实——性感迷人的她将在各方面与他相互匹敌。但尼克学到的事更让他大为惊讶,尽

  • 绿血

    绿血

    严歌苓

     从学院分配到这家部队出版社一年多,她仍保持初来时的认真与执著。她不象老编辑们有着牢靠的稿源,经她过目的稿子象水中流沙,她也只得象淘金人一样仔细、勤勉。   而当她摊开这部退过两次的小说稿时,越往下看越是惊愕:小说中所讲述的,竟是一个她本人亲身经历过的故事!   乔怡抑制住心跳,忙回头翻查作者姓名,伹扉页巳磨损,只剩小半张。那老编辑说刚收到时似乎有个姓名,可现在到哪里去找那丢失的半张扉页呢?他回忆了半晌,只告诉她:作者是个挺怪的名字。   乔怡一一回忆起共同经历那场战争的八个战友,并把他们的名字列在

  • 天鹅的喇叭

    天鹅的喇叭

    E·B·怀特

    第一章萨姆 萨姆一面从沼泽地往营地走,一面犹豫着,不知是否该把他刚才看见的一切告诉爸爸. "我只清楚一点,"他自语道."那就是明天我打算再到那个小池塘去.我还是愿意一个人去.如果我把今天看到的告诉爸爸,他就会想和我一起去的.我觉得那未必是个好主意." 萨姆十一岁了.他姓比弗.就他这个年龄来说,他长得很壮实.他的头发和眼睛都是黑色的,就像一个印第安人.萨姆走路的姿态也像一个印第安人,步子呈一条直线,发出的响动很小.他刚才去的那个沼泽地是个荒凉的地方——那里没有人迹,沼泽很多,非常难走.每过四、五分钟萨

  • 孤儿的宿命

    孤儿的宿命

    罗伯特·比特纳

    第一章   “有人吗?完毕。”   没有人回答,从我的耳机里传来的只是“噼啪噼啪”的静电噪音。   “嘶——嘶——砰!”   蛋形舱室对面十英尺处,我用来充当路障以封住入口的舱壳板开始变红了。为了干掉我,虫族不惜烧穿自己的飞船。灼热的金属焦味刺激着我的鼻孔。最多再有两分钟,那些身披防弹衣的大型蛆虫就将冲过缺口。   我倒转手枪,握在手里充当棍子。这种姿势充分表达了我的决心,空空如也的弹匣也充分表明了这把手枪目前形同废铁。   我叹了口气,呼出来的气息在虫族的内部照明灯光下变成了紫色。  

  • 重见光明

    重见光明

    罗伯特.海恩

    前言 转变也许是一件痛苦和启发兼备的事,当你置身于光明与失明或失明与光明之间时尤其如此。当我得知失明十五年之后而又可能重见光明时,痛苦似乎变成了启发,它促使我在日记中详细记录了我对这件事做出的反应。开始,我用盲文打字机写,随着视力日渐清晰而改用手写。后来,呆滞已久的眼睛在不情愿的情况下逐渐看清了书上的印刷字迹,我开始阅读盲人写的书。这是一个略带强制性的过程。失而复明不仅令人激动,它还让我必须懂得我所发生的一切,懂得失明和复明的原因。别人的经验也许能说明我的一切。然而,荷马、参孙、海轮-凯勒或

  • 风流船长俏寡妇

    风流船长俏寡妇

    莉莎.克莱佩

      生性孤僻的席莉终于结婚了!她和新婚夫婿菲立满心欢喜的返国谒见父母,孰料,在途中竟遭逢海盗的洗劫,船上无人幸免于难,席莉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菲立被推落海中,而自己则成了海盗们欣喜若狂的俘虏。   杰汀向来是不插手其它同行的事,只是这一回他实在忍不住了,看着那般娇弱的女孩任人糟蹋,他着实于心不忍,而且她口口声声说她是费家人,基于这一点,他更不能置之不理。   只愿眼前这女孩值得他冒险……   出版社:台湾希代,柔情391, 钟金华译。   相关作品:台湾林白浪漫经典547《唯有在你怀中》

  • 春天的丑闻

    春天的丑闻

    丽莎·克莱帕丝

    “我已为黛西的未来做出了决定,”托马斯·鲍曼对他的妻子和女儿宣布,“虽然我们鲍曼家从不接受失败,但我们也不能忽视现实。”   “忽视什么现实,爸爸?”黛西问道。   “你不被英国贵族圈所接受,”鲍曼先生皱眉补充道,“也或许贵族对你同样没什么意义。我对为你找个贵族丈夫的投资都付诸东流了,黛西,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是个表现差劲的滞销货?”她猜测。   一般人绝猜不到,黛西已是一位二十二岁的成熟女性了。在与她同龄的淑女大都已成为娴静的少妇时,黑发、娇小的黛西仍然保有孩童般的敏捷和充沛活力。

