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项塔兰

    项塔兰

    格里高利·大卫·罗伯兹

      第一章   我花了很长的岁月,走过大半个世界,才真正学到什么是爱与命运,以及我们所做的抉择。我被拴在墙上遭受拷打时,才顿悟这个真谛。不知为何,就在我内心发出吶喊之际,我意识到,即使镣铐加身,一身血污,孤立无助,我仍然是自由之身,我可以决定要痛恨拷打我的人,还是原谅他们。我知道,这听来似乎算不了什么;但在镣铐加身、痛苦万分的当下,当镣铐是你唯一仅有的,那份自由将带给你无限的希望。要痛恨,还是要原谅,这抉择足以决定人一生的际遇。   就我而言,我这一生的际遇错综复杂,一言难尽。我曾是在

  • 雾中回忆

    雾中回忆

    凯特·莫顿

    鬼魂悸动去年十一月,我做了一场噩梦。梦回一九二四年,我重返里弗顿。所有的门大敞,丝质窗帘在夏日和风中掀起微澜。天气温煦,山丘高处的古老枫树下,一支交响乐团悠然演奏,轻快的小提琴声在暖风中飘荡。空气中不时扬起明朗清脆的笑声和水晶相碰的叮当

  • 秘密

    秘密

    朗达·拜恩

    一年前,我周遭的生活完全崩溃了。工作得筋疲力尽、父亲突然身故;和同事、亲人之间的相处关系也是一团糟。然而当时我却不知道,就在沮丧绝望之中,竟伴随着最棒的恩赐。我瞧见一个至大的秘密。在女儿海莉给我的一本百年古书中,我发现了它。我开始在史料...

  • 呼唤

    呼唤

    考琳·麦卡洛

    译者前言(1)  考琳·麦卡洛是澳大利亚当代最有影响的作家之一。她于一九三七年六月一日出生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西部惠林顿一个牧业工人家庭,十二岁移居悉尼。此前,一家人过着游牧生活。考琳·麦卡洛从小就表现出不凡的艺术才能,她从五岁起就写诗歌

  • 偷书贼

    偷书贼

    马克斯·苏萨克

    他站在那里,盯着豆芽菜一样瘦长的男孩子和营养不良的女孩子。那你们想和我一起去偷了? 他们能有什么损失呢?他们赶紧点点头。  他靠近一步,抓住鲁迪的头发。我想听听你的话。 当然是。鲁迪说,然后被切默尔抓着头发往后猛地一搡。  你呢? 当然...

  • 人树

    人树

    帕特里克·怀特

      一辆大车赶到两株高大的硬皮桉中间,停了下来。这片丛林里的大部分树都是硬皮桉。它们高踞于那些枝叶交错的灌木之上,简朴中透露着真正的壮美。大车就这样,擦着毛乎乎的树干,停了下来。那匹马像这株树一样,粗毛满身。呆头呆脑。它喷了个响鼻,便驻...

  • 辛德勒名单

    辛德勒名单

    托马斯·肯尼利

    最年长的男客是弗朗茨博施先生,一战老兵,普拉绍夫数家工场的经理,合法非法的都有。他还是舍纳的经济顾问,在克拉科夫城内也有商业利益。  奥斯卡很是鄙视博施和舍纳、楚尔达这两个警察头子。可是,跟他们合作却是保住他自己扎布洛西工厂的关键,所

  • 荆棘鸟

    荆棘鸟

    考琳·麦卡洛

      1915年12月8日。梅吉·克利里过了她的第四个生日。妈妈收拾好早饭的盘碟,不声不响地把一个褐色的纸包塞进了她的怀里,叫她到外面去。于是,梅吉便蹲在前门旁边的金雀花丛背后,不耐烦地扯了起来。她的手指不灵活,那包包又扎得挺结实。它有几分象是波...

  • 随风而来的玛丽波平斯阿姨

    随风而来的玛丽波平斯阿姨

    特拉弗斯

    第一章 东风  你要找樱桃树胡同吗?那只要问一问十字路口那位警察。他把帽子稍稍往旁边一推,搔着头想想,就会伸出戴着白手套的手,用一个大指头指点着说:先往右,再往左,然后向右拐一个大弯,就到了。再见。  照他指点的路走,一准错不了,你就来

  • 随风而来的玛丽阿姨

    随风而来的玛丽阿姨

    帕·林·特拉芙斯

    那是86年一个吹着微微东南风的初夏,我坐在三层楼的阳台上,翻着一本从邻居家借来的童话书,书页上有些发黄的水渍,可书里的画儿还是很清楚,有些地方还被我邻家的那个小妹妹涂上了黄黄绿绿的颜色。弟弟在我身边,用一瓶面糊和信纸做着他的小马褂风筝,他

网友喜欢