  • 意外的访客

    意外的访客

    莎莲·哈里斯

    序 言 当我下班回家的时候在门上发现了这个便利贴。从中午到上半夜我都在莫洛特值班,但从十二月底开始,天色就昏暗得特别早。所以比尔,我的前任男友——比尔.康普顿,又或是吸血鬼比尔,当大多数时候我在莫洛特时——都得在这段时间里给他留言。只有到了深夜他才能出来。 我有整整一个星期没有见到比尔了,我们的分别不是一件愉快的事。但是触摸着这个有我名字的信封是我感到难受。你可能会认为——即使我已经二十六了——我从未得到过,失去过这样的男友。 你是对的。 正常的男人不会想要和我这

  • 亡者俱乐部

    亡者俱乐部

    莎莲·哈里斯

    第一章 我走进比尔家时,他正伏案盯著电脑。一、两个月来,我早已司空见惯。我从达拉斯返家后,他勉强暂别工作岗位,数周前却迷上电脑,老离不开键盘。 “Hi亲爱的。”他心不在焉的说,眼睛依然没离开萤幕。一瓶空的真血牌O型血瓶放在键盘旁,起码他还记得吃饭。 比尔不是运动衫牛仔裤随便穿穿的那种人,他穿著卡其裤及色调柔和的蓝绿格子衬衫。皮肤散发微光,浓密的棕发飘著草本洗发精的味道。这副模样足以让任何女人春心荡漾。我亲吻他的颈顶,却没得到任何反应,我转舔耳朵,还是一样。 我在

  • 达拉斯惊魂

    达拉斯惊魂

    哈里斯

    第一章 安迪.贝尔弗勒今夜喝的酩酊大醉。对于安迪来说,这可不算正常——请相信我,良辰镇里的每个酒鬼的底细我全都清楚。在山姆开的酒吧里工作了好些年,我差不多认识了每一个酒鬼。可安迪是本地人,在良辰镇的小警署里当差,之前从未在莫洛特酒吧里喝的烂醉过。我非常好奇,今晚怎么就成为了一个列外。 无论怎么扯,安迪和我都算不上是朋友关系,所以我不可以直截了当地问他。不过我还有其他办法。尽管我尽力地不利用自己的“缺陷”(或者说是天赋,唉,随便你怎么称呼了)——来窥探那些也许对我有所影响的秘

  • 成为官僚

    成为官僚

    罗伯特·A·卡洛

    纽约市市政厅内,巨大的枝形吊灯下,当新当选的市长罗伯特•瓦格纳二世宣誓就职过后,他又向各职位的官员分发了官方的就职表格,并亲自监督他们宣誓。 罗伯特•摩西来到台上,瓦格纳宣布任命他为市公园部部长,同时兼任市建设协调官。那一刻,市长瞧着摩西那张天生的官僚面孔,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摩西对此毫无察觉,他还有所期待地站在那里,等着市长宣布另一项重要任命。可是,市长却走到了一边,示意下一位官员前来宣誓。 在场的官员以及新闻记者都明白,市长瓦格纳的这种举动象征着胜利,他们大多数人的胜利

  • 一个艺妓的回忆

    一个艺妓的回忆

    阿瑟·高顿

    第1章   设想一下:在一间可以俯瞰花园的安静房间里,你我俩人边啜着清香的绿茶,边谈着某件早已逝去的往事,我对你说:"我遇见某某人的那个下午,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一个下午,也是最糟糕的一个下午。"我想你也许会放下茶杯,说:"等等,怎么回事?究竟是最好还是最糟?不可能既是最好又是最糟。"我本来也该嘲笑自己糊涂,同意你的意见的。但事实是,我遇见田中一郎先生的那天下午,确实是我一生中最好又最糟的一个下午。他使我太着迷了,甚至他手上的鱼腥味也好像是某种香水味。如果我不认识他,我肯定不会当上一名艺妓。   我不是

  • 汽车城

    汽车城

    阿瑟·黑利

    引子   从今以后,任何装着轮子的车辆,从日出到天黑,一律不准进入市区(指古罗马。译者注)……凡是在夜间进入、黎明还留在市内的车辆,必须停止行驶,出清车厢,直至规定通行的时间…… 尤利乌斯·恺撒执政时的元老院法令,公元前四十四年   在市内任何地方都绝对无法安睡。狭小而弯曲的街上来往车辆川流不息……闹得连死人也会惊醒过来…… 朱文纳尔(古罗马讽刺诗人。译者注)的讽刺诗,公元一百十七年 一   通用汽车公司的总经理正在生闷气。头天夜里,他睡得不好,因为电被只是断断续续散发热气,害得他冻醒好几次。

  • 床边的男孩

    床边的男孩

    安德里亚·怀特

     坚持追梦的道路   姚明   这是一个追梦的故事,讲述一个有着严重残疾的孩子如何克服种种生活和求学中的困难,最终获得属于自己的成功。情节非常生动感人,是一本令人振奋的好书。   本书的作者、休斯顿市长夫人——安德里亚?怀特女士告诉我她想把这本书翻译成中文,献给中国地震灾区的青少年,以此鼓励自强不息的信念,她准备把所有简体中文版的收入通过“姚基金”捐给灾区,用于重建学校和资助贫困学生。我非常敬佩和感激她的善举,希望这个故事的传播能完成她美好的心愿,帮助一些青少年朋友看到希望,渡过难关。

  • 深夜复活

    深夜复活

    莎莲·哈里斯

    第一章 我终于等到了第一个走进酒吧的吸血鬼。自从四年前吸血鬼们从棺材中出来之后,我一直期待他们可以光顾Bon Temps。这个小镇有着每一个少数种族,再添一个最新的又何妨?何况连法律都承认他们仍是“活着的”。但看起来,荒蛮的南路易斯安那对吸血鬼们来说,并不太有吸引力;但另一方面,新奥尔良却是吸血鬼们的集散地。从Bon Temps到新奥尔良车程并不算远,而且每个来到酒吧的人都说,在那里,就算你站在街上随便扔个石头都能砸着个吸血鬼。当然,你最好还是不要砸着他们。而我,一直在等待属于我的那一个吸血

  • 猎捕侯爵

    猎捕侯爵

    茱丽亚·奎恩

    伊丽莎白·霍奇基斯第四次把这列数字加了一遍,得出和前三次一模一样的结果,不由呻吟一声。 她抬起头来,三张小脸——她的弟妹们——正严肃的盯着她。 “怎么了,丽兹?”9岁的简问。 伊丽莎白无力地绽出个微笑,她正努力筹划如何找到足够的钱购买燃料,让她们的小屋在冬天依然暖和。“呃,恐怕我们在资金方面有所短缺。” 14岁的苏珊和伊丽莎白年龄最为接近,她皱着眉头问,“你绝对确定吗?我们肯定还有些钱。爸爸在世时,我们总是——” 伊丽莎白急忙瞪了她一眼

  • 甜心爹地

    甜心爹地

    莉莎‧克萊佩

    第1章 我四岁的时候,父亲在一次钻油塔的意外事件丧生。爸爸甚至不是那座油井的工作人员,他只是穿西装、打领带去视察生产程序与钻井台进度的上班族。可是某一天,在装备设置好之前,爸爸摔进其中一个洞。他往下坠落二十公尺,当场死亡,他的脖子断了。 我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理解爸爸永远不会回来了。我们家在休斯敦西方的凯帝市,我坐在前窗的窗台等了好几个月;有时候,我改去站在车道口,注意每一辆经过的车子。不管妈妈多常要我别再寻找爸爸,我就是无法放弃。 我猜那时我以为只要我无比用力地

  • 老处女

    老处女

    伊迪丝·华顿

    第01节   在五十年代的老纽约,屈指可数的几家人在单纯和富有方面居统治地位,其中就有罗尔斯顿家。   强健的英国人和面色红润、身体笨拙的荷兰人合为一体创造出一个繁荣谨慎,却又挥金如土的社会。“办事要办得漂亮”一直是这个谨小慎微的世界上的一项基本原则。这个世界全是由银行家,与印度做生意的商人、造船厂家和船具商的财富建造起来的。这些吃喝讲究、行动迟缓的人生活在一种斯文而单调的环境里,这种环境的表面从来没有受到不时在地下演出的哑剧的干扰。这些人在欧洲人眼里显得性情暴躁,只不过是因为反复无常的气候剥去了他们

  • 盗美贼

    盗美贼

    帕斯卡尔·布吕克内

    开篇   汽车抛锚时,我刚拧亮车内顶灯,对着化妆镜察看左眼角出现的皱纹。拐弯时,埃莱娜踩了刹车。防滑链松了。我惊叫一声,车子已横在路中,陷入一个由风吹积而成的雪堆里。当时是晚上7点,天黑了,雪下得很大。   我们从瑞士一个著名的滑雪胜地度假回来。不过我讨厌高山和医生,更讨厌寒冷;那刺骨的寒冷简直要把你割成几段。但埃莱娜关心我的锻炼,非要让我学会这项运动,她想给我展示阿尔卑斯山的宏伟。那些好像被撕裂的山峰,其傲慢的矿藏压得我喘不过气来。那些石头像法官一样,冷酷无情。它们的山峰总那么高,那么尖。这

  • 残骸线索

    残骸线索

    帕特丽夏・康薇尔

        因为我非常关心活着的人,所以才会去研究死去的人   ——帕特丽夏·康薇尔   其实这些尸体告诉了我们许多事情,只不过我们没有注意去听而已。死人告诉我们的话往往是最可贵的。因为这是他们以自己的生命换来的教训,若是学会听死人说话,就可以多懂得许多事情。   ——古龙《多情剑客无情剑》   “你的工作明文规定:法医应该调查死因,并且将发现写成报告。这条规矩涵盖的范围其实相当广泛,它赋予你完全的调查权,只是不能逮捕嫌犯而已。”   星期六,8月的最后一天,破晓前,我就开始工作。我没有注意到晨雾

1234567... 24